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飛翔的種子:秘扇中飄落的雪花

立報/本報訊 2012.09.16 00:00
■黃筱晶收到一封電子郵件,是一封邀請參與「伴侶盟民法修正草案連署書」的信。許多連署書的內容都會寫的慷慨激昂,義正辭嚴,但這份連署書與眾不同,第一句竟然是寫詩人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說的話:「要一個人類去愛另一個人類,那或許是我們所有任務中最艱鉅的一項。」真是太動人了!收到連署書的隔天中午,我散步去書店。國境之南的太陽太熱情了,到書店時背包都快要和著汗水黏在背上了。一進書店,吹到冷氣,頓時感到身心清涼,走到賣影音光碟區,看到一部電影《雪花與秘扇》,之前看過文章簡介,一直想看這部電影,沒想到書店裡有,很開心的買回家看了。《雪花與秘扇》是描述兩位女子橫跨時空,浪漫情誼的故事。這部電影看似兩個女人的故事,但我覺得其實真正的主角是「女書」。菱形字體的「女書」以前流傳的範圍是在中國湖南省江永縣相鄰的道縣、江華瑤族自治縣的大瑤山,以及廣西部分地區,而且只在女性之間流傳,所以只有女人才看得懂,我很喜歡「女書」,我覺得「女書」是非常美麗又有意義的文字,我曾去圖書館借《女書──世界唯一的女性文字》這本書,自己學著讀寫,然後在明信片上寫下「祝福」二字送給好友,這是令我滿心歡喜的一件事。在這些地區還有一種女性獨特的社會生活習俗和「女書」相伴相生,就是女性盛行結交「老同」,就像《雪花與秘扇》中兩位女主角,生辰相同或親密女友之間互相結拜,就是所謂的「老同」。彼此成為老同之後,除了對方,不能再和其他人結為「老同」,雖然雙方可以各自婚配,但這種獨占性的關係,其實和愛情很像。電影中的對白提到,「老同」就是一輩子的金蘭姊妹,過去的婚姻都是為男性服務,為了幫助他們結交生意夥伴,為了有人持家,傳宗接代,是強制性的;而結為「老同」,則是女性為自己所做的選擇。為了彼此為伴,相知與同樂,會在長輩的見證之下簽署用女書寫的結交書。電影中的兩位女主角,在近代上海與太平天國年代之間穿梭,不論哪一世,她們倆都為對方著想「有意傾心兩相知,不忍訴苦毀歡顏」,希望對方過得好,反而產生了誤會。《雪花與秘扇》的結局是「以我雙手向妳開,相惜相愛永不悔」,那兩雙交纏緊握著秘扇的手,令人微笑!詩人菲莉普絲(Katherine Philips) 的詩句:「讓我們的火焰繼續燒著照著,無須管任何虛假的恐懼,如我們的本貌一樣純真,如我們的靈魂一樣不朽。」所以,我會去參加連署。在「伴侶盟民法修正草案連署書」中提到:「什麼是愛?是情書,是緊握的手?是共有的一幢房子?是年輕時的浪漫、年老時的照護?是我病榻旁最渴望見到的人,是願把我最珍貴的都留給你/妳嗎?愛的開始,是『我要我們在一起』,愛的加深與延續,則往往繫諸於『我們有沒有未來』。問題是,在國家眼裡,誰才可以『有未來』?」每個人都能擁有未來,我常想:星光啊,妳雖然微小,但可以燃燒著屬於自己的天空。(高雄市安招國小教師、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