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外星生命 訊息回收 新疆

社論:民族主義,唯日不同

立報/本報訊 2012.09.13 00:00
釣魚台問題,已經把錯綜複雜的東亞情勢帶入博弈賽局。

這是「懦夫遊戲」。兩台車在同一軌道上迎面而來,駕駛拼命踩著油門,是「心戰」,希望讓對方在最後一刻因擔心「毀滅」而調整方向盤。但如果彼此皆無懼於對撞,則最終結果就是「毀滅」。

日本國有化釣魚台,這個動作就是刻意踩油門衝刺,擺明不惜對撞,而日方解套的如意算盤,則是對手在最後一刻轉向。

現在還無法臆測結果究竟為何。但這種訴諸民族主義的懦夫遊戲,隨時都可能走向毀滅,而這也是各國政府對民族主義保持警戒的原因。

邏輯上,以民族主義還諸民族主義,是常見的國際衝突導火線。故歷史、地緣錯綜複雜的亞洲國家,近來民族主義普遍高漲,格外引人注目。

特別注意的是,亞洲各國雖然呈現著民族主義瀰漫態勢,但日本尤其獨特。這是因為,亞洲國家的民族主義截至目前為止,政府大多是扮演一個防禦性的角色,即重申「主權(領土)」表態居多,甚至還落後民間的腳步。唯獨日本不同,從司馬遼太郎到首相野田,無論中央或地方政府卻是參與其中,成了民族主義的動員者,而非距離保持者。

極右翼在日本有政治份量不稀奇,這種痛批日本沉淪、大國沒落、挽救日本的極右翼言論,始終有一定的政治市場。但從釣魚台事件觀之,我們不難發現,極右翼已經綁架了政府,影響了日本對外政策,與過去大不相同。

極右翼之所以能綁架政府,和日本的國力衰退,政客、官僚無能有很大的關係,而這也逼迫了日本政府站到國有化的第一線,徹底打破「模糊」,將自己變成加速對撞而來的飆車手。

遇到國際爭議,多數政府都是採取理性選擇,以協商代替衝突與毀滅。但難解的是,當日本政府本身就是民族主義的動員者,則等於把自己,包括周邊國家都置於沒有轉圜彈性的險境。

現在,釣魚台的球已經由日本發給中國接,日方「逼迫」中國當最後一刻轉彎的「懦夫」。中國政府不會不知道它的處境,而民間不惜對撞的聲音更大有人在,中日兩輛列車最終會發生什麼結果?值得持續關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