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關八 世足 分屍

免學費政策才是12年國教的病灶

立報/本報訊 2012.09.06 00:00
■任懷鳴8月31日,教育部熱熱鬧鬧的舉行了「12年國教諮詢會」揭牌儀式,公布68位委員名單,其中包括公開向教育部下戰帖的國教行動聯盟,「化解雜音」的意圖明顯;當天,教育部也發行專刊,邀請林百里、施振榮等多位名家為12年國教加持背書,其中洪蘭教授還以「一件事若是對,就該去做」為題為該專刊寫序。在馬政府施政滿意度低迷,而12年國教又迭遭抨擊的此刻,教育部願意展現廣納建言的誠意,卻又不放棄「堅持做對的事」的決心,的確值得肯定;在此,筆者呼籲教育部:協調與溝通千萬不要淪為和稀泥,而「堅持做對的事」的同時,也應注意到「如何把事情做對」。那麼,到底12年國教的哪件事教育部沒有做對呢?這便是本文的主題。輿論至今對12年國教最大的質疑,主要聚焦在各種「超額比序」項目的不當(例如擔任幹部、志工的計分);但筆者不禁要說,大家真的弄錯方向了!12年國教真正的毛病不在「超額比序」,而在「全面免學費」的政策。▲全教會高中職主委張文昌(左)表示,完全中學的行政人員要同時負擔國中、高中的業務,容易降低行政品質,在空間、設備及編制不足的狀況下,幾乎淪為二等中學,部分教室空間狹窄,學生緊捱著置物櫃、垃圾桶上課,連帶影響教育品質。(圖文/黃士航)事實上,筆者完全同意,部分「超額比序」的項目確有不當;但以筆者參與多場與「超額比序」相關會議的觀察,現階段「合理的比序項目」(例如按戶籍分發,或抽簽)非常不容易被接受。其最主要的原因在於:第一,目前高中職仍存在「城鄉品質不均」及「公私立品質不均」的問題,以及第二,國人仍對明星高中有強烈的偏愛。因此,若不透過「高中職均優質化方案」,大幅改善落後地區高中職的軟硬體;若不透過「國中生適性輔導方案」及「高中職就近入學方案」,有效引導高分群學生分散至社區高中職(以造成「繁星效應」);「超額比序」的壓力將永遠難以化解。而不論是「高中職均優質化方案」,還是「國中生適性輔導方案」及「高中職就近入學方案」,都必須藉著12年國教政策的持續投入資源,才能逐漸產生效果。現在一味要求「不得超額比序」,將顯得有點「不知民間疾苦」!那麼,要投入的資源具體是多少呢?去(100)年9月行政院核定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實施計畫〉中可以看到,「高中職優質化及均質化」方案,100年度的法定預算已達36.7億,102年至104年度,每年更平均增為50億;而「國中生適性輔導」方案,100年度的法定預算12億,102年至104年度,每年也平均增為21億。可見,此二方案皆需要龐大的資源投入。再者,如果從12年國教的重要目標「促進教育機會均等,實現社會公平正義」來看,高中職的均優質化絕對是一項核心的工作。除此之外,另外兩項工作也相當重要:一是弱勢者的學費補助,二是弱勢者的補救教學;前者在於解決「社經弱勢學生被迫就讀私校,卻付較高學費」的不公平,後者則在於解決「社經弱勢學生無力補習,學習起跑點永遠落後」的不公平。事實上,學者甚至指出:由於社經背景佳者有能力獲得校外補習,有較好的文化資本可以增進學習成果;因此,若只有學費補助,並無法有效解決社經背景所帶來的教育機會不平等,而至少需要搭配「對低社經學生的補救教學措施」(註)。可見,補救教學方案是12年國教不可或缺的配套。於是,有鑑於過去的補救教學方案(「攜手計畫-課後扶助」及「教育優先區計畫-學習輔導」)的成效不彰,教育部特別在12年國教配套之一的「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補救教學實施方案」提出改進計畫,包括:擴大補救教學對象、研發補救教學教材及檢測系統、建立督導機制、提昇補救教學師資等等;甚至,檢討之前「課後補救教學」的成效不彰,教育部也規劃「仿特教資源班」的「於一般上課期間抽離班級」的方式進行補救教學。據教育部自己的估計,上述計畫一年將增加15億的開支(若師資由「鐘點教師」改為「編制教師」,將不只此數);而這還不包括對高中職生的補救教學!然而,以上的重要工作(補救教學、高中職均優質化等),卻有可能在「全面免學費」的政策下被完全葬送!事實上,民國96年規劃的「12年國民基本教育」原本只補助弱勢學費,重點是對經濟弱勢子女,就讀於非自願就讀之私立學校給予學費差短補助;但到了100年版,學費補助變成二階段,第一階段(100學年~102學年)為「加額補助弱勢學費」,包括:1.家戶年所得114萬元以下公私立高職(含五專前三年)學生免繳學費,以及2.家戶年所得114萬元以下私立高中學生比照公立學校學費。第二階段(102學年起)卻一躍成為「全面免學費」──只要國中生願意升學,不分公私立,不論高中職,通通免學費。更嚴重的是:完全不排富!於是,光是補助高中職學費,100年~102年每年分別為120億到144億不等;而103年更將暴增到178億,104年甚至到210億;造成教育經費受到嚴重排擠,也大幅超出去(100)年底教育經費編列與管理法修法增加的200億額度。據估計,103年因為「全面免學費」政策,全國教育經費將出現66億元的巨大缺口!試問,這個缺口是要由行政院另外籌錢彌補?還是要教育部內部勻支?還記得去(100)年3月,行政院舉行開春第一次院會,通過了「5歲幼兒免學費」及「高中職免學費」兩個方案,但卻要求教育部從現有預算中自行勻出25.4億元推動高中職免學費;以致爆發「12年國教經費跳票」的新聞事件,引來民間一片撻伐之聲。展望未來,國家經濟成長率持續下滑,稅收有減無增,而政府舉債逼近破表……種種跡象都在告訴我們:「12年國教經費跳票」事件恐將重演!到時候若要求「教育部內部勻支」,則依照公共選擇理論的判斷,較無利益支持者的「補救教學方案」和「高中職均優質化方案」,恐將成為第一個犧牲品。(高雄市教師會教育政策中心主任、台灣公共化協會成員)註:施祐吉、黃毅志(2009),《從教育社會學的觀點檢視12年國民基本教育政策》,教育政策論壇,12卷3期,35-64。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