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鹹豬手 走路工 麻疹

共誌:共國際--世界小姐與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上)

立報/共誌 2012.09.04 00:00
撰稿/馮凱亨所有國家,都是同中有異,委內瑞拉獨步全球的表現,有三。一是1975年創設的El Sistem,直接翻譯是「系統」,實際是「社會行動音樂」,通過(古典)音樂的推廣及其教育,正面變化中低階層青少年的生命軌跡。由於成效良好感人,不但拉美鄰邦仿效,海外許多國家包括北美西歐,無不交相讚譽。另兩個特殊之處是,委內瑞拉「盛產」世界小姐,委內瑞拉也在建構「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地球小姐」(Miss Earth)的選拔雖然資淺,2001年方當起步,但提倡環境保育、減量消費的意識,讓人對這個後起之秀肅然起敬。迄今11位地球小姐,分佈均勻,亞洲、非洲、歐洲、北美與南美都有,委內瑞拉拔得頭籌一次,不算突出。不過,眼光如果放到另三個歷史悠久的選美大會,委內瑞拉就顯得鶴立雞群了。無論是英國倫敦作為基地,起自1951年的「世界小姐」(Miss World);或是美國的「環球小姐」(Miss Universe, 1952);還是基本上都在日本舉辦的「國際小姐」(Miss International, 1960),委國剛好都取得6年次的后冠,累計18次,遙遙領先亞軍的美國(13次)。舉世第一的選美成績順應了主流價值,是對資本主義體制的臣服;何況,風風光光的選美,突出委國僅佔21%的歐裔子女,形同黯淡了絕大多數的人口。所幸,委內瑞拉另有一項世界記錄,恰巧相反,它逆流而上,在冷戰結束、實存社會主義陣營潰敗、歷史號稱已然終結二十餘年的當下,委國宣稱其現在與未來的行進方向,就在建構「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兩種對立的世界第一,同時存在於委內瑞拉,關鍵人物是雨果‧查維茲(Hugo Chavez)。委內瑞拉的二月事件1940年,委內瑞拉晉身世界最大石油輸出國,到了1970年,沙烏地阿拉伯方始取而代之,委國目前仍位居第五大。1958年,委內瑞拉兩大政黨談好條件,輪流作莊,就地瓜分石油富源。這個「民主約定」的代價是選舉有名無實,持續40年。1983年2月油價大幅下跌,經濟活動快速滑落、貨幣貶值,貧富差距急速惡化。1989年,委國政府接受「國際貨幣基金會」疏困方案的條件,財政緊縮、公共支出大幅刪減,民怨及隨之而來的抗議行動四起,軍警在2月27與28兩日鎮壓首都卡拉卡斯及近郊的人群,死亡人數低估是396人,但另有人認為超過3千。這次殺戮對於查維茲等年輕軍官是一大刺激,軍人保國衛民,現在槍口對內!三年後,又是2月,38歲、已是上校的查維茲發動政變,總統招降,他應允,但要求通過電視,向民眾講演。他說,起義的訴求雖然落空,但失敗「只是暫時」。一分鐘的號召,查維茲頃刻成為全國英雄,民眾對政治建制的不滿有增無已。11月底另一群軍官政變,再度敗陣。入獄兩年後,委國再次大選,新任總統以不再重返軍旅為條件,開監放人,查維茲回返政治圈,主流媒體少見聞問,地方鄰里小報及傳媒倒是甚為殷切,寄以厚望。此時,委國經濟情勢每況愈下,聯合國統計顯示,至1997年,也就是查維茲獲得推舉,代表新政黨角逐大位的1997年,人均所得已經從1990年的5192跌至2858美元,貧窮人口從1980以來也增加了17.65%,兇殺及其他罪案是1986年的兩倍,在首都一帶尤其慘烈。1998年底,他以56%選票當選總統。1999年,依舊是2月,查維茲就職,隨即史無前例地提出修憲公投之議,4月25日,88%民眾投票贊成;再過3個月,負責修憲的立委131席產出,其中佔人口1%的原住民取得5席次(3席是保障名額),參選的1171人雖有超過9成來自反對黨,支持查維茲的各種組合仍取得125席!8月3日修憲大會召開,12月新憲法公投,半數棄權,但投票者有72%支持。