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無理收容 移民工權益倒退嚕

立報/許純鳳 2012.08.28 00:00
【記者許純鳳台北報導】「無理收容,侵犯人權」、「新法漏洞,人權倒退嚕」台菲友好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世新大學移民研究與發展中心等人權團體28日集結在移民署門口,手舉標語嘶吼,遞交陳情書給移民署代表,呼籲政府正視外國人收容制度及相關法令,避免更多外國人受害。同一時間,菲律賓、香港人權團體也前往當地的台灣辦事處抗議,另有將近60個人權團體傳真陳情信給總統馬英九,聲援Helen。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夏曉鵑、台菲友好協會及數個民間團體,28日在移民署前遞交台灣收容程序漏洞的抗議書。 (圖文/姜林佑)人權團體的抗議行動是為了聲援一名菲律賓移工,她因涉案而被收容在新竹收容所長達4個月,最後被簡易判決服刑10個月或得以易科罰金。根據2011年12月修正的入出國及移民法第38條,凡是涉案收容人必須經由司法單位責付而收容,而經法院判決有罪確定者,其收容天數得以折抵刑期。然而,移民署卻未經司法單位責付,即逕行收容造成收容期無法折抵刑期。該名菲律賓移工原已準備相當於6個月的易科罰金,因為收容所方告知她,在收容所4個月的時間可以折抵刑期。然而,卻臨時被告知無法折抵刑期,使得她因無法繳交相當於10個月刑期的易科罰金而被移送至桃園女子監獄。為釐清外界對「以收容之名,行羈押之實」的疑慮,移民署去年修正「入出國及移民法」第38條,限制外國人收容天數最長120天,對於涉嫌刑事案件的外國人經司法機關責付而收容者,收容天數可折抵刑期。然而行政疏失卻讓新法的美意大打折扣,Helen便是一例。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點出,新法的原意在於區隔收容、羈押,收容的目的是遣送母國,而羈押的目的是調查案件;然而從Helen的案件來看,很顯然的,「移民署很習慣、很自然地在檢察官沒有責付的情形下,也幫檢察官把人留下來。」導致Helen被關在收容所長達4個月,又不能折抵刑期。為避免重蹈覆轍,廖元豪呼籲司法單位、移民署的權責應劃分清楚,司法單位倘若認為當事人必須配合調查,自行申請羈押。亞太移駐勞工工作團與國內外多個民間團體28日在移民署前,以行動劇表達對移民署及司法單位的不滿。(圖文/姜林佑)移民署主秘胡景富出面回應,當初收容Helen,「是為了確保她平安回到故鄉,和羈押無關。」亞太移駐工作團成員王慧儀難以接受這樣的說法,她表示,Helen被帶到收容所後,立即承認涉案,願意配合調查,倘若司法單位有疑慮,應當申請羈押,而非收容。王慧儀感嘆,從此事件可看出台灣政府不信任移工、移民,一定要先限制人身自由,再作後續處理,十分不妥當。記者會後,人權團體和移民署進行協商,王慧儀轉述移民署說法,針對Helen一案,移民署承諾繼續和檢察官協調,清查收容所內是否有類似Helen的案例。人權團體盼望移民署釐清自己的角色,清楚認知收容不是為司法單位羈押犯人,而是將當事人遣返回母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