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貧富差距大 南非政府推給白人

立報/本報訊 2012.09.12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南非首個在種族隔離結束後出生的世代,今年已屆成年。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這群青少年與現代南非一樣,今年正式成年。2012年4月27日,南非慶祝了進行多種族選舉的18週年;那是這個「彩虹國」的誕生之日。這群青少年,或是俗稱的「生而自由」世代,今年將首度能獲得投票權。儘管南非是全球最多元的國家,但卻也是最不平等的社會之一。貧窮與極富同時出現,不平等與種族相關連。根據南非種族關係協會(South African Institute of Race Relations),南非白人國民的人均收入將近是黑人的8倍。種族隔離當擋箭牌日前,南非總統朱瑪(Zuma)呼籲政府積極介入礦業及土地所有權清查,終結種族隔離以來的不平等。他稱這種不平等對南非這個非洲最大經濟體造成「偌大威脅」。朱瑪此言一出,引起各界激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暨前南非總統戴克拉克(FW de Klerk)認為,這場辯論可能會為南非帶來新的種族主義。他表示,南非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的說法開始讓民眾對於南非白人國民產生敵意。「曼德拉和姆貝基(Mbeki)時代的和諧已經結束了,」他表示,「白人男性經常被不公平地指責,認為他們應該要為持續不斷的失業、不平等和貧窮等三重危機負責。」根據戴克拉克,非洲民族議會正在利用種族主義做為「煙霧彈」,隱藏其執政的失敗。8月下旬,馬瑞康納(Marikana)有一群礦工進行抗議,遭警方掃射,造成當中30人當場死亡。這起悲劇顯示了南非勞工對於貧窮、失業和不平等現象的持續不滿已達到高峰。這個國家真正達到和解了嗎?在不處理不平等的狀況下,能夠達到和解嗎?這個國家肯定的行動計畫是否真有達到其目標?而那些「生而自由」的孩子呢?他們在新南非成長的經驗又是如何?18歲的李波塔(Goodman Lepota)是南非種族隔離結束後長大成人的第一個黑人世代。他是由母親獨自撫養長大,居住於約翰尼斯堡外的小鎮象牙公園(Ivory Park)。李波塔現在就讀於南非頂尖學府非洲領袖學院(African Leadership Academy),該校學生均為非洲最優秀的人才。但他表示,部分南非年輕人,會以種族隔離做為成就不佳的藉口。「對我來說,種族並非一個問題,種族隔離對我來說不算什麼,」他認為,如果一直想著「白人很壞,我們黑人要被保護,那麼南非根本無法前進,整合成一個國家。年輕的南非黑人應該要努力追求更大的夢想,因為在全球化的狀況下,我們要競爭的不只是膚色議題。種族隔離在近20年前被推翻,但李波塔認為,仍有許多黑人在心理上抱著種族隔離的想法,認為自己低人一等。他說,有部分原因,是因為在民主實施多年後,執政黨仍持續同樣的想法。非洲民族議會的青年聯盟前主席馬勒馬(Julius Malema)擅於利用種族議題,常針對白人發表激進言論。李波塔認為,這對國家未來相當危險。他承認隔離造成的困難確實存在,但在國家放下隔離的18年後,他認為應該是前進的時刻。賦權政策沒效果南非政治分析家馬拉拉(Justice Malala)表示,南非在解除種族隔離之後,曾採行過從肯定行動到黑人經濟賦權(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BEE)等各種政策;但時至今日,種族、認同、補償和平等等議題仍舊吵得沸沸揚揚。李波塔表示,所謂的平權措施和BEE等政策根本沒有幫助到他。他說:「我從來沒有住過時髦郊區。我一直住在小鎮上的一間小屋。我和全南非數百萬名住在小鎮的黑人兒童一樣,每天要走上老遠去上學。我讀小學時,就算學費不到1美元,我媽媽也常常付不出來。我知道貧窮和身為弱勢的感覺。我也證明,根本不需要黑人支持政策,就能改變人生。」德國智庫博德曼基金會(Bertelsmann Stiftung)在最新一份報告中指出:「自從1994年南非民主化以來,不同種族族群間的收入不均情形變得更為嚴重,特別是黑人族群。」「根據世界銀行最新的數據顯示,有42.9%的南非人處於貧窮狀態,每日可生活的費用不到2美元。這其中絕大多數為南非黑人。」今年,南非的經濟成長率預估只有不到2.5%,有7百萬人口失業。李波塔認為,當前南非最重要的問題不再是種族,而是階級。南非的人口可分為三種人:窮人、黑人菁英階級和白人。他表示,黑人菁英階級指的是那些在種族隔離後賺大錢,現在成為億萬富翁的那些人。他們與國際公司簽約,讓國際公司得以進入南非,取用南非資源;只有這群人從所謂BEE之類的政策中持續受益。李波塔認為這些「中間人」煽動暴力,要求貧窮南非黑人挺身對抗白人。他認為這都是政治遊戲,年輕人要覺醒。馬拉拉則認為,南非需要的是一個願意投入發展經濟計畫,拯救低迷經濟的政府。在這種情況下,他不認為種族或是階級是最重要的議題。他認為,最重要的議題是教育。根據世界經濟論壇,南非是全球數學及科學教育表現最差的國家。馬拉拉認為,爭取讓黑人在政府取得職位是一件好事,但首先要讓他們接受教育,取得足以統御這些職位的能力。但在這點上,18年來,南非政府做得不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