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咄咄集:高樓上的風景

立報/本報訊 2012.08.30 00:00
■吳忠泰兩年半前搬到這棟已完工14年的大樓,不料當月下旬,對面荒廢已久的空地突然開挖,從此深挖高築,一棟號稱經典之作的百米華廈逐日長成。

眼前的施工,究竟是富豪投資夢或是建商搏命一賭,我不想理解,真正吸引我的是各類工匠前後簇擁進入工地的身影,其中最令人動容的首推鷹架工。

農曆七月初九,工程已進入尾聲,鷹架拆除進行到我家的正對面,我幾乎整天盯在落地窗前,看著他們一層一層解離這些陪房子長大的工作架。專注的我仿彿變成他們的一部分。

要說枯燥,鷹架零件主要就是水平踏板、門形支架、交叉連桿和樓梯四種,拆除之後就剩垂吊和堆疊而已,看起來技術不難,但是任誰都知道最大的問題在風險和膽識,離地幾十米,在60公分寬的空間內走動和工作,轉身、分解、搬物,時時刻刻是危機,根本不是稍高的薪資可以平衡的。

上個月拆大樓側面鷹架時,早上碰到烈日,下午卻是暴雨,他們完全無視氣候的劇烈變化,照樣從早上8點到下午5點,除了中午一個半小時的大休息及上下午各一個小休息之外,所有人都是分秒必爭,卻又要和其他夥伴緊密搭配。

心理學上的鷹架理論是指老師和父母要適時進退,要陪伴孩子成長,卻又不要成為孩子的包袱,在該隱退時就要拆除自己。衡諸鷹架和鷹架工的角色,果然只是屬於華廈能成型的一部分,但是在華廈快完工的階段,所有人包括園藝部分的工人,都會希望它早早撤離,他們轉往別處,將拆解的零件重新組合,陪伴另一個大樓的成長。

我不願渲染他們的心情,我也相信能吃這口飯的就是有這個膽,但是勞委會的數據告訴我們,包含各種橋樑作業在內的鷹架支撐架作業,去年有數量驚人的工人因而死亡,為營造職災的最主要項目,你在高樓上的流眄,對絕大多數鷹架工而言,是過於奢侈的享受;對於失足的鷹架工,這樣的風景也不足以成為魂歸離恨天的供品,天地旋轉或者直落地前的驚嚇,無論如何都使靈魂無法安息。

有人說:敦煌石窟是一群流民奴隸共同獻身的豔麗之夢,鷹架工之於豪宅不也如此。行政院勞委會8月底公告,將自民國102年1月1日起,正式要求優先從50米以上建築及20億以上的公共工程的鷹架品質,適用CNS4750國家標準,以減少工安意外,這距離這項國家標準的頒布,已超過30年!即使如此,上述優先工程中的建案才佔每年全國建案比率不到1%。

台灣奇蹟是這樣來的。(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副理事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