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心跳的聲音:「你們應該感到榮幸。」

立報/本報訊 2012.09.17 00:00
■張義東「這就是還沒上市的iPhone 5手機後蓋,你們能生產它,應該感到榮幸。」

以上,據說出自富士康的一個組長,記錄下來的是上海《新聞晚報》的記者,他的「『臥底』太原富士康十日記」揭露廠區環境髒亂、生活空虛、生產過程壓抑緊張、勞動狀況呆板無休困乏,8月27日刊登,四方轉載。iPhone 5上市前夕,英譯9月11日上網,po文者稱蘋果粉絲應該感謝中國工人低薪逾時工作,為的就是趕上翹首以待的上市日期。德國《明鏡週刊》次日跟進,則將報導著重在富士康的血汗紀錄。

換個角度問:為什麼工人「應該感到榮幸」、粉絲「應該感謝」呢?因為是蘋果。

有一種答案會這樣告訴我們:蘋果是科技創意、是時尚品味,是我們膜拜的賈伯斯所引領的未來。蘋果,不等於富士康,不等於血汗,富士康不過蘋果全球布局一環,能夠列位此環,自當沐浴聖光榮寵。

事實上,這種以權力者視角名之為佈局的全球分工體系,明明白白是一個共犯結構。所有的參與者都生存在剝削與被剝削的複雜角力之中,蘋果並非置身局外。

然而,世人都曉血汗悲,唯有蘋果新款忘不了。「我買故我在」的時代,個人與集體認同、身分與地位區辨、階級與品味身段,愈來愈臣服於我們消費的商品,甚至可以倒過來說,是商品在消費我們,滋養自身,由此向全球流動資本展露它的誘人。面對完美經營召喚魔咒、化身神恩的商品,怎能不頂禮膜拜或以同等高度予以憎恨呢?

消費社會裡,消費倫理凌駕了工作倫理。人之為人,不以其所來出身、不以其所為生產,而是看其所費商品,如何混搭建構出一套身分,是之以為認同。

馬克思當年說「商品拜物教」,看異化裡人與物關係倒置,人為物役。今日百貨公司巍然而成大教堂,不教你膜拜一個神,卻讓你渴望乍亮乍滅間煙火般日新又新的神寵。拜與不拜,彷彿已不是重點,重點是怎麼拜。我買故我在,要是生產者當得苦哈哈或當不了,當消費者就更似乎亮麗得理直氣壯了。

消費欲望如今等同個人自由、自主、愛自己、自我完成……,一旦等同自己,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卡嵌在全球化物體系裡的我們,若是困惑於世界難以善惡二分或切割了事,也許應該偶爾佇足,想辦法看清,在我們身上機制是如何起著作用。(德國馬堡菲利浦大學社會學博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