改革與反撲進入新世紀,查維茲政治支持度扶搖直上。2000年7月,依據新憲再選總統,59.8%選民力挺。現在,全國計已增加至165席次的立委、23位省長與337市長,其中,分別有104席立委、17位省長與約半數市長可以歸為查派。次年底,新政府創立49部法律並付諸執行。其中,《土地法》表明即將在2004年推動土地改革;《碳氫化合物法》阻卻石油公司私有化,另準備從2004年起,將石油營運商權利金從1%提高至16.6%(後來在2006年10月再提高到50%,在這段期間,台灣報端曾說〈委國搶油 中油擬訴諸仲裁〉);《漁業法》則有利於中小型魚戶或公司。三法的總合效應是,委國菁英優勢階層囊括數十年的經濟利益,有史以來首度遭到威脅。然而,菁英好日子過得久,無法認知,或是不肯承認自己過去一直享受優厚、但不公平的特權,他們反倒怪罪其實並不算激烈的矯正措施。2002年以後的動盪政局,根源在此。再次,又是2月,查維茲在25日任命國營石油公司PDVSA新董事會,一舉拔除霸佔該職務多年的傳統菁英,他們、PDVSA管理階層及外資的緊密臍帶,就此中斷。代表資方的總公會,原本就是先前執政半世紀、如今在野的政黨之入幕之賓,總工會CTV歷來也是親近PDVSA的舊董事會。現在,為了對付查維茲政權,算是閹雞工會的CTV逞其餘勇,不但不與資方衝突,反而合作無間,到了4月9日,更是罷工響應資方推倒查維茲的訴求! 情勢快速變化,新舊力量湧向大街,示威與反示威對峙僵持,一切悉如反政府派所設計的腳本,4月11日,政變如期登場,馬到成功。發動政變的人帶走總統,原已知情並穿梭其間的美國,現在很快地承認新的造反派,也就是與其關係良好的昔日菁英。他們非法「推翻」了民選政權,山姆大叔立刻認可其為合法政府。美國與這些菁英沒有想到的是,負責看管查維茲的低階軍官接獲親友手機來電,得悉了實情之後,他們拒絕將查維茲送出境外,更不肯加害。說時遲那時快,支持查維茲的總統府衛隊迅速表明,政變者若不離開總統府,他們將開敞大門,放入麇集的人群。未幾,政變戲劇化地失敗,查維茲返抵總統府。混亂中,17人喪命街頭,雙方人馬都有。政變前數個月,已經進入委內瑞拉拍攝紀錄片的愛爾蘭團隊,意外地忠實攝製了整個豬羊變色的過程,曾以《驚爆48小時》為名在公視播放。時代可能是進步的,1973年9月11日,智利軍事強人在美國羽翼下,派飛機轟炸民選的社會主義總統阿葉德(Allende, Salvador),政變功成而戕害千萬智利平民的往事,今朝不再能夠得逞。在野朋黨未因政變落空而退卻或遭重罰,他們逍遙法外,更不會因為失利以致「懷憂喪志」,反對勢力「不屈不撓」、繼續出招。以台灣或任何民主政體的眼光視之,應該都很難理解箇中緣由,是因為舊勢力的盤根錯節,太過深廣嗎?政變失敗八個月後,也就是2002年12月,他們號召總罷工,特別針對委國命脈石油業,與此同時,舊的統治階級要求查維茲辭職。最後,查派發起更大規模的動員,另一批基層石油工人登場,作為重要的委國經濟命脈之石油生產,這才得以局部運轉。在紛擾的罷工與反罷工過程,許多社區民眾與軍方人馬加入勤王陣容。有了這些協作,食品供應得以沒有停擺,為期九週的罷工終告崩盤。這次,再不懲處就是縱容,就是養虎遺患。查維茲上台以後,第一次,迄今也是唯有這麼一次整肅國營事業員工的行動登場,參與罷工的1萬8千名管理、行政及技術員工,請你走路。這場罷工在2003年2月告終,但反對勢力未被擊潰,在野勢力堅不雌服。不但頑強,他們更利用新憲法創設的罷免權,先訴求後行動,提出罷免總統的公投案。2004年8月15日公投的結果出爐:59%選民反對。第三次擊退舊勢力的查維茲毫不志得意滿,他在進取中鞏固成果。當年10月底,查派在地方選舉大有斬獲,攻佔省長21位,反對者只得2位,市長比例從5成增加到7成。11月,查維茲主辦高層工作坊,所有支持他的新科市長與省長齊聚討論後,聯手推出「新策略路徑圖」(New Strategic Map)。(明日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