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沙烏地阿拉伯 義美 難民

楊雅喆透視傷痕 夢想展翼

自由時報/ 2012.09.01 00:00
記者鄒念祖╱專訪

楊雅喆的「女朋友。男朋友」講的是有緣無份的愛情,「我們都該有兩個情人,一個愛我的,一個我愛的。」桂綸鎂的林美寶、張孝全的陳忠良與鳳小岳的王心仁形成互補的三角,各有愛我的,也有我愛的。無論同性異性,男人女人,小一小二或小三,儘管不是最完美,也還是可以掌握釋然之後的幸福。只是在得到這個釋然前,得先經歷無數不堪與痛苦。

從4月開始跑了30幾場校園活動,到8月現身戲院參加40幾場映後座談,類似的問題楊雅喆已經回答了無數遍。無論是他的電影或是他說的話,總是可以讓深刻的人生體驗就這麼雲淡風輕鑽進人們仔細封藏到只剩一個小隙縫,但內裡無限巨大空洞的傷口。但他說:「每次上台講話,我的10個腳趾都焦慮地緊抓地面。」

不信算命 直覺反叛

他總提及父親是算命師,讓他從小看盡世間男女的感情糾結。「女朋友。男朋友」的監製、製片與導演有半年時間只穿紅、白、金三色,因為這是算過「艋舺」的算命大師指點的。不過楊雅喆說自己並不相信算命,「就因為爸爸是做這個的,所以有直覺的反叛」。

「算命可以解決一陣子的問題,但無法解決你這個人一輩子都沒有安全感的問題,許多人重複一直來,但那是心病,無法解決。」

拒絕繼承算命家業,又在理智上不相信算命的楊雅喆,剛入行當編劇時,也曾出於好奇無聊,給路邊的算命師算過。算命師鐵口直斷說他不能當導演與編劇,「不然你會瘋掉。」自認意志力堅強的楊雅喆依然鐵齒跟著易智言導演做電影,結果真的得了憂鬱症。

「除了這行,我也不知該做哪行?就算他準好了。」不像大多數的導演有著電影夢,41歲的楊雅喆,夢想其實是當家庭主夫,「我只要負責家務就好了,我不要煮菜,我曾經試過煮快一個月的菜,累到好想死。」

追尋夢想的自己

楊雅喆的父親在他高中時過世,大學時在水上樂園當救生員賺學費。他會整小朋友,騙他們說玩這個滑道會飛出去,或是告訴他們如果玩10次就可以換一瓶蘆筍汁,但玩一次至少就要排隊半小時。

他的第一部電影「囧男孩」也有這樣的小孩,騙子2號以為只要挑戰恐怖的滑道100次,就可以滑進異次元。阮經天飾演長大後的騙子2號,在水上樂園當救生員,早已忘了這個傳說,直到某個跟他當年一樣固執相信的小孩出現,才讓他想起那個與好友一起追尋夢想的自己。

「女朋友。男朋友」其實是楊雅喆拍來安慰朋友的,「知道了很多朋友的秘密,無法告訴他們怎麼做,只能讓他們知道,我了解他們的感受。」無論是「囧男孩」或「女朋友。男朋友」都可以看到片中角色燃燒生命的執意追求,觀眾則像算命師,明知這些既聰明又固執的角色不會因為浴火就變成鳳凰,但也只能流淚看他們奔向宿命。

不認命賭一把

就像楊雅喆很不滿意自己的命是「寒霜採樵草」,「天寒地凍,大家都在家裏休息,我卻要去外面採樵草!」明知當電視導演可以一年賺進200萬,2008年以「囧男孩」一起與「海角七號」登上首波台片復興浪潮的楊雅喆,沒有去拍電視,熬到2012才又推出「女朋友。男朋友」。楊雅喆說:「我也只能安慰自己,萬一採樵草時挖到靈芝,我就可以吃3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