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筆墨詩情-忘我的出擊

中時電子報/張默/文 2012.09.19 00:00
「詩是A,詩是D,詩是一次次忘我的出擊與完成。」這是拙集《無為詩帖》(2005年3月,自印)卷本所說的話,雖是七年前寫的,但現在來看,依然有理。其實作者過往每一首詩的草成,回想當時創作的心情、感覺、經驗……幾乎一絲一線都有脈絡可尋。

這次手寫〈流水,被落葉捧著〉,它是去年仲冬某日黃昏,我獨自在碧湖公園的小徑上散步,偶見落葉紛紛被風吹到偌大的池塘中,那一刻的情景,令人唏噓,於是回家後寫成此詩,恕不能一點一滴的解說,請愛詩人各自去捕捉吧。

筆者近年致力用毛筆手寫台灣新詩長卷,目的無它,只希望以「書法與詩」相互交疊,或可產生另外的理趣,雖然我的書法十分普通,但每天盡情手寫長卷,依稀覺得「那是一次次忘我的出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