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電價 十九大 獵雷艦

寂寞芳心俱樂部

中時電子報/?賴瑞卿 2012.09.17 00:00
璐璐全身黑色緊身勁裝,大腿修長的線條和細緻如玉的後背,隱約可見,這一身裝扮,迅速讓她成為泳池的焦點。她好整以暇擺出各種道具,裝出樂意與人分享的熱情,或托腮若有所思,幽幽望著遠方……

璐璐桌上的手機響了。

「喂,我是璐璐,人家等你好久了,什麼?晚上要開會……沒關係,沒關係,公事要緊嘛……好好……再連絡,Bye Bye!」

放下手機,璐璐的臉色陰沉起來,沒想到林董會爽約,不過沒關係,還可以約別人,她多的是朋友,不相信所有的人都沒空,拿起手機再按。

「喂,麥可,是我呀,我在健康世界,能來喝杯咖啡嗎?不方便呀?沒關係,沒關係。」

「小蔡,我是璐璐,我在健康世界,什麼,在談事情?不好意思,再連絡哦……」

連續撥了幾個電話,確定所有人都不能來,想到今晚又要單獨度過,璐璐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誰說的:白天過得甜蜜,夜裡就特別淒涼,好比情場得意,賭場就失意,看來有幾分道理,如果可以重來,她寧願畫夜調過來,白天不必那麼精彩,夜裡也許就不會如此黯淡。想想午餐時多麼愉快,還有宴後激情的溫存,喘息聲彷彿還在耳邊迴盪,空氣中還流動著情人的味道,可惜這樣的好運,今天已經全部用完。

在她自怨自艾的當兒,鄰桌的人漸漸散去,右邊泡老人茶的一家人、前邊帶著粽子來打牙祭的情侶相繼離開,在日光燈亮如白晝的室內,天何時黑?沒有人知曉,人潮的流動就是時光的流逝,這是人們回家吃飯的時候,外頭河堤上的燈,此時怕也亮了,河水早就一片漆黑,她最怕這個時候,孤零零的回家,尤其四周都有眼睛盯著她,絕不能露出失望、落寞的表情,她是有男人的,她不斷的提醒自己。

璐璐辦公的地方是一個位於河邊的健身俱樂部,「健康世界」的招牌遠遠就能望見,雖然只是鐵皮屋草草搭建,可和附近的賣場一樣,也講究貨色齊全,游泳池、SPA池、蒸汽室、跑步機、遊戲機、電視機,應有盡有,設施完備,內裡風光也多采多姿,盛夏時,有火辣的比基尼女郎搔首弄姿,或者是喧嘩的啤酒派對,重金屬樂聲震天價響,砰砰砰的節奏,大老遠都聽到。此時天氣已經涼了,只有穿著泳衣的會員,露出結實的肌肉在場內走動。也有穿著短褲在跑步機上奔馳,發出碰碰的聲音;上了年紀的人,習慣披一條毛巾,或圍著背心,掩遮住鬆垮的皮肉和身上的老人斑,進蒸汽室烤一烤,再顫巍巍端著茶杯,坐到角落泡茶聊天,他們相信蒸汽可以活絡經脈,每天總要烤上幾回,才覺得日子過得像個樣子。

璐璐在這兒的辦公室,其實是一個辦公桌,正確的說,是一張餐桌。一張靠近出入口,位於游泳池和休憩區中間的餐桌,每天她都在這兒喝喝咖啡、泡泡茶,日子久了,這張檯子就成了她的專屬,其他會員也識相,沒人跟她爭。璐璐泡茶講究排場,除了上好的茶葉,還準備了小餅乾、瓜子、糖果,有時還帶來雞腳、鴨翅,甚至切點水果,搞起養生餐來。常見她拿著茶具和水果,忙進忙出,像餐廳的服務生,坐定後,取出水果刀,是握把有雕花的那種,將水果切成一片片,再拿到洗手間清洗,儘管清洗的地方齷齪,又有些異味,她還是儘量將它們洗乾淨,再將這些行頭一一排開,她坐得端正挺直的,長長的秀髮柔順的流洩下來,像享受下午茶的公主。

165公分的她,天生是個好骨架,由於從小養成的美姿訓練,腰背一直都是挺直的,上帝給她一雙大眼睛,配著高俏的鼻樑,帶著磁性的嗓音,乍看乍聽,都像三十出頭的少婦,對於男人,她有一種天賦的吸引力,但光這些還是不夠,她知道必須讓自己與眾不同,才能受到注意。

她為自己設計了一套乾濕兩用的緊身衣,既便於在岸邊走動,也能戲水游個幾圈,雖然她很少下水。這套衣服既像電影裡的女俠黑玫瑰,又像香港的紫荊女俠,黑玫瑰行俠仗義的故事,紫荊俠濟貧的義舉,璐璐當然都知道,不知有意還是無心,竟把她們的裝扮搬上身,只差一把寶劍、一副眼罩、還有迎風飄盪的披肩。她全身黑色緊身勁裝,大腿修長的線條和細緻如玉的後背,隱約可見,這一身裝扮,迅速讓她成為泳池的焦點,為了招徠客人,她也做了小小的投資,到賣場採購三合一咖啡、幾兩上好的茶葉,直覺告訴她:咖啡可以將就些,茶葉絲毫馬虎不得,咖啡的好壞,大部分人品嚐不出,好的茶葉卻香傳十里,老遠就聞得到,既吸引了客人,又創造了話題,也提高了身價。

