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艾索拉的越南故事 撫慰哀傷年代的《旱‧雨》

舞台上一律是素樸的。 老實說,這是一件讓人很有壓力的事,就像把頭髮整個往後梳攏,露出一張輪廓清楚,無所遁形的臉,本來可以以藉由化妝、髮型去掩蓋跟閃避的部分,全都清楚逼現。艾索拉舞團此次來台演出的《旱‧雨》,就是以這樣無可迴避的姿態講述關於越南的身世。 開場時背景是一列墨色山巒層疊,舞者以人形立牌遮擋著在朦朧的紗幕裡現身。紅河三角洲傳統音樂使用下,以打擊樂器與弦樂營造出歷史長河般悠遠的情境。沉緩且節奏清楚的樂音,讓舞台上十幾名身著越南傳統服飾的婦人,彷彿身處某種肅穆的儀式或祭典中,集體又個別的,以時而沉靜時而激烈的肢體,傳達了在苦難年代中女性的處境,又如同越南那段殖民歷史與戰爭記憶的隱喻。 地理上台灣與越南不算遠,但對這個國家我們了解卻很有限,也許我們從電影《天與地》或《沉靜的美國人》等西方觀點理解越南的過去,我們從台越婚姻的現象想像越南的現況。一個自己國家的故事如果透過他者詮釋,難免有種街談巷議的帶著某種猜測與扭曲之嫌。 編舞家艾索拉從自身的血液裡淘洗出對越南最深切的觀察與關懷。節制的使用符號,邀請曾經上前線唱歌撫慰傷者的越南婦人擔任舞者,沒有專業舞蹈背景訓練,卻透過攀附著自身多年的記憶,以肢體傳達出對越南歷史與文化的安撫與情感。當她們手上展示著一張張尺寸不一的亡者遺照,直伸向觀眾面前,像是逼使人們不得不去面對我們曾經因為戰爭衝突所付出的代價,是如何的無可挽回,而這樣的無可挽回如何遺留下無言又凝重的哀傷。 《旱‧雨》不難,但需要靜下心來,其實就是預備好聽故事的心情,然後坐下來,燈暗,一切就開始了……。
新舞風2012 越南艾索拉《旱‧雨》網路贈票活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