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捍衛主權 前線後方竟失調…

中時電子報/仇佩芬/特稿 2012.09.07 00:00
外長不能參與會談、總統不能出席高峰會,台灣社會對只能聚焦經貿的APEC越來越冷感。但今年不同。東海島嶼主權爭議讓APEC成為外交角力戰場,特地選在高峰會前夕赴彭佳嶼宣示主權的馬英九,形同隔海參與了會場上的政治較勁。

可惜的是,外交部事前不知總統有此規畫、與會官員未曾做好預案、領袖代表更早早言明不談主權爭議。馬英九煞費苦心編排的一齣護土好戲,成了沒有配角和鑼鼓的獨角戲,該有的張力與效果也因而大打折扣。

若說馬政府未掌握釣魚台爭端與APEC的關聯性,絕非事實,否則馬英九也不會特別選在高峰會前夕,更是連胡會同一時間,高調赴彭佳嶼宣示主權。我方也絕對不會不知道,這樣的大動作將在APEC上引發政治漣漪。

然而我方官員及代表的反應,卻曝露出馬政府在國安決策與實務執行兩個層面出現嚴重斷裂。馬英九提出東海和平倡議,國防部不知情;馬英九在敏感時刻出海,外交部和APEC與會代表不知情。

馬英九派專攻兩岸外交議題的國安會諮詢委員邱坤玄陪同連戰與會,顯然對相關爭議已有所準備,但其他官員卻仍死守APEC是經貿場合,不該談主權議題的指令,個個儼然「不戰、不降、不走」的局面。

最令人氣結的是,APEC會場上,日、韓外長反目,外長非正式會談叫停,甚至中日、日韓的雙邊高峰會都可能因而取消,我方代表及官員仍鄉愿堅稱大會氣氛和諧,幾天來的外交硝煙於他們宛若無物。

隨政治現實演變,台灣在國際地位上一直面臨被邊緣化的危機,但對外工作捍衛主權的努力卻不曾也不該因而懈怠。一年一席的重要APEC年會,遇上高度敏感的主權爭議,前線官員埋首於狹隘的專業議題,遇主權爭議便自反而縮,徒讓總統一人遠赴外海唱獨角戲,台灣的領土主權也逐漸在這樣的退縮中走向自我邊緣化的不歸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