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高溫 麻疹 觀光

庫巴之火:同學走了,意外!

立報/本報訊 2012.09.06 00:00
■巴蘇亞.博伊哲努(浦忠成)日前趕到頭份殯葬管理所,專程為在南庄鹿場石壁崩落而遭重擊殞命的族人亞巴斯勇拈香致意。由於家人不在場,無法瞻視遺體,只能到簡略的香案行禮。懸掛的照片是微笑與滿滿的鬍鬚,背後是他家鄉來吉險峻壯麗的塔山。聽到不幸的消息,立即想打聽他山上部落的家屬要如何處理後事,卻始終得不到確切的資訊;最後得知將在頭份由妻子主持下火葬,之後骨灰攜至嘉義置入靈骨塔。至此方始恍然,他的大去非屬族人觀念的「正常死亡」或漢族的「壽終正寢」,故而採取如此簡略的禮式。不同的民俗觀念與禮儀,均有它存在的背景與原因,群體的成員只能依循;只是不免為亞巴斯勇感到疼惜、遺憾!追憶與亞巴斯勇相識,要回到國民學校(當時還沒有國中)就學期間,迄今已將45年了。當時我們分別就讀阿里山山區的達邦、來吉國民學校,儘管偏遠,資源缺乏,每到一定時節,全鄉總會辦理運動藝文類的競賽;仍記得是六年級,我們代表學校參加作文比賽;時間遠了,今天已不記得當時誰是優勝;倒是我們的座位靠近,很快就認識,並記下對方的名字。升上國中,我們在阿里山的校園再聚,一起住在宿舍。當時是國中第二屆,匱乏的資源、極其簡易的教學環境與設施,但正常的上課、自習之外,我們仍然興高采烈的夥同一票同伴,在當時猶然安靜、清麗的阿里山觀光區,尋找嬉鬧的方式與場所。攀爬神木、在鐵道跟火車賽跑、姊妹潭游泳、彈弓打櫻花樹上的啄木鳥、或者在師長帶領下,到塔山下揹回用來煮飯燒水的薪柴、採收美味的雲筍賣給餐廳以補伙食內容、徒步東埔為救國團暑訓的大專生允送補給物資;艱苦的環境中,將頑皮與正經八百揉合一。當時最期待是一票人擁入學校附近有黑白電視的人家,觀賞日本摔角及連續劇《情旅》。由部落來的同學,初次和居住阿里山的漢族同學同窗共讀,學科成績多半跟不上,而亞巴斯勇與我則是少數還能跟得上而得以編入甲班的人。到了國三,進入軍士官學校變成一種時髦,因為當時家庭普遍清苦,進入軍校能讓家庭減少一些負擔,還有一些物資補給,來校宣傳的軍校生穿著軍禮服,個個顯得英挺耀眼,還帶來軍校生頭戴耳機學習英語的實況照片,讓人羨慕。於是跟幾個同學一同「投軍從戎」,到了中壢的第一士校,一直到畢業,始終沒有機會帶上耳機學英文,也沒穿過漂亮的軍禮服;倒是每天戴鋼盔、穿著永遠有汗臭味的野戰操作服、綁腿、S腰帶等在一千碼的訓練場來回操練基本教練、班攻擊、槍砲射擊、超越障礙等。之後,他決定繼續升入陸軍官校;後來以中校階級退伍。返回來吉部落,亞巴斯勇經營民宿及餐廳,兼及塔山一帶觀光及生態的導覽;壯碩的身材、滿臉的鬍鬚以及生動的解說,讓他經營的事業受到遊客的喜愛,業績也因此蒸蒸日上;惟天不從人願,莫拉克風災湧來的土石淹沒他所有的資產,當時他身上只一件破短褲,逃過一劫。之後,決心出外另謀出路。在嘉義市,餐廳「頭目的店」多樣性原住民族的風格,很快吸引人潮,鄒族皆稱他是最會做生意的族人,各媒體爭相採訪報導。不知什麼原因,亞巴斯勇放下生意日隆的餐廳,又前進南庄鹿場,尋找與家鄉相似的石壁下開起民宿,一年多時間,人脈漸廣,事業興隆可期,卻突然傳來噩耗!人脆弱的生命終究難以承受天災地變的交相殘虐。風趣、熱誠、感性又多創意的亞巴斯勇走了,不到60年的生命不算長,卻曾發出光和熱,讓認識他的人感覺到希望和溫馨。「阿里山鄒族勇士」好走!(成大台文所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