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何苦將「陣頭」妖魔化

立報/本報訊 2012.09.18 00:00
■李培裕日前校長協會於媒體受訪時指出,教育部與其於開學初大力要求學校做反毒宣導,不如將各地宮廟輔導或列管,並限制其吸收學生進行廟會陣頭活動,較能收到成效,因為很多宮廟陣頭有可能以毒品控制中輟生及在學學生,並認為要將其視為校園的「現代鴉片戰爭」來打這場「反毒」大仗。不可諱言,的確有少數不肖份子透過宮廟組織或陣頭活動,對在學青少年先是誘之以小利,進而逐漸用毒品控制,使其忠於組織並誘其從事不法;但平心而論,台灣民間的陣頭文化存在久矣,且多數宮廟大多皆以標榜忠孝節義、勸人為善為目的,加上對其宗教信仰的虔誠,「舉頭三尺有神明」、「諸惡莫做眾善奉行」等信條,往往是宮廟主事者告誡並要求新進團員遵守的重要守則,將行孝、行善奉為圭臬者更不在少數。毒品及幫派勢力滲透校園固然可惡,但為了「反毒」,是否要污名化或妖魔化台灣民間傳統的廟會文化、陣頭文化呢?筆者擔任導師時的班級學生曾經加入八家將社團,假日時的確有出陣活動,但據筆者了解,會參加陣頭社團的學生,往往在學校的課業學習缺乏成就感,加上國中階段幾乎是以升學準備的前提進行教學活動與課程準備,學校一味趕進度、求高分、重視升學績效的結果,常使學科學習落後的學生產生嚴重挫折感,所以放學後或假日參加廟會陣頭的活動,反而讓其產生認同感與歸屬感,甚至是成就感。▲101年五一勞動節模範勞工表揚大會,5月6日在台北市花博公園舉行,主辦單位請來台灣民俗陣頭「官將首」表演出巡開道,隨後又上台大跳熱舞。(圖文/中央社)因此,筆者當時得知學生參加八家將社團時,並不是禁止學生參加該活動,而是先告知其家長其子女放學後會去社團活動,請家長了解該處之安全性與成員的屬性,若有任何不法活動也能及時得知使其子女免於受害,並得以通報警察機關加以查緝或掃蕩;導師則與學生持續保持信任關係,若發現學生有異常行為或嚴重影響在學校的學習情形,則必須立刻與家長、校方及警政單位等共同防止可能之犯罪行為或不法活動的發生。由於筆者的學生在國中階段所參加之八家將社團,其負責人相當正派且亦相當顧及學生權益,學生順利畢業後進入高職表演藝術科就讀,後來更因具有八家將出陣活動的經驗與資歷,幸運地甄選上某國立大學傳統藝術研究所就讀,誰又料得準當時對學生來說有趣且願意投入時間與熱情的陣頭活動,竟會對他日後學習生涯的發展產生決定性的影響呢?今年初以真實故事改編的台灣電影《陣頭》,除媒體報導票房破億之外,其所呈現出團員互助合作、永不放棄的精神,甚至在關鍵時刻對敵對陣營伸出援手,進而化解歧見共同提昇陣頭文化的層次與內涵,在在都突顯出台灣的陣頭文化是有可能從草根走向創新的,所以,你能說參加陣頭活動完全不具正面意義與向上提昇的力量嗎? (國中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