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北韓 胖子 超商店員

響應好人運動 改變從你我開始

立報/本報訊 2012.09.16 00:00
【記者呂淑姮花蓮報導】傍晚,花蓮縣青少年公益組織協會在花蓮其中一處據點,理事長黃榮墩的家人正在張羅晚餐,招呼不同地方來的客人。鄭南榕基金會的專員們拿著天下遠見剛出版的繪本《希望小提琴》,公益組織和基金會白天剛有活動交流完。過了不久,黃榮墩在國小任教的妹妹也到公益組織協會來。黃榮墩見了,很自然地招呼當老師的妹妹和鄭南榕基金會的訪客們認識,張羅晚餐的事情換成太太翁純敏接手。鄭南榕基金會的活動組專員張芸菁說,繪本重點在於人權教育,這也是台灣第一本談人權的繪本;希望在國小高年級,可以有老師教導孩子認識人權概念。花蓮縣青少年公益組織協會理事長黃榮墩近年來推動多項「好人運動」,期盼用民間自主參與的力量,改變現有產銷與政策制度。(圖文/呂淑姮)短短的青少年公益組織協會晚餐即景描述,其實可以概括出這個組織如何從在地伸展連結、推動「好人運動」的面貌。被遺忘的「灣生日人」晚餐中,黃榮墩說著搶救花蓮古蹟的經歷以及延伸出來的故事,「族群報導可以寫更多在台灣的人!」曾是青少年公益組織協會經營管理的花蓮吉安慶修院,早期由協會搶救與保護古蹟、讓青少年參與社區事務,後來同時擴展到地方文史調查,進而發現對於台灣土地深感認同的一群「灣生日人」:日治時代末期、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黃榮墩說,許多具備這樣身分的日本人,現在都已80高齡。他們生命最美好的回憶是在台灣度過的少年時期,所以當事業有成,會回頭資助當年曾就讀過的台灣母校,甚至在暮年時特別盼望能葬在台灣。青少年公益組織協會執行長翁純敏說,有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暮年返台時提到,當年被派去中國大陸打仗,在戰場上的生死瞬間,是唱台灣的小學校歌來鼓舞自己,以校歌來當作精神信仰和生存動力。「但可惜,這樣的故事很少人知道,台灣、日本政府,也較不願意面對這些長輩們晚年最後的心願,給予身分認定。」黃榮墩說。間接推動政策改革曾發起「一人一菜搭火車」推銷高麗菜、「生薑妙用多」救薑農、「街頭請喝柚子汁」拍賣花蓮大柚子、「臨時孫子」火車站幫忙抬行李等多項擴及全國的「好人運動」,黃榮墩以及青少年公益組織影響了許多學生,也讓公司行號三不五時就揪團的團購清單中加入許多農產品。花蓮瑞穗阿美族部落農民每年生產柚子,品質優良,但讓部落族人苦惱的是,每過中秋吃柚子的人會大大減少。圖為花蓮瑞穗屋拉力部落的柚子。(圖文/呂淑姮)在推動過程中,除了許多熱血青年響應,也激起來自民間對於公共政策的批判:針對農業,花蓮各地不分閩客庄、原鄉部落,以農維生、看天吃飯的農民,總會碰到市場操盤或老天不給飯吃的狀況。民間呼應「好人運動」,紛紛在網路或媒體上表示,制定農業政策、為台灣農產尋找更優質出路,應是政府責任,不該讓民間動員「每月都在救不同的農產品」,或者媒體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報中、大盤狠削收購價。讓許多年輕人受到讚美的「臨時孫子」行動也一樣。人民透過媒體,雖然會認同年輕人自發性願意無償幫助他人的好意,同時也會產生要求公共建設應多加改進的聲音。發揚互助精神「公部門改變的速度慢,作法和思考比較保守。」甚至對於「改變」本身是非常害怕的,黃榮墩說。但公民行動卻可以透過小小的善意,讓民眾了解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推動改變的力量,每一個人都可能實踐自己對於公共政策的想像。所以,有的學生志工,從什麼小事都做不好,到敢寫信給台北車站站長提意見、抬行李行動企劃;也有人從怕生畏縮,到勇於站出來號召同儕一起到部落幫忙採收柚子。還有部落、農村婦女,從沒有自信,到生產販售自己專屬的農特產品,也大方分享製作方式,讓更多女性能走出家庭建立個人舞台。但更重要的仍是「互助」的概念。回到最讓人在意的台灣農業,糧食自給率僅3成的台灣,農民收入和社會地位為何就是不如冷氣房裡的上班族?黃榮墩嘆,有很多時候,我們都在無意間、在產銷制度裡成了壞人而不自知,習慣在過度包裝、運費中消費,「有意識的互助,就是選擇用對生產者最有利的方式消費。」當經濟越不景氣、不合理的法律以及社會現況越來越多,政策與媒體被財團綁架、民眾得花更多時間上街頭抗議……「年輕世代看在眼裡,他們都很迷惑,究竟台灣未來會越來越好、或者越來越壞?」黃榮墩說,就互相幫助吧!當每一個人都動用自己的人脈去思考如何幫助別人,去做不必倚賴、不等待政府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困境會隨之消失。黃榮墩盼望,這樣的「好人運動」,就是一種形成改變、凝聚公共政策的力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