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南海衝突難免,兩岸反將好轉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2.09.06 00:00
9月4日,太平島海巡署駐軍執行實彈操演,以敵軍意圖登陸作為假想,並以建制武器對海上目標猛烈射擊。這是50年來太平島首度公開實彈射擊。 台灣在太平島防務轉趨積極,主因是近年來越南不斷入侵南海諸島,目前已經佔領29個島礁,而且還得寸進尺,不斷對外進行侵擾,總計2011年侵擾高達106次,2012年至今也侵擾超過60次,方式包括船隻闖入、戰機偵巡、佈署監控、軍事演習等等。更嚴重的是,越南最近在距離太平島只有13公里的敦謙沙洲大舉施工,碼頭至少停靠7艘艦艇,駐軍已有百人,島上布滿針對太平島的偵察設備。8月台灣海軍開始在太平島建設四○高砲陣地,也始終有兩條越南偵察船停泊在太平島兩端海域,監控我方施工。 南海兵家必爭,中美較勁檯面化 近年來,越南大舉挺進南海,原因有四: 一、南海石油儲藏豐富,使南海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美國保守估計,南海石油儲藏至少有280億桶,中國更認為高達2000億桶,面對油價高漲的全球趨勢,南海自然成為周邊國家的覬覦目標。 二、中國把南海提升為核心利益,強勢擴張海洋領土,使南海周邊國家急於加入美國主導的「防止中國坐大」佈署。 2010年3月,中國幾乎是在無預警的情況下,由國務委員戴秉國、外長楊潔箎對美國副國務卿史坦伯格等人,首度宣稱「南海是中國的核心利益」,把南海拉高到類似台灣、新疆、西藏等無從妥協的神聖領土地位。 中國對南海主權的強硬表態,早已有跡可循。2009年2月,菲律賓突然宣布將南海部分爭議島嶼劃歸領土,中國立即派出三艘漁政船進駐西沙海域。同年3月,美國海軍監測船在海南島南方海域遭到五艘中國船艦圍堵,美中兩國互相指控違反國際法,中國擴大海洋領土的作為已經浮上檯面。 面對中國擴大海洋領土的決心,美國也不甘示弱,在2011年11月由美國國務卿希拉蕊高調宣布美國將「重返亞洲」。隨後歐巴馬也首度出席東亞高峰會,強勢表態美國將介入南海的海上安全議題,直接挑戰中國的南海主權立場。 進入2012年,美國的太平洋軍事佈署更加明朗,先後在澳洲、越南、菲律賓強化軍事合作。6月29日,美國更主導22國環太平洋聯合軍事演習,是1971年首創以來的最大規模,太平洋周邊國家只有中國大陸和台灣被排除在外。美國國防部長潘內達(Leon Panetta)更公開表示,美國將推動「亞洲再平衡戰略」,未來8年,將把60%的美國海軍佈署到太平洋地區,對抗中國日漸增加的影響力。8月3日,美國國務院針對中國在東沙設立地級三沙市和警備區,首度譴責中國對南海採取挑釁行動,中國也立刻傳召美國大使表達抗議。 原本忌憚中國崛起的南海周邊國家,也順勢隨著美國「重返亞洲」的新國際形勢,積極表態發起挑戰中國行動。例如4-5月菲律賓不斷向黃岩島出動船隻,干擾中國漁船作業。5月25日,東南亞國協完成「南海行為守則」草稿,國防部長會議誓言將根據聯合國海洋公約,不承認中國提出的「九段線」地圖。6月25日,越南空軍首度派出蘇愷27戰鬥機,飛往南沙執行偵察任務。8月上旬,越南公布南沙駐軍照片,不但安裝魚叉天線偵察系統,還在附近海域鋪滿反登陸障礙柱,積極建構石油探勘工程。 越南轉移國內矛盾,利用兩岸矛盾進逼太平島 不過,爭取石油資源,利用親美制中,只是越南大舉挺進南海的國際背景,越南在近幾年格外冒進,其實還有不可告人的國內因素。 三、以總理阮晉勇為主的越南當局,刻意拉高南海對抗,點燃越南民族主義,以便轉移經濟惡化和共黨內鬥的政治矛盾。 越南經濟已經愈來愈嚴峻,人民生活普遍困難,頗有一觸即發的統治危機。2011年越南通膨率飆破20%,是2008年以來的第二次物價飆漲;儘管2012年稍有回跌,仍屬全亞洲最高的通膨國家,導致無數企業破產、房地產崩盤、銀行和國營事業的壞帳暴增、人民就業困難、痛苦指數飛漲。 經濟情勢惡化,引發越南共黨的路線鬥爭,其中以總理阮晉勇和國家主席張晉創的權力競逐,最引人矚目。國家主席張晉創打出「反貪汙運動」訴求,呼籲全黨正視高層的貪腐問題。2012年8月,越南金融大亨阮德堅突然因為「涉及非法商業活動」被捕,導致越南股市連續兩天暴跌6.3%。