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WiFi SpaceX 馮世寬

凱撒的面具-馬英九應該考慮陳冲的去留

中時電子報/王健壯 2012.09.20 00:00
  民進黨的倒閣案雖然不可能過關,但即使度過這次憲政風波,馬英九對陳冲的去留,仍須慎而思之。   在他的公職生涯中,陳冲也許是個不錯的文官,但當他步步高升到了閣揆這個位子後,他卻成了彼得原理的範例:他雖有才能,但卻被擢升到一個他並不能勝任的職位。從他這七個多月的表現來看,他的事務性格太強,政務性格太弱,更遑論領導性格與領導魅力,與閣揆這個角色應該具備的條件顯然相距甚遠。   再套用「無感」這個流行語來形容,陳內閣不但政策表現讓民眾無感,連陳冲這個閣揆也讓人無感,甚至嚴重到冷感程度,冷到讓人忘了他的存在。七個多月來,沒人記得他說過什麼讓人印象深刻的話,也沒人感受到他有什麼大開大闔的政策魄力,更沒人對他有「給他時間,他會愈做愈像也愈好」的期待;民眾對他的認知,理性的或感性的,其實在很短時間內就已定型化。   從另一個角度看,作為內閣之首,陳冲對閣員理應力挺到底,但他對財政部的證所稅方案,在定案前未作明確政策指示,修正定案後也未全力護航,以致最後讓方案變得四不像,甚至犧牲掉一位閣員。對外勞與本勞薪資應否脫勾,他的最初立場也與勞委會完全不同。二林園區轉型本來可以替內閣政績加分,但他卻猶疑拖延數月才核准國科會方案,讓政策效果大打折扣。文化部所提公視董事名單雖經他核定,但他在有人惡意放話的關鍵時刻未公開聲援龍應台,卻讓延宕已久的公視改革再受挫敗。   民眾對他無感,閣員因他而心生挫折,這樣的閣揆其實已難令人信任。再加上景氣雖然愈趨低迷,低迷到台灣經濟表現已一落千丈變成亞洲最後一名,但在民眾千呼萬喚後內閣才推出來的所謂推升方案,卻是一個遙望天邊彩虹的中長期方案,就像王金平所說的「看得到卻吃不到」,完全無視於眼前疾苦,頭痛醫腳,這樣的內閣又豈是無感二字所能形容於萬一,簡直讓人氣得吐血;一個讓人吐血的內閣當然更難令人信任。   七個多月勤於任事,白了頭髮也瘦了身體,最後卻落得如此評價,陳冲一定覺得很冤,冤在民眾祇圖近利小惠,卻不感念他謀國之苦;也冤在少數閣員太強太悍,個個都像自走炮,自主意識高於行政倫理,卻不知他協調整合之難。但閣揆之所以為閣揆,本來就在於他有因職位而獨有的話語權,可以說服民眾,也可統御閣員,閣揆若無政策行銷能力取信於民,或者缺乏將將之才以領御閣員,那是閣揆自己的責任,怨不得別人。   再從另一個面向來說,政府雖是必要之惡,卻不可或缺,但一位企業界老闆最近卻常自我解嘲:「現在是無政府時代,我們也都變成了無政府主義者」,這句話的意思是:景氣這麼壞,壞到不知將伊於胡底,但政府卻口惠而實不至,他們等不到也不想再等政府伸出援手,祇能自力救濟、自動運轉,也因此他們視政府如無物,更管他閣揆姓陳姓王,這種「政府於我何有哉」的虛無情緒早已在企業界蔓延,祇是陳冲與馬英九毫無感覺而已。   其實不祇是企業界,台灣社會現在也普遍瀰漫「政治與我何有哉」這種虛無氣氛,民眾對政治冷漠、疏離、厭煩,媒體對政客冷嘲熱諷,對政策反應冷淡,都到了前所未見的嚴重程度,多數民眾對政府的態度應該是:憤怒代表猶有期待,虛無則等同放棄,如果每個人都認為政府的存在可有可無,甚至多數人更變成了另類「無政府主義者」,陳冲能不心驚?馬英九能不膽跳?國事能不令人憂心忡忡?   馬英九也許心腸很軟:陳冲並未犯錯,何忍讓他下台?但陳冲上任至今並未讓經濟出現振衰起敝的跡象,這是事實;社會人心又瀰漫沉沉暮氣,也是事實;台灣現在雖尚未淪為衰世,但隱約已有衰世之兆之味,非大破大立則不足以力挽頹勢;馬英九既能放手調整兩岸人事布局,當然更該大膽更換閣揆,讓他的第二任重新開機、重新啟動。 不動閣揆祇動閣員,馬英九拚歷史定位的那個夢必將變成泡影。(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人事大洗牌 追蹤報導】
在野黨怎麼看
民進黨:整個內閣都該撤換
台聯:要東給西 荒謬之至
親民黨:裙帶政治 文不對題
冷眼集
《台南述記》搬風
《觀察筆記》定風波? 金溥聰的告白
「不入府不入閣」破功 金溥聰:我曾真想游出政治漩渦
金溥聰任命案 凸顯馬「親美」勝「和中」
林中森「涉獵未深」 反受層峰信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