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興大RMBA菁英講座 金士傑談人生哲學

中央社/ 2012.09.22 00:00
(中央社訊息服務20120922 17:18:09)【台中訊】「我創作上的每一個器官都源自於小時候無聊、發呆、自言自語的世界,童年時期望著星空發呆、喃喃自語的時光都成為日後創作的養分。」國立中興大學EMBA菁英講座22日上午邀請台灣著名劇作家金士傑以「戲裡戲外的人生哲學」為題,與大家分享他如何探索自我、看待生活、面對生死。

講座由興大科管所所長陳明惠與金士傑以訪談方式進行,金士傑談起天馬行空、愛胡思亂想的童年,從小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當完兵要進入社會,他只跟家人說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搞得家人一頭霧水,其實他想做的事,包含寫詩、寫小說、當電影導演、賣牛肉麵都可以,這些工作看似不相關,但他很清楚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就是「要能與生命直接對話」。他很早就知道自己不能當一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他渴望與生命對話,因此,即使是賣牛肉麵,他也會賣與眾不同的牛肉麵。

在教書與帶團員的過程中,金士傑發現許多的大學畢業生或是高中生,「不知道自己喜歡的事是什麼?興趣是什麼?」所以不知道要如何選志願、如何選工作,這讓他非常驚訝,在成長的過程中,他早早知道自己的興趣,從來沒有懷疑過。他認為,迷失自我的人最重要的是恢復生命的判斷力,與孩子或朋友相處,只要確定他是有判斷力的,無論他的選擇是什麼、結果是如何,都別管他,讓他自由發展。

金士傑當年也是個拒絕聯考的小子,他說:「為自己唸書是件快樂的事,但為了社會要求而唸,就太苦了!」因此屏東出生長大的他選擇就讀屏東農專,他曾經養過2千多頭豬,練就9秒閹豬的功力,他略帶得意地說:「一般人閹一頭豬大約是18秒。」他在台上當場示範起閹豬的標準動作,把豬腳上頭下,用人的雙腳夾住小豬,迅速地割下並擦碘酒,他說預測豬跑的方向早一步去等牠,是閹豬快速的祕訣。

雖然在南部唸農專,但當時他與同齡北上唸藝專的同學相較,程度反而更好,他形容當時對於知識非常「飢渴」,因此他會窩在書店裡,自己當老師安排教材,大量地閱讀自己有興趣的書籍。

投入劇場的過程中,有段時間他幾乎是身無分文地在過日子,會場中有聽眾問他,如何擺脫社會的包袱或是父母的期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他的回答很簡單,身無分文不代表錯誤,這只是一個階段,古往今來許多偉大的人都是身無分文,但過得很快樂,一路走來他很感謝父母從不要求他回饋什麼,但他會讓父母清楚地知道他走的是正途,很多時候用心關心勝過物質的滿足,只要讓父母知道生這個孩子是值得的,他相信大部分的父母是會支持孩子的。

面對死亡,他用車站送別來做比喻,與即將遠行的朋友道別,眼淚只會讓遠行的人有更多的牽絆,套牢了遠行者。他認為,多數人面臨離別,因為詞窮才會用哭泣的方式來表達情緒。面對死亡、面對自己的感受是一項課題。

金士傑用他最近正在演出「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舞台劇第一幕的對白,與大家分享他面對死亡的態度,他飾演得到漸凍症的大學教授,在大學畢業典禮中,飾演學生的卜學亮正想偷偷溜走,教授大聲地叫住學生說:「你要到哪去?」學生比了一個手勢,一副詞窮的樣子,教授說:「你真以為再見都不說一聲,就可以這麼偷偷摸摸地告別了你讀了四年的大學!」學生回答:「老師,我其實是不知道怎麼說再見!」這時,教授二話不說給學生一個大大的擁抱,對他說:「這就叫『再見』!」

金士傑為2009年國家文藝獎得主、「蘭陵劇坊」創始團員,台灣劇場界最重要的創作者之一,曾任教於國立藝術學院,多年來一直從事於舞台劇演出及編導工作,並參與演出電視劇與電影。

訊息來源:國立中興大學

本文含多媒體檔 (Multimedia files included):

http://www.cna.com.tw/postwrite/Detail/112776.aspx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