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企鵝家族 海螺館 恐怖情人

加強國家監管能否拯救困境中的俄氣公司?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8.30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目前面臨國內外市場份額下降、擔負巨額項目開支的困境。為此,俄羅斯政府計劃加強對公司投資計劃的監管,而這離去年官員告別該公司董事會剛一年時間。

加強國有監管

俄羅斯多家媒體昨天報道稱,政府正在研究成立天然氣工業公司董事會下屬的戰略與投資委員會、由政府官員擔任委員會成員的問題,已經就此問題在8月16日召開了會議。經濟發展部副部長謝爾蓋·別利亞科夫寫給政府的信中稱,天然氣工業公司需要通過改善投資計劃質量和管理效率來提升集團公司的運營效率。為此,他請政府下令,允許經濟發展部和能源部制定文件,規定天然氣工業公司需要同這兩個部門協商投資計劃。聯邦物價局和反壟斷局也支持這一建議。目前,天然氣工業公司的投資計劃不必經政府批准。

但這種做法原則上與前總統梅德韋傑夫要求官員退出國有公司董事會的指示矛盾。他曾要求副總理、聯邦部長和其他聯邦官員和總統辦公廳職員在2011年10月1日前退出國有公司董事會。2011年夏天,時任能源部長謝爾蓋·什馬特科和經濟發展部部長埃利維拉·納比烏琳娜告別天然氣工業公司董事會,由哈薩克斯坦國家主權財富基金“薩姆魯克-卡澤納”總裁鐵木耳·庫利巴耶夫和國民經濟與政府管理學院院長弗拉基米爾·馬烏接替。

唯一例外的是前第一副總理維克托·祖布科夫。他一直擔任天然氣工業公司董事會主席,也是負責與天然氣出口國論壇合作的總統特使——他沒有在俄羅斯新一屆政府中任職。俄羅斯政府此前表示,這是梅德韋傑夫做出決定。媒體消息人士說,這是出于普京對祖布科夫的信任,“沒有改變的必要”。

天然氣工業公司董事會目前只下屬有一個審計委員會。在2008年之前還有評估委員會,其主席是時任經濟發展與貿易部部長的格爾曼·格列夫。但顯然,梅德韋傑夫領導的政府准備通過這種機構加強對天然氣工業公司的控制。

公司的困境

目前,天然氣工業公司正面臨國內外市場的壓力,還承擔有巨額的投資計劃,這是政府計劃加強對公司戰略與投資監管的主要的原因。

天然氣出口給該公司帶來了四分之三的收入,主要面向的是歐洲市場。但天然氣工業公司在歐洲市場正面臨應供過于求的壓力,其市場份額最近一直在下跌。而且,這種趨勢可能還會持續好幾年。

2006年,為了整頓天然氣出口秩序,天然氣工業公司獲得了俄羅斯天然氣出口壟斷權。但2009年之後,卡塔爾、阿爾及利亞等國增加了對歐洲的液化氣供應,其價額低于天然氣工業公司的長期合同價格。在競爭條件下,天然氣工業公司不得不接受歐洲用戶降價和修改價格公式的要求。而且,由于頁岩氣革命在美國的實現,美國有望從天然氣淨進口國轉變成出口國,那時候,歐洲天然氣供應量可能更多。

今年3月,時任能源部副部長的謝爾蓋·庫德里亞紹夫曾表示:“我們正在修改(同歐洲客戶)現有合同的條件,包括納入現貨價格。我們自己促進了這種競爭的發展。歐洲人控制了天然氣需求,但我們未能控制供給。這樣,市場過度飽和,導致了對我們有害的價格差異。在這種條件下,我們的行為是不系統的,混亂的。”

另一個問題是天然氣工業公司在俄羅斯國內市場的潰敗。目前,獨立生產商在國內市場的份額已經達到25%,而且還在增長,這主要得益于優化開支和更好的市場營銷戰略,天然氣工業公司的傳統份額正在被蠶食。

比如,8月24日,E.ON俄羅斯公司董事會批准同獨立天然氣生產商諾瓦泰克公司(NOVATEK)簽署為期15年的天然氣供應協議。E.ON稱,此前同天然氣工業公司的合同已經到期,諾瓦泰克公司在潛在供應商中提供了“最優厚的條件”,這不僅是價格,也包括針對E.ON俄羅斯旗下發電站的天然氣供應條件。俄羅斯媒體稱,新協議大約為每年70億立方米,合同總額大約為6500億盧布。

這已經不是天然氣工業公司第一次敗退。2009年,統一電力系統國際公司轉向諾瓦泰克採購(140至150億立方米)。2011年2月,該公司還同秋明英國石油公司簽署了購氣協議。除了發電企業,諾瓦泰克公司還在加強同企業工業企業的市場營銷工作,部分冶金企業和化肥生產商也開始轉而同他們簽署天然氣採購合同。

在國內市場,天然氣工業公司的困境還在于,俄羅斯政府認為,獨立天然氣生產商應該得到發展,需要競爭。但是,天然氣工業公司的很多國內合同,其價格受政府管制,不僅無法漲價,還需要給予一定的折扣和優惠。而且,政府還准備提高天然氣工業公司的稅負,這又將是額外的開支。

此外,天然氣工業公司未來幾年還需要投資包括諸如南流管道這樣的巨額項目。該管道是為了繞過烏克蘭建設通往歐洲的管道,項目造價可能達到250億歐元。很多專家認為,這種開支是不合理的,市場已經飽和,對歐出口不可能大幅增長,俄羅斯建設的管道只是為了停止通過烏克蘭供氣(或者僅僅是威脅這樣做)。普京和梅德韋傑夫都要求加快管道的建設。天然氣工業公司還在籌備索契冬奧會方面有巨額開支,以及地方燃氣化的項目。

在開採項目方面,天然氣工業公司也存在問題。該公司剛剛宣布暫停同法國道達爾聯合開發的什托克曼氣田項目。此前,挪威國家石油公司已經宣布退出這一項目。天然氣工業公司昨天解釋說,暫停項目的原因是開支巨大。

效果如何?

考慮到這些問題,俄羅斯政府認為需要對天然氣工業公司的戰略和投資進行監管,以提高管理質量。但這種做法本身的效率就存在疑問。

實際上,在官員告別國有公司董事會之後,這些公司的運營並沒有變得更好,而官員重回公司也未必能夠提高運行的效率和透明度。對于天然氣工業公司這樣的大型國有集團,一方面,成立審查天然氣工業公司投資計劃的委員會能夠加強政府對公司投資的監控,官員參與討論項目也可能有助于公司獲得政策方面優惠,促使政府取消提高稅負的決定。但另一方面,官員參與委員會勢必增加行政審批過程,導致本來就擱置的投資計劃再次延誤。

對天然氣工業公司的投資戰略進行監督曾經有過先例。2010年,時任總理的普京要求公司節省開支。但天然氣工業公司表示,同外國同行相比,其開支並不算大,甚至還有些低。最終,這種監督就不了了之。而且,該公司的很多投資項目是按照俄羅斯當局的政治目的實施的,投資巨大但產出甚少。

因此,針對該公司困境的最好做法是加強公司內部的管理效率和決策機制,以能夠迅速應對國內外市場的變化,而政府的外部監督難以起到根本性的作用。一些專家認為,提高效率的最好方式是對公司進行分拆或者私有化,但是,對于具有政治意義的天然氣工業公司來說,這基本是不可能的。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