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九一之後

立報/本報訊 2012.09.20 00:00
■蕭宇軒2012年9月1日,溽暑已過的台北城下午仍酷熱不已,但萬華艋舺大道上卻聚集了超過1,500名學生,於中國時報大樓前,進行一場「你好大,我不怕!反媒體壟斷」的示威遊行。這場遊行是由台灣記者協會舉辦,多數參與者為媒改團體和學生,訴求為「要旺中道歉、要新聞專業、要NCC監督、反媒體壟斷」。「要旺中道歉」是回應近日旺中併購案,旺中集團對於反對者的清算和批鬥,從規避回應的NCC委員,到近日學者黃國昌和陳為廷事件。而後三者「要新聞專業、要NCC監督、反媒體壟斷」則是更大的重點,即要求回復新聞獨立,以及呼籲NCC嚴格執行監督機制來防止新聞遭受迫害。眾聲喧嘩的台灣隨著遊行時間越來越近,聚集人數逐漸超過4千人。時報大樓裡的工作人員,萬萬沒想到圍剿一個學者、找個網友殺雞儆猴的行為,會如滾雪球般引起眾憤怒,他們以為731遊行是個結束,沒想到那只是開始。若從大樓往外看,工作人員將會看到近8成面孔是年輕的學生。過去,這些學生們一直被認為是溫室的花朵,不懂世界的險惡。其實他們不是不懂,他們看得清清楚楚,也對現況感到疑惑和不滿,但卻屢被「這就是現實」等犬儒藉口帶過。然而,這一次,這群一出生就活在自由民主年代的學生,看到媒體巨獸打壓新聞自由,斲傷言論多元性,他們感到憤怒,深感媒體表現已嚴重超出可容忍的底線,他們發現保障新聞媒體的傳播權遭到濫用,商業勢力和報老闆將之視為傳聲筒,大肆消費閱聽眾對新聞的信任,並將新聞媒體視為全然謀財掙利的工具,甚至大聲嚷嚷說:「為什麼不讓我們賺光明正大的錢,要讓我們賺偷偷摸摸的錢。」▲9月1日遊行出發前,主辦單位在時報大樓向媒體強調遊行的重點是「反壟斷」,不要著重中時、蘋果之戰。(圖文/楊萬雲)因此,學生們決定不再只是抱怨,不再相信爛藉口,決定靠自己的力量去反抗。他們停止當鍵盤社運者,動員夥伴,自製標語:「我是學生,我反旺中」,站上街頭,或舉辦營隊,將媒體壟斷的危機告訴更多人,斥責媒體巨獸的惡行。這次,他們以學生的身分、學生的方式改變社會。所以,這次參與遊行的學生,科系背景相當多元,許多與傳播沒有切身相關的學生,都站上街頭。因為,學生們知道旺中議題已不再是傳播領域的問題,而是一個更高層次,言論自由的議題。是的,此事已不再是新聞自由限縮的問題,而是對於言論自由的扼殺;這種反我者必死的姿態,使得許多學生們不能再容忍,他們要阻止言論自由的衰退,因為他們知道不管是怎樣的言論,都不可被箝制和威脅,因為這是眾聲喧嘩的台灣。反媒體壟斷因此,當學生站在大道上,看到時報大樓垂著斗大的字眼「蘋果、中時,到底誰才可怕」時,更感憤怒,因旺中集團仍試圖轉移焦點,將抗爭訴求轉移到兩報社的對立。蘋果(壹傳媒)和旺中都是媒體集團,媒體集團並不等於媒體壟斷。雖多數學生是因旺中惡行而單純反旺中,然而,真正要反對的不是旺中,不是媒體集團,而是媒體壟斷。媒體集團是指一個企業旗下擁有許多的媒體,如旺旺中時集團旗下就有6份報紙、3家電視台。媒體集團化並不必然是壞事,龐大的資金成本可以提供新聞產業走向更多元的發展,不會因為資金問題限縮新聞的多元性。然而,台灣的媒體產業在產權集中後,卻都朝向媒體集團化的壞方向:媒體壟斷。媒體壟斷則指媒體管道受到單一的權力控制,使得言論被聚焦於單一角度,或是受到旗下媒體的影響,此現象常發生於媒體產權集中後,如陳炳宏(2010)即指出:中天和中時合併後,彼此的內容重疊率大幅增加。而在新聞報導的呈現上,其多元性也大幅減少。此現象不僅發生在旺中集團裡,蘋果日報大幅報導將近400篇旺中案新聞,其實也是一種內容單一化的現象。不管是反旺中或是支持旺中,大幅度報導旺中案,使得許多社會議題遭到排擠、邊緣化,如苗栗華隆罷工、香港反國民教育等重大議題,都消失在旺中案報導海中。因此不應因為這次壹傳媒是同路人,就姑息壹傳媒對於新聞內容以及對於新聞記者的控制,否則就只是一種對人不對事的盲目抗爭。