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宅神 牛排 雞排

原視野:正視西拉雅族群的要求恢復族群身分的努力與訴求 上

立報/本報訊 2012.09.03 00:00
■謝若蘭每年的8月9日為國際原住民族日,但是在今年的那一天,不太有人關心西拉雅族要求確認原住民身分案被最高行政法院判決駁回。在判決全文22頁中,最高行政法院見解只有下列幾點:(一)最高行政法院認為本件爭議不能以確認訴訟處理;(二)最高行政法院認為正確作法如下:由原告向被告原住民委員會,申請依原住民族委員會組織條例第4條第6款認定身分。如經認定為原住民,原告再持證明到戶政機關辦登記,如不認定為原住民,原告再就該處分提起課與義務訴訟;(三)判決最後一句話「本件既不得提起確認訴訟,則兩造就上訴人是否具原住民身分之實體上主張,本院即無庸審究」為重要關鍵。換句話說,最高行政法院針對原告到底有無原住民身分,沒有做實體判斷,只是將這個議題又丟回原民會處理。事實上,有關西拉雅族的訴訟案,並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在台灣歷史上,族群身分的轉移,並非都源自血源性的,多半是政策性的,且具政治手段的。以平埔族群的例子來說,透過同化與便宜行事的手法,將族群「印記」悄悄的集體消滅掉,之後再以行政程序的疏失,演變成平埔族群之原住民族身分的消失,成為現代爭辯其是否具有原住民族身分上的「歷史上存在,但多數已被漢化」,「被承認平埔族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都存在,但卻難以承認其原住民地位者」的說法,拿來拒絕要求恢復原住民身分。西拉雅族群早在清朝時期就有紀錄,當代仍然有許多在各地所留下的平埔族群痕跡,包括地名、遺跡、部落等。近20年來學者專家們透過研究為西拉雅族群的存在發聲,不僅指出其是台灣歷史發展與各世代族群關係上的重要角色,當代田野資料與認同調查也多半反應出所謂「平埔族群已經漢化消失」是一種錯誤的說法,因為這些族群的子孫一直在台灣社會不同角落生存著,即使官方身分被奪去,但內心的「番魂」不曾失去過。若再加上從台灣原運歷史文件資料,可以證實就在全球第四世界紅權(red power)影響下,台灣原住民族運動興起時,所有「番魂」其實是一起被喚起來抗爭社會不公義的。舉例來說1991年的《創立台灣原住民族自治會籌備會宣言》中,早已列出平埔族為議會成員,為台灣原住民族之一,而近年建構的數位典藏珍貴史料中也出現「熟番」族人身影,這些也都在在證實平埔族群從來沒有在台灣原住民族運動中缺席過。噶瑪蘭、西拉雅、巴宰海、凱達格蘭等這些所謂的平埔族群,從早期原住民族權利運動時的參與就不曾缺席過的原住民族,經過長久以來的努力與奔走,卻只有噶瑪蘭族於2002年正名成功,獲得中央政府的官方原住民族認定。(下周續,作者為西拉雅族,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副教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