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插畫界的王力宏 太陽臉

蕃騰人物/陳志龍 2012.09.21 18:18

憤青太陽臉

為什麼會取「太陽臉」這個名字?

「因為莫名的喜歡西方古老太陽有臉的圖騰,覺得神祕又有趣。」

所以跟陽光、熱情之類的聯想無關?

「你要說我整個人有力宏ABC那種陽光大男孩的笑容和氣息我也接受。」

(雙方沉默了幾秒)

這就是屬於太陽臉式的幽默。

  作為他臉書上的朋友,常常能在他臉書的貼文或回覆裡感覺到他對世

界抱著一種嘲諷的態度,對很多事情充滿意見,他甚至形容自己「憤世嫉

俗」。「目前插畫界,或說藝文界的生態,檯面上最紅的人都不是最厲害

的!」「但有時候我又會覺得是不是因為同行相輕,後來問了一些朋友發

現他們看法跟我一樣,我就比較放心了。」

  對很多事情直言不諱到讓人難以招架,但又常以機智詼諧的態度跟朋

友互動,偶爾還展現一種瘋狂少女的姿態旋轉或逃離現場等。感覺這人內

在很豐富,也很拉扯。拉扯,就像卡通裡在你肩膀兩邊對話的小天使跟小

惡魔那樣。就像他對自己的插畫專業很有自信,也相信自己有一天會出版

一本暢銷的作品然後名利雙收,另一方面他又似乎安於現在報社美編的工

作,僅在閒暇之餘進行創作,步調非常緩慢。又或者他有感自己年紀不小

想要盡快賺錢擁有自己的房子,卻又不想為了賺錢而在創作上做出任何妥

協,即使那樣能讓他更快成功。

  「其實我覺得天真是我個性裡很大的一部分,這個天真也許對金錢對

感情或對我的專業。就像我覺得有一天我一定會出到一本書大賣,但也有

可能最後完全沒有被人發現,變成一個憤怒的老年人,那我也認了。」

看起來目前是小天使那邊暫時獲勝。

遇見蔡康永

  很多人認識太陽臉是從2004年蔡康永出版的「那些男孩教我的事」

開始,書裡那些風格鮮明、姿態各異的男孩肖像,不走精緻美型的討好路

線。

  「我有朋友形容我的作品有一種『拙趣』感。我自己覺得我的插畫很

有想像空間,又讓人看了一目了然,知道我要表達的意思。」

  當時因為中國時報需要一些插畫作品,他就提供了三張過去,刊登在

報上後偶然被蔡康永看見。蔡康永透過報社表示想買下作品。太陽臉則回

應「如果他喜歡,我願意送給他。」,之後蔡康永出書,想到找太陽臉幫

他負責書裡的插畫部分。之後出版社找他出自己的書,他把自己一個人在

台北生活的經驗以文字和插畫的形式出版了「我愛一個人」。書裡他是一

個沒有戀愛談時就服侍貓,有戀愛談時就服侍情人的那種任勞任怨,不求

回報的人。裡頭充滿太陽臉很MAN的外表下一顆很細膩的心。

  「我只能說書裡的真實性很高,但也有很多是為了故事性而增改很

多。」「我覺得我的感情生活跟我的創作沒有什麼關係,可能文字創作會

有關係,但不是我的畫圖靈感來源。」

  對愛情很憧憬的太陽臉實際上談過的戀愛卻很有限,問他這算不算遺

憾。他用張曼娟說過的話回答:「那能怎麼樣,誰的人生沒有一點遺憾

呢?」

當起貓爸爸

  我猜想需要戀愛需要陪伴,卻常常一個人的太陽臉,會養四隻貓的原

因就在這吧。

  從2004年開始領養第一隻貓回來後,陸續三個月內領養了另外兩

隻,再隔半年又養了第四隻貓。一個男人跟四隻貓在台北的套房裡要說不

尋常是有那麼一點不尋常沒錯。

  太陽臉的部落格有一個幫貓做假髮的單元。貓戴假髮在視覺上有一種

詭異的喜感,還請媽媽幫貓作各式衣服,再加上太陽臉逗趣的解說,讓貓

假髮很受歡迎,他笑說應該有一半的人是因為這個才來他的部落格的吧。

「貓是一種可愛又可惡的動物,姿態又很高。所以有時候就想惡搞她們一

下。」

  貓假髮受歡迎,但她卻沒有想發展這個系列出書的打算,他認為「如

果要出書就要做得更精緻,但這需要更多條件配合,如果只是部落格裡現

在的水準,即使有利可圖,我也不會想出。」

不過他倒是把跟貓相處的心得和一些有趣的相處過程畫成四格漫畫,並計

劃在累積足夠份量後出版。這本貓漫畫就是他寄予厚望,會讓他名利雙收

的那本書。

但做事不算積極的他什麼時候才要完成這部讓他一夕成名的作品?

「今年來不及了,明年看看吧。」

只能說這答案......完全不令人意外。

收集古早味

  平常也喜歡收集早期台灣古早物的太陽臉,還收集到出版了一本「有

趣的台灣老插畫」,裡頭所有物件都是太陽臉花時間尋找收集的東西,透

過有趣的編排跟解說,市場反應還不錯。

「其實我現在收集的數量已經可以出第二本了,計畫中。」

  問他這些古早物收集對他創作有沒有影響。他說:「後來我的插畫有

些會用老式版畫印刷的效果,像兩色印刷、網點很大、印刷錯位等等,這

些可以說是收集古早物對我最直接的影響吧。」

  我想著,對愛情充滿渴望卻常常沒有戀愛可談的太陽臉(他對愛情對

象的條件是很嚴苛的),一個人在家面對四隻貓或四處搜尋古早物的畫

面,其實跟他的插畫氣氛很符合,有一種濃郁又堅強的憂傷,一種習以為

常的處之泰然。好像被包裹在果凍似的小宇宙裡,你可以看見他,他也可

以看見你,但他的世界比你多了一層。那一層是一個人久了之後自動吐絲

包裹成的繭,只是比較現代,比較科技,所以是果凍材質。

  對於太陽臉我誠心的給予祝福,我很期待看到對於愛情以及插畫如此

執著的他,最後能走到他想到達的地方,至少這能證明,妥協並不是世界

上唯一的一條生存之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