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世事一局棋 莫忘釣魚台教訓

中時電子報/本報訊 2012.09.07 00:00
前言:一九七○年九月二日,四位《中國時報》記者登上釣魚台,插上中華民國國旗。這是國人首度登上這個爭議的土地,震驚國際,也掀起保釣運動。四十二年後,登島插旗的劉永寧,回顧這段歷史,也道出許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自聯合國亞洲及遠東經濟委員會(ECAFE)於一九六九年發表了Emery report以後,釣魚台群島的國際糾紛,已動盪四十三年。由於其間涵蓋多國經濟利益,民族情感,故此國際爭紛,必然還要延續,時間很可能比前面的還要長。

由於在Emery report中指明釣魚台已發現第三世紀岩層,可能蘊藏原油最少六百億桶。這對「經濟大國、資源小國」的日本,無疑是未來國運的命脈,所以動作比較激進。

對中共而言,日本的崛起,是他最不願看到的,正如日本不願中共壯大一樣,所以對主權必不退讓,姿態也甚為強悍。對美國而言,正好用釣魚台這一棋子,由日本出頭,來消耗中共國力,美國務院必然暗喜。回頭再看台灣,由於地理位置靠釣魚台最近,國力雖有限,卻也成為天秤中的一個法碼。在保釣運動中失去一些海外民心及留學生後(一部分成左派,回到中共懷抱,一部分成獨派,還在尋求發展),現在又面對一盤新棋,可得要小心謹慎地下了。

為何登釣島?從《經濟日報》被封說起

我因風雲際會,在一九七○年和另外三個同事,被推上這個事件的第一線,踏上釣魚台,成為一件歷史中的小螺絲。同時又花兩年半時間,找出一些有爭議的真相,所以很多長輩、朋友都認為應該把整個經過寫出來,把歷史還原,寫出真相。這並非出風頭,而是我的責任。於是我才下定決心,提起筆來,重操舊業了。

我和釣魚台發生關聯是一九六七年九月,那年我剛進《中國時報》(時為徵信新聞報),突然九月廿日發生一件大新聞(至少在當時是新聞中的新聞)。剛成立不到六個月的《經濟日報》被封,原因和美國將琉球歸還日本的新聞有關。我當時非常奇怪,什麼原因使蔣總統這麼憤怒?

自邵飄萍、林白水事件後,為政當局封報,其實是非不得已而不會用的。蔣介石從一九四九年來台執政到一九七四年去世,總計廿五年,就只有封這一次。何況《經濟日報》發行人王惕吾先生是官邸警衛團團長出生,是蔣介石身邊鐵衛,忠貞決不是問題。這個疑問,整整花費我個人一年半的時間,才找到部分答案。

首先我花很多時間及關係,得到總統府處罰封報的正式理由,即「違反宣傳指導」而休刊六日(《經濟日報》已於九月廿六日複刊),並讓總編輯丁文治含淚辭職(見《聯合報》四十年)。原來《經濟日報》在九月廿日一版刊登一則五欄題新聞,簡單的說,就是立法院在聽完外交部次長沈錡對琉球由美移轉施政權給日本的報告後,發表聲明,「不承認日本對琉球的剩餘主權,我國立場不變」。

這是符合我國利益的聲明,何罪之有,犯何大忌?層峰心虛什麼?這些疑問讓我更是入迷,想盡辦法去「挖」。在那個戒嚴的時代,我真是有初生之犢的勇氣,現在回憶起來,自己也覺得為理想昏了頭。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