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張大春:故事就是從「離家」開始!

yam蕃薯藤新聞/林郁倫 採訪報導 2012.09.13 00:00
小站,看來是一樁大事! 它有一個英文片名,叫──── “The Late Night Stop” Where would you stop in the late night?
-張大春
一般人不會去注意的社會角落,從黃昏開始營業的「小站」,以「社會劇場」的概念出發,迎接著各個游離的人口,至少40組的人生現象,在短短30分鐘裡,從個人情感、到社會問題,街貓、校園霸凌、盜採牛樟芝、農業在地化…..等,都是台灣在地的真實反應,融合每個角色的情感糾葛。 「我從來不鼓勵人用有價值的生命為虛空的綱領式的主義也好理想也好,去犧牲生命的任何一丁點。」
-張大春《城邦暴力團》
名作家張大春最具代表性的長篇《城邦暴力團》,他貫穿的主題就是一個「逃」字。這回他將舞台轉換到了電視戲劇上,小站的設定概念就從「離家」開始,從一位逃家的老爸,來串起「小站」這一個復古的料亭。這復古的氛圍,從紅燈籠、ㄇ字型的吧檯、到台式的座椅,「它就是一個充滿台味的戲劇,完全台式」,而是十足十深夜的台式食堂。 技術性勾勒 角色情感上迂迴的細膩 一反台灣電視劇的主流思維,張大春老師想要傳達的就是在一個大都會裏面沒有人注意的角落、以及沒有注意的人生,這是一部充分反映現實的台灣社會劇場。入夜後覓食的迷離、來到小站的情感寄託,故事強調的就是細膩的情感。劇中潔姐一角的童話感情觀、一位不斷帶給老爸兒子災難的狂野夢想家,張大春老師還找來第一次演偶像劇,堪稱台灣國寶的黃春明老師、還有台灣戲劇的經典人物劉德凱客串…等,張大春老師信心滿滿的說,「小站」還是會持續的蓋下去。 愛情已經錯過... 小站心事‧潔姐的童話
圖‧文/小站粉絲團
潔姐是小站的跑堂。她在很久以後會想起年幼時的一段往事;當時,她的爸爸又不在家,她的母親為她說童話故事────
潔姐的母親:「(唸故事)豬二哥看見了,就說:『哇,稻草屋真漂亮,這個姑娘也很漂亮,大哥,你真了不起啊!』可是豬小弟並不以為然,他說:『大哥,你不擔心會被大嫂看到嗎?』豬大哥想了想,說:『管她呢?反正就是逢場作戲嘛!』」
潔姐:「甚麼是逢場作戲?」
潔姊的母親答道:「逢場作戲嗎?就是隨便玩一玩,玩過就算了──像是,呃,就像是辦家家酒那樣,你當爸爸、我當媽媽,都是假裝的。」她眼中含著淚,繼續唸故事:「豬二哥決定以後,也跑去交了一個女朋友,在新蓋的木頭房子前面拍了一張照片,還把哥哥和弟弟都請來,驕傲地說:『你們看,我的女朋友漂不漂亮呀?這木頭房子房子堅固不堅固呀?應該不會被風吹倒吧?我真的好棒呀!』」 潔姐忍不住插嘴問道:「你的故事裡,為甚麼每個人都在亂交女朋友?」
帶來災難的天真夢想家...小站心事‧那張合照
圖‧文/小站粉絲團
他爸跟他媽說,山上沒有法院,怎麼辦離婚?
他媽回他爸說:下山你就找不著我了。
他跟他媽說:便當好像是空的。
他爸跟他說:先拍個照吧,再一起還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天呢。
他們於是合拍了頭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全家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