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新生一號出口影展 9月持續長跑

立報/本報訊 2012.09.20 00:00
【本報訊】雖沒有鋪張的宣傳或排場,但「常態」與「座談」是「新生一號出口」影展一直以來秉持的傳統,許多觀眾也很認同紮實與豐富的內容。

本期影展共播映11部紀錄片。開幕片是記錄921災後重建過程,長達5個小時的《在中寮相遇》,包含了台灣最真實的社會和文化景況,選映此片也代表著活動的立場和態度。本季片單強調紀錄片的「現實性格」,議題包羅萬象,紀錄片就像一個伴隨者,無論這個社會將走向何方,無論我們未來將會如何,其實電影一直都和所有人在一起。詳情請上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newlife001

時間:9/22-11/3

地點:(倉庫藝文空間)台北市八德路一段34號3樓

洽詢電話:02-2396-9092

影片精選

在中寮相遇

導演:黃淑梅

片長:340分鐘

香蕉王國、電塔之鄉、垃圾鄉、明星災區、飽受土石流威脅的山村……都是南投中寮鄉的稱號,種種名稱道盡了這個山區鄉村的滄桑歲月。在921地震之後,中寮人心中那個純樸青麗的家鄉早已消失。然而,地震卻讓一群未曾相識的人們在中寮相會,一起展開一段實現夢想的旅程,完成了一項近乎不可能的任務。他們不是傻子,只是想對自己的家鄉土地,奉獻出無與倫比的愛。

失婚記

導演:阮金紅

片長:67分鐘

本片是台灣第一部以新移民觀點討論異國婚姻的紀錄片。影片從新移民女性的親身經驗出發,記錄4位異國姐妹在台灣所經歷的破碎婚姻,她們懷抱著追求幸福的夢想來到台灣,但最後都走上自願或非自願失婚的道路。然而,失婚之後,她們該如何選擇人生的下一步?還有,她們所孕育的台灣之子/女,在父母的跨國婚姻決裂之後,又將面臨什麽樣的生活及教育問題?

回聲

導演:吳耀東

片長:55分鐘

小乖和杜齊是一對年輕的夫妻,1998年底,導演把欠了兩年的結婚錄影帶拿給他們,並且決定開始記錄他們的生活,一個簡單樸實的故事。攝影機跟著他們兩年,他們的幸福和堅強,對比著導演自身的茫然與焦慮。片中小乖懷孕、流產、再懷孕,他們一起等待新生命的到來,彷彿幸福就在不遠的前方,但沒有人知道距離究竟有多遠。

陳才根的鄰居們

導演:吳乙峰

片長:90分鐘

1996年,在台北市南京東路與林森北路一帶,有一大片違章建築區,裡面住了許多因為戰爭流浪至此的老兵伯伯。多年下來,這一帶不斷有強制拆遷的風聲。全景映像工作室趕在拆遷前,走進這一大片的矮房子裡,認識了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7位老伯伯,記錄下他們在台灣落地,但卻不知是否該生根的故事。

八東病房

導演:黃惠偵

片長:55分鐘

台北市立仁愛醫院八東病樓內,除了需要照料的病人外,還住著許多外籍看護工。小小的病房內有生老病死的無常與必然,也有離鄉背井的憂傷和期盼。影片鎖定麗莎、阿英、羅莉3位女性,她們來自不同國家,離鄉背井來台灣打工。在這份工作中,她們日夜陪伴病床上的長輩,付出的不只是時間與勞力,還有其他更多的犧牲……

那一天,我丟了飯碗

導演:廖德明

片長:56分鐘

2001年6月某日,中國時報高雄及台中兩個編輯部的一百多名員工,到了辦公室上班,卻發現沒有工作可做,年前報社負責人才信誓旦旦保證「在位一天,絕不裁員」,此時員工才知受騙上當。失業的白領階級開始組織自救會爭取權益。身為當事人之一,導演用攝影機記錄了整個過程。兩年後再見昔日「戰友」,大家對工作、抗爭、社會都有了更深的體會。

睜開左眼

導演:李惠仁

片長:56分鐘

「你可以墮落,但要記得你是墮落的,而不是沾沾自喜的。」一位資深新聞攝影記者這麼說。一位在媒體工作15年的攝影記者突然選擇辭職,拿起攝影機拍攝他的同行。本片透過5位新聞攝影記者的反思,首度披露當今台灣電視新聞的產製過程,更包括了近年來最為人詬病的「置入性行銷」與「業配新聞」。在惡質的媒體環境下,當然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那些仍有所堅持、想為社會做事的人該如何自處?

文化干擾

導演:Jill Sharpe

國家:美國、加拿大

片長:57分鐘

「惡搞」可以很正經,有意義,是亂來的革命,也是革命地亂來!文化干擾是一項輕鬆有趣的公民行動,人們在大財團的廣告看板劃上幾筆,就成了別有洞天,意有所指的幽默圖畫。本片訪問了離經叛道的藝術家、在迪士尼撒野的牧師、到處貼紙條的反媒體人等等。他們說文化干擾的意義就是顛覆和反思,所以當「台北好好看」有一天被改成了「台北好好拆」,當中所蘊藏的涵義不喻自明!

被爆者

導演:Dorothé Menzner & Ralph T. Niemeyer

國家:德國、日本

片長:70分鐘

本片記錄了日本1945年與2011年的輻射受害者,在經歷原子彈轟炸後,卻依舊被號稱「和平用途」的核能電廠迷思所困,以致福島核災時再次發生慘劇。核能真的是廉價乾淨、無風險的嗎?當經濟發展成為社會困局,核電綁架了資本主義,會不會有一天,我們都將成為「被爆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