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西南風 情竇初開 倫敦地鐵

導演楊雅喆反旺中 不擔心電影宣傳

自由時報/ 2012.08.31 00:00
記者鄒念組/專訪

最近的文林苑、反核、反旺中與華隆勞資糾紛,都可以看到「女朋友。男朋友」的導演楊雅喆到場力挺或在臉書發言。但楊雅喆與戴立忍一樣,不認為自己熱中社運,只是很習慣就會看到這些不公不義。他說:「我去抗議場合也都站得很外圍,只是想讓群眾看起來多一點人而已。」

中正紀念堂學運入戲

楊雅喆的「女朋友。男朋友」不只是一部讓觀眾流淚洗滌感情傷口的電影,它更是台灣第一部觸及90年代中正紀念堂學運場景的電影。片中角色的成長與愛情,呼應著台灣從戒嚴到開放的社會脈動。

楊雅喆是讀人間雜誌長大的,雜誌在他大學時停刊,爸爸已經不在了,他再窮還分期付款買下整套雜誌收藏。人間雜誌都是社會議題,走過那個年代,很難不對社會議題敏感。

畢業於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的楊雅喆認為媒體托拉斯原本就有問題,他並不在意旺中集團大做黃國昌疑似買通走路工,因為學者有能力對抗。但旺中控告學生就讓他覺得「太囂張」。

反旺中號召萬人被告團

楊雅喆在電影上片時反旺中,在臉書發文,號召組「萬人被告團」,警告旺中「不信邪就來試試看」,讓宣傳團隊非常緊張。「我敢在臉書寫,就敢在其他地方講,否則不是俗仔嗎?如果我要擔心影響這部電影的宣傳,那我沒片子的時候難道要擔心下一部電影的宣傳?那我不是什麼都不能講了?」

只是「女朋友。男朋友」對學運場景的處理,卻也是遭到最多批評的地方,只碰觸到表面,可惜了他的宏大企圖心。

電影學運場景只碰觸到表面

「女朋友。男朋友」的王心仁在高中對抗單一一個專橫的教官,上大學在廣場爭取是空泛的「民主」與「自由」口號,被退學去當兵的理由也與學運無關,看起來就只是為反抗而反抗。

實際上國民黨的控制比電影中更綿密且細膩,如果想上大學,就是要把你不相信的「三民主義」背得滾瓜爛熟。當時的大學生為了「反刑法100條」、「大學自治」、「反萬年國會」與「總統直選」被憲警追打或抬走,登上黑名單在當兵時被整。這些訴求從當年的大逆不道,變成現在的理所當然。如果沒有呈現學運青年的勇氣、理想與犧牲,到了中年的妥協與同流合污,也引不起太多喟嘆與感傷。

90年代學運風 讓民主生根

楊雅喆說:「國家民族大義對我來說不重要,時代背景是後來才加進去,因為片中角色的愛情與社會的發展是同步的。他們高中時沒有愛情,沒有自由,所以大家拼命要。大學時有愛情了,但也開始有慾望,開始往下沉淪,就像有一陣子台灣社會是很茫然的。阿扁曾讓我很傷心,但也因為有他們在90年代的爭取,現在的小朋友,才知道可以脫裙子追求自己的權利,也才有電影一開頭的那場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