越南央行為了防止銀行擠兌,還因此向銀行注入5兆越南盾,作為支援流動性的緊急措施, 阮德堅是總理阮晉勇的長年好友,是越南第四大銀行亞洲商業銀行的創辦人,同時也是越南人最熱愛的河內足球俱樂部主席,是越南最富有的30個家族之一,還曾擔任國會副主席,外界盛傳他和阮晉勇女兒有生意往來。 然而,阮晉勇連任五年總理,政治勢力早已盤根錯節,並不可能因為阮德堅被捕就立即垮台。大權在握的阮晉勇,為了轉移人民對內政的不滿,因而訴諸南海冒進,試圖經由挑動越中矛盾,激起越南民族主義,以便同時鞏固權力和轉移焦點。 四、越南利用兩岸矛盾,單挑台灣,避開中國。 不過,即使有「美國重返亞洲、防止中國坐大」的國際形勢,越南並未以中國為挑戰目標。畢竟,儘管中國強調南海主權,實際上卻只控制7個微不足道的島礁,真正堪稱南海要塞的太平島,長期都由台灣控制,形成中國在南海「有實力、無基地」,台灣在南海「有基地、無實力」的弔詭。對越南來說,「單挑台灣、避開中國」顯然是最佳戰略,只要兩岸不聯手,越南就能保持進退自如的戰略優勢。 太平島雖為南海最大島,面積卻只有0.49平方公里,由於地勢平坦,加上距離台灣將近1600公里,距離越南只有600公里,原本就是易攻難守,但在南海諸島之中,只有太平島有淡水,最適合成為營運據點,註定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太平島山雨欲來,啟動南海博奕 綜合上述,由於南海發現巨量油源,加上美國重返亞洲佈署圍堵中國,加上越南亟需把國內矛盾轉移對外,再加上太平島位置優越卻易攻難守,越南早晚將侵擾太平島,幾乎已經無可避免,差別只在於衝突規模和衝突方式而已。 弔詭的是,在背後虎視眈眈的中美兩大國,儘管不希望爆發南海大戰,卻很期待太平島爆發局部衝突,尤其是台越之間的局部衝突,以便順勢找到介入南海的正當理由。以中國為例,為了避免坐實「中國威脅論」,並顧慮到兩岸和平發展,並不方便強勢介入太平島,但只要台越爆發衝突,中國就能以維護兩岸共同主權的姿態,成為中華民國的堅定盟友。 美國處境也很類似。儘管美國在2011年宣稱將介入南海安全議題,2012年也表態支持東協的「南海行為守則」,但只要南海沒有爆發明顯衝突,美國也很難以仲裁者身分要求介入。美國對台灣有安全承諾,近年來也和越南建立軍事合作,台越一旦在太平島爆發衝突,美國必將成為雙方可以共同接受的調停者。 三股力量分進合擊,交錯促使台越走上南海衝突的不歸路: 一、越南為了確保油源,轉移國內矛盾,遲早必將對太平島發動攻勢。 二、中國希望越南先動手,藉此擺脫中國威脅論,促成兩岸順勢聯手。 三、美國希望台越衝突,使自己成為台越最佳調人,成為南海仲裁者。 也難怪台灣海巡署在太平島實施實彈射擊之後,屬於人民日報分支的「環球時報」,會寫出「為台灣的南沙太平島軍演鼓掌」社評,表面上是為台灣維護兩岸共同的南海主權喝采,其實更希望台灣要堅守強硬路線,繼續與主動挑釁的越南周旋到底,才能使大陸找到正當介入太平島的理由。 保釣與太平島危機,意外促成兩岸好轉 弔詭的是,台灣接連面對保釣與太平島危機,陸續面對台日與台越之間的攤牌,反而意外促成兩岸關係的好轉。原本台灣拒談兩岸政治議題,導致大陸對馬政府痛感失望,如今卻因為兩岸在釣魚台和太平島具有相通的主權立場(儘管仍是一中各表),竟導致原本橫梗在兩岸之間的國家認同矛盾,得到微妙的化解。 儘管在表面上,不管是台灣外交部或陸委會,仍然堅持「不與大陸聯手」的兩岸分治立場,但釣魚台(台日)和太平島(台越)的主權之爭,必將把台灣拉回到中華民國的歷史主權論述,在這種歷史觀點下,中華民國與中國大陸的歷史淵源,必將得到更強的聯繫。中華民國不可能只等同於台澎金馬,否則將無從申論中華民國擁有釣魚台和太平島主權。 這種有關兩岸主權的歷史聯繫,正是中國大陸最歡迎、馬政府刻意迴避、民進黨最反對的兩岸論述。為了確保釣魚台和太平島領土,民進黨的處境顯得特別尷尬,畢竟在國際法理上,如果不納入中華民國的主權論述,恐怕很難論證台灣擁有釣魚台和太平島領土。 儘管兩岸仍然各表一中,但隨著兩岸在保釣和固守太平島的分進合擊,以及默認兩岸具有相通的歷史主權論述,卻使馬政府原本外弛內張、「只談經濟、不談政治」的兩岸關係,得到新的政治融冰契機,未來如果兩岸為了強化東海或南海安全,因而啟動軍事互信機制的政治議題談判,恐怕也不令人意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