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台大 胡大剛 中國新歌聲

赤道的台灣腳印 「男」丁格爾在聖多美

中央廣播電台/沈雅雯 2012.09.19 00:00
台灣的邦交國聖多美普林西比位在經緯度零度的交界,被稱為「地球的起點」,也是醫療資源缺乏的「零的世界」。自1997年台灣與聖多美簽署外交合作協議後,台灣就透過各種管道協助改善當地的醫療環境。2009年起,台灣更派遣常駐醫療團駐紮聖國。台灣與這個在赤道的國家,有許多感人的故事正在發生。

◎赤道的島國 貧乏的世界

2009年夏天,28歲的護理師余天佑背起他的行囊,暫時告別開刀房裡忙碌的工作,跟著台灣醫療團出發,飛行48小時遠赴聖多美普林西比,踏上「男」丁格爾的非洲之旅。

位在赤道的聖多美普林西比,由「聖多美」與「普林西比」2個大島組成,有著跟台灣類似的氣候與地形。不過,在醫療資源上,卻跟台灣有天壤之別。余天佑:『(原音)我回到台灣第一個月我就回到手術室上班了,我看到手術室裡面的耗材,光是縫線有200種。我看到我突然想說,哇!我有200種縫線耶。我在聖多美,我可能只以2種就要做所有的事情。』

感嘆台灣與聖國的差異,余天佑拿出照片,指著看來相當先進的麻醉儀器,這是台灣捐的器材,不過1年來只用了5次。余天佑說,因為當地常常沒電,旁邊那台老舊的、台灣醫生可能沒見過的傳統儀器,才是麻醉利器。

◎每天走2公里來看病的寶琳娜修女

身為醫療團唯一的護理師,余天佑總是在相當有限的資源裡無限掙扎。他回憶,最令他痛苦的是寶琳娜修女,因為罹患皮膚癌,每天必須走上2公里的路來找醫療團換藥,這卻是痛苦掙扎的開始。他說:『(原音)我們一天紗布量就是200包,她一個人可能就要用掉50包、可是我用在她身上,我後面可能就有50個人沒得用。而且你知道她是癌末的病患,她不久於人世,那要不要用?人的尊嚴、人的生命差距在哪裡?這很難過,最後她過世了,我們很感恩她過世了,因為她太痛苦了,而且她的存在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太痛苦的事情。』

◎撲滅聖國瘧疾 10年有成

余天佑說,台灣在聖國耕耘多年,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大概就是瘧疾防治。由於台灣是第一個獲得世界衛生組織頒贈「完全根除瘧疾國家」證書,迄今也是曾經爆發大流行卻能根除的唯一國家,因此也將這份經驗複製到聖國,日前已經將當地瘧疾感染率由47%降為3.7%。

余天佑說,由於瘧蚊的活動時間是晚上9時到半夜1時,瘧疾問題解決,等於是還給民眾平靜美好的夜晚。他說:『(原音)聖多美大概有100多個國際團體,各種不同,有從事文教、糧食、醫療、國家經濟發展等等大概100多個,所有GO或NGO都知道,他們今天在聖多美可以晚上9點鐘敢出門,是因為有台灣人,而且所有人都會跟你講這件事情,說你們是台灣醫療團,你們很厲害。我們沾光啦,其實是先人的成果。』

◎聖國人都知道:地球另一端 有個國家叫台灣

對台灣人來說,聖多美普林西比或許相當陌生,可是余天佑既驕傲又感動地說,每一個聖多美民眾都知道,在地球的另一端,有個國家叫台灣。他說:『(原音)很多時候我們出去國外,大家會搞不清楚你是台灣人、中國人還是香港人,可是在聖多美不會,他們知道台灣人跟中國人是不一樣的,他們知道台灣人是幫助我們的人,我們看很多的病,是因為有台灣醫療團的存在。不是彰顯我們的功勞,可是…我很少有什麼時候覺得,哇!我當台灣人是一件滿驕傲的事情。』

2年的非洲之行讓余天佑見證了醫學的崇高價值。他深刻體驗到,醫療不該是冰冷的,而是應該用心關切每位病人的生活;同時,醫療其實是相當昂貴的,相對台灣有健保制度、醫療資源取得容易,不論是醫護人員或是民眾,都應該更加珍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