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吳茂昆 火彩虹 兒茶素

國搜連環錯 失事點搞錯 搜救飛錯

自由時報/ 2012.09.02 00:00
烏龍指令 搜救全做白工

記者花孟璟、洪毓勳/特稿

失事的大鵬航空BN-2航測機,昨天上午被發現在「拉庫音溪山屋」北側,自八月三十日失聯,今天上午九時卅四分一過,搜救的「黃金七十二小時」就畫下句點。但這次整體搜救行動卻荒腔走板,第一線救難人員在原始森林摸黑辛勞趕路,到頭來卻發現收到一堆烏龍指令,全做了白工。人為疏失使先前的救援形同空轉,寶貴的時間浪費流逝,在三千公尺高山無助待援的三名機組員,其生機會不會因而遭斷送?其責任該由誰負?

救難是否有效率,端賴資訊的蒐集與智慧的判斷,三天來救難訊息一再變化,一下子在花蓮八通關古道多土袞,一下子又在阿不郎山,最後才在中央山脈南二段的拉庫音溪山屋附近確認迫降;從花蓮到高雄的這個區域,直線距離雖僅數十公里,但熟悉高山環境的人都知道,兩座山近在呎尺,走路卻常需三、四天,尤其這區域溪谷橫切形成的阻隔,甚至可望而不可即。

民航局堅持依雷達光點座標

八月三十日上午失事以來,航測機緊急定位發射器發出十組定位紀錄,但民航局提供定位座標給搜救單位的動作並不明快,使黃金七十二小時流逝,也使幾批地面搜救部隊如「無頭蒼蠅」般,在原始森林中揮汗盲行!

而搜尋到失事飛機的,竟是民間「群鷹翔航空公司」,而非擁有更具空搜優勢的旋翼機(海鷗S-70C直升機、空勤UH-1H直升機)的國搜中心,更顯示空搜任務調配,可能有外人不知的問題!

大鵬的航測機失事後,記者第一時間得到的失事地點是在「花蓮、台東交界山區」,而民航局依國軍戰管雷達提供的雷達光點消失座標,卻指飛機失事點在日治時代八通關古道的「山陰、多土袞一帶山區」;為此,花蓮縣出動十四人重裝徒步上山,國搜中心調空勤直升機也上山尋找飛機殘骸,卻無所獲。

飛錯熱點 「不如自己走」

失事第二天(八月三十一日),民航局以高雄進場塔台提供的座標,修正飛機的雷達光點消失座標,位於「卓溪鄉阿不郎山西側」,花蓮、台東於是動員卅二人搜救隊上阿不郎山,這回卻鬧出直升機把人載去「太平谷營地」(南三段喀西帕南山南峰山麓),距「熱點」的步程至少需四天,只好昨天上午再派飛機上山接回人員,一來一往,又浪費掉一天!義消也痛批「不如自己從山下走上去」。

花蓮縣消防局副局長林建億說,直升機若不能放人在熱點附近,至少也應以馬西山的馬布谷山屋為據點;玉山國家公園遊憩服務課長邦卡兒分析,八通關清朝古道附近的公山稜線也是適合垂降的地點。明明有幾個較佳地點可降,卻選了一個要走四天的太平谷營地!

八月卅一日下午二時(失事第二天),花蓮縣消防局收到民航局「秘密關鍵傳真」,內為失事飛機於卅日、卅一日發出的定位座標。

這十點座標,第一組座標(8/30 9:34)位於花蓮縣可可爾博山北方,以及第二點(8/30 13:34)在新康山東邊二.三公里處,第三點(8/30 14:40)在拉庫音溪山屋西邊一.二公里的拉庫音溪谷,至第四點至山屋北邊(8/30 16:15)之後則幾乎重疊,可見在第四點之後已經確定迫降。

民間航空發現航測機機體

果然,民間「群鷹翔航空」昨天就在山屋北方灌木叢,發現航測機機體。

明明八月三十日,航測機就密集發出六個訊號,且座標都直指拉庫音溪山屋的北側,民航局、國搜中心若能早點完成聯繫,至少前天上午,花東山區天氣不錯,以S-70C海鷗直升機搜救能力,斷無找不到失事飛機之理,卻多拖了一天,才由民間飛機找到。

為什麼這十組發報座標,成了民航局「不能說的秘密」?甚至八月卅一日晚間,民航局接獲媒體詢問時,要否認這組座標的存在。

有消息說,第一時間提供飛機緊急發報器座標的,是日本防衛省,倘若屬實,就不難理解民航局「不能說」的原因。

雷達光點僅能當參考值

本來,雷達光點消失座標只能是「參考」用,因為只要雲層一低、或飛機高度降低,加上雷達「掃描一圈」的時間差,光點就可能消失,且光點消失不代表飛機就掉在該區域,除非是飛機撞山、或空中解體,否則在無動力狀態下,飛機仍可滑翔一段距離。

有網友就在登山專業網站「登山補給站」上質疑,「不清楚國搜是怎麼整合的?發現機體時,有了座標,直升機就應該要出動了,若無法吊掛人員下去,先空投食物、飲水到機體旁,怎麼還在用走的?將心比心我們永遠學不會,因為發生災難的不是自己的家人,高官就動動嘴巴而已,不會動心的。希望這三位平安,以及搜救人員大家都能平安一起返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