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須努力日前(10日)有消息透露,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台灣大董事長蔡明興,有意收購壹傳媒集團旗下台灣平面媒體。原擁有電信(台灣大)、有線電視系統(凱擘、台灣大)、頻道(momo親子、momo購物、WinTV)、電影戲劇製作(凱擘文創基金)、演藝經紀(凱擘影藝)的集團,將有可能多添蘋果日報、壹週刊以及壹電視,使得兩人將躍升為台灣媒體大亨。這種商場上常見的「多角化經營」,是分散風險、開源節流的最佳手法,但易重蹈媒體壟斷的問題。媒體不是米果也不是金融,它是被賦予自由、民主精神的載體,這些精神相當容易受到此經營方式的戕害,旺中併購事件即是一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作為體制外的公民,以及傳播學系的學生們,奮鬥尚未停止,監督媒體怪獸仍須持續,呼籲NCC修法的聲音仍須繼續,讓這些企業巨獸知道仍有一群公民在捍衛著新聞獨立,以及自由民主的精神。(傳播學生鬥陣責任編輯)●參考資料:陳炳宏(2010)。〈媒體集團化與其內容多元之關聯性研究〉,《新聞學研究》104期。台北:國立政治大學。張芷菱(2012,9月3日)。〈追求媒體改革,青年世代站出來〉。陽光時務。童文薰(2012)。〈千金不易的媒體道德,旺中集團懂嗎?〉。新紀元週刊。聯合報(2012,9月10號)。〈傳下旬拍板 蔡明忠兄弟95億買蘋果〉。●Our Question:1.你願意一起共同捍衛新聞自主嗎?落實新聞自由 保障記者自主權旺中案走路工事件報導,衍生出另一重大爭議。前中國時報記者游婉琪公布日記表示,其新聞與特稿皆被內勤主管大幅改寫,但仍被掛名見報。過程中不僅多次寄信向上級反映卻毫無回音,文章見報後,更飽受網友人肉搜索與謾罵的精神折磨。新聞自由是民主的象徵,是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指標。但我們對於新聞自由的認知,不應只侷限於不受國家干預的外部自主,也應重視組織內部的記者報導自主權。這次中時主管大幅修改游婉琪的撰文,並加入未有根據的影射,已影響新聞工作者的專業自主,凸顯組織力介入內部新聞自由的情況嚴重。更何況,游婉琪撰寫的新聞特稿,見報後與原先發稿文章呈現高度差異,但仍被掛名。特稿與一般報導的不同在於,前者代表文章撰寫人的自身觀點,是以,通篇已與本意相違的文章,怎麼能以記者掛名?此舉不免讓大眾產生「中時轉嫁責任」之疑慮。筆者認為,為強化內部新聞自由的落實,新聞媒體工作者須有積極作為,和資方協商,催生勞資雙方共同簽署的編輯室公約。公約內容應涵蓋規範新聞工作者的報導自主權,包括決定撰寫的重點、方向及立場等,得不受組織上層力量之干預。另一方面,外部也應設置新聞公評人(ombudsman),諸如美國的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皆有新聞公評人機制,通常由專業的資深媒體人擔任,負責處理讀者的批評、建議,並開設固定版面回應,以及報告民眾申訴的處理進度。同時公評人也兼具教育的義務,若民眾的批評有不正確、不公正之處,公評人有解釋新聞考量與程序之責任。最重要的是,審查過程具備獨立性,不受組織左右。新聞組織內部自律,若只倚賴內部編輯室公約,則成效有限,應結合外部公評人的獨立審查機制,共同監督新聞自律,現況才有可能改善。游婉琪的日記,不只還自己一個清白,也揭露新聞產製過程中,並未保障一線記者的報導自主權。上司與組織的介入,壓縮記者撰文的自由,甚或可能成為外界指責的標靶,承擔所有罵名。應正視落實內部新聞自由的重要性,不應繼續姑息資方介入新聞產製過程,危及新聞從業人員的報導自主權,更間接影響了受眾的閱聽權益。(陳伃軒/傳播學生鬥陣責任編輯)●參考文章:˙游婉琪,《人生總有非賣品 我拒絕旺中老闆保衛戰》˙涂建豐,《編輯室公約運動》˙林淳華,《新聞記者工作自主權和決策參與權之研究》˙管中祥,《媒體公共性的想像-廣電媒體結構改造的下一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