每天一來到,她就好整以暇的擺出各種道具,裝出樂意與人分享的熱情,或托腮若有所思,幽幽望著遠方,自然有男人過來搭訕,藉故品嚐茶點,或者帶著巧妙的舌頭來化解她的寂寞,但並非所有客人都受到歡迎,像帶了女伴的會員、上了年紀的老頭子、肚皮隆起像孕婦的胖子、尖嘴猴腮的男子、身上繡龍繡鳳的傢伙,這些足以降低派對水準、破壞聚會情調的男人,都要禮貌地拒絕。一位110多公斤的胖子,每次帶著諂媚的笑容,猥猥瑣瑣的過來寒喧,像在市場懇求布施的乞兒,希望璐璐恩准他加入派對,她硬是狠下心來,藉故走開,或者視而不見,最後乾脆冰冷的拒絕,她必需讓某些人覺得是可親的,讓某些人覺得是有距離的,才能保護自己,也節省了精力和時間。

有時候,也得玩弄一些小技倆,像藉咖啡紋路判斷吉凶禍福,這是一個塔羅牌高手傳授的祕訣,雖然她的段數尚淺,只能看出一些簡單的癥兆,但也夠開心解悶了。有時候,打開八卦雜誌,裝作研究命盤推理,就有熱心的男仕坐下來,和她談論卦相、命格、星座和桃花運,慢慢也就成為朋友,璐璐靠著這個小小的沙龍,前前後後認識了幾個男人,並和其中的三位相好過。

一位是保險公司的業務員,一位是電腦工程師,還有一個是中藥行的老闆,但交往不久都分開了。她受不了推銷員整天有不停的電話,任何時候都在待命,隨時都會取消約會,讓她氣得發抖,還得笑嘻嘻的說沒關係;電腦工程師雖然談得來,可惜膽子小,規矩多,和他在一起,她比較像媽媽姊姊,而不像情人;中藥行的老闆身上總帶著當歸和人蔘的味道,一開始覺得新鮮,久了,一聞到就作嘔,再好的氣氛也被當歸味抵銷了,每次分手回到家,衣服頭髮皮包、甚至鞋子,都沾上怪味,只好一拍兩散,寂寞的時候,就來這兒喝喝咖啡、泡泡茶,興許能交到朋友。

她也知道,當她翹起蘭花指,持著茶壺忙進忙出,張羅派對的時候,周遭的眼光並不全然友善,基於同性相斥的敏感,從沒有女會員加入派對,分享她的點心,憑著女人的直覺,都知道是不受歡迎的,雖然璐璐其實並不排斥偶有同性加入。

有固定男伴的女會員,抱著看熱鬧的心理,默默觀察她的舉止,表面上,好像視而不見,暗地裡卻盯著她,揶揄的眼神如影隨形,她走到哪,跟到哪。至於單身的女會員則視她為敵人,她的大膽令她們吃驚,這樣公然的佔據地盤、擺起攤子、買了道具,拉起客人。她們之中有白領也有市井,偶爾帶著熟食或自製的糕點,來此結交朋友,無非企盼休閒的時候,有人可以聊聊天,風雨交加的晚上,有個朋友可以傾談,甚至有個肩膀可以依靠。

一位從隔鄰縣市來的會員阿嬌,每天都搭客運、轉捷運,再換公車,下車後再沿著河岸走十幾分鐘路,來回一趟兩個半小時,山長水遠的奔波,除了上跑步機運動,就是和男泳客搭訕,特別是年輕健美的救生員,可惜努力卻是徒勞,除了彼此禮貌的寒喧外,回到家還是孤零零,手機永遠是沉靜的。對於她,璐璐有種高人一等的自得,也有同病相憐的悲憫,特別是在淒迷的冬夜,電視開得再大聲,還是覺得屋子空蕩蕩的,周遭冷冷清清,昏沉沉的睡著了,半夜醒來,伸手一探,旁邊的枕頭還是涼的,惆悵就湧上了心頭,只能盯住天花板,直到天明。

可悲的是,想解除寂寞的阿嬌顯然用錯了方法,不知道是經濟的原因,還是品味的限制,她的行頭有一種節儉的寒酸,每天拖著買菜用的手拉車,像來這兒買兩條魚、一斤肉,車內放一只黑色旅行袋,裡邊的東西塞得鼓鼓的,上面還擱了一兩個塑膠袋,裝著換洗的衣物,右手拉著推車,左手拿著帶來的晚餐,有時是炸雞、漢堡,有時是一包油飯、一粒粽子,T恤內的肚腩像丘陵一樣隆起,腰部纏著脫下的夾克,顯得更加臃腫,風塵僕僕又浩浩蕩蕩的走進來,雖然顯眼,卻有些悲壯,衣著反映了心情,看出是個拚命想把日子過好,卻不知如何才能辦到的女人,每次看她推著車,掛著笑,滿場溜達,只換得救生員的微笑,璐璐也為她嘆息。(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