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觀察筆記》告解的青春

自由時報/ 2012.09.04 00:00
傷口汩汩的滲著血,止都止不住。

回頭是岸?還是再回頭已百年身?

真的回不去了?

還是青蘋果的年歲都找不到絲毫的空間可以從陰暗角落伸展枝葉面向陽光?不能重新來過,在這麼年輕的人生一定要刷上灰色?

她的此後,不停歇的悔恨就是宿命?

學海雖無涯,唯勤卻是岸,但這位小女生的彼岸呢?

學校是講經說道的場所,一如牧羊人撫慰走失回家的小羊,不單是精神上的依靠,更是思想上啟蒙與蛻變的牧者。然而,如若學校不是有教無類,勇於春風化雨,能夠雕出朽木,挽大廈於既倒,師者,又怎能立碑銘石寫下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

傳正道,授課業,解開生命的迷惑,茫茫然漆暗前程,老師就像北斗星光指引方向,學校正是道場般在大千世界的繽紛中守護年少的心。

放下屠刀都可以立地成佛,失足竟要一輩子的在靈魂刺青,揮不去、抹不掉的不只有記憶,更有深刻到靈魂底層的創傷,一次、二次以及無數次的刺痛。

想要告解的青春,不能重來?(資深記者黃明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