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低微的個人永恆

立報/本報訊 2012.09.06 00:00
書名:龜島少年作者:花柏容出版:聯合文學 2012/06■吳俞萱花柏容小說的獨特之處在於個體落入險境而不具備一種尋求積極意義或終極救贖的嘗試,似乎唯一的嘗試就是存活下去,而活著本身就是一種積極意義與終極救贖。短篇裡的主角幾乎都追不上自己,「就像一部沒有油門,也沒剎車的車子放在險降坡道上,對地心引力完全無法抗拒,只是一路下滑。」他們陷入疑惑:「為什麼好多事情都變得遙遠了?」他們其實在問:我原本究竟在追尋什麼呢?為什麼我與原來的生活產生了斷裂?我的生活意義是什麼呢?花柏容曾在長篇小說《愛貪小便宜的安娜》自序提到:「儘管『珍惜生命』是大家所熟悉的人性價值的基本教義,但由於命運並非時時善待每個人,我相信活著這件事也絕不是理所當然,比較真實的是,我們總是在想辦法替作為一個生命的自己找一些活下去的理由。」當那些主角自問「為什麼好多事情都變得遙遠了?」的時候,就開始離自己近了。於是我們在各篇小說之中讀到的,是那些靜止心靈逐漸甦醒的轉瞬。想著再也不會回來的人,都還不知道,自己一輩子都沒有真正離開。不過,只要察覺了自身與生活的裂縫,就能看見所有寄寓在生活裡頭沉寂的亮光,然後重新披戴它們,回到尋常的苦澀中去。真正有衝擊力的,不來自外在的戲劇性事件,而是他們內在覺醒的緩慢歷程,一段平淡、散漫、無焦點的凝聚過程。花柏容的小說創作,就在描繪這些醒覺的片刻,每個人都擁有某種低微的個人永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