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俄羅斯屠狗人沒有夢魘(二)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8.28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阿列克謝·葉廖緬科

俄新社記者阿列克謝·葉廖緬科對俄羅斯街頭流浪狗、普通民眾、“屠狗人”與動物權益保護主義者之間的關系,以及相關問題進行全面調查後撰文《俄羅斯屠狗人沒有夢魘》,以下為文章第二部分。

畏懼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動物狂熱分子

斯維特蘭娜???洛斯(Svetlana Los)和她的朋友們都是動物權益保護主義者。有一天,他們在聖彼得堡監測到一個屠狗人,就“打了他一頓”。

她本想說屠狗人虐待流浪狗,但沒有這樣做。她激動的聲音略微發顫,指出:“即使你只是拿著電擊槍在他們周圍揮舞,這群膽小鬼也可能會尿褲子。”

屠狗人在提起洛斯的時候嗤之以鼻,除了謾罵,他們對她唯一可以公之于眾的定義是“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動物狂熱分子”。但是,洛斯這個飼養了10只狗、35只貓的動物權益保護主義者辯解道,“並不是因為我想要這樣”,她反駁自己是“狂熱分子”的這種說法。

“他們這群瘋子做的太過分了”,她狠狠地說道,“我們需要保護這些動物免遭人們的傷害。”

屠狗人被指殺害寵物、在居民區附近投毒陷居民于危險境地,以及直接虐待動物。網名是Dogmeat的男子承認,屠狗人的原則禁止他們做以上所有事情,但沒有辦法強制執行。

在Vredy.org網站上,一些用戶公然吹噓他們的屠狗成績。其中有一個人宣稱,他最近用異煙井毒死了1000多只狗。

流浪狗權益保護主義者——據社交網絡中的社交群體信息判斷,其中絕大多數是女性——做出了大量努力揭發屠狗人。她們通過篩查論壇上發表的個人信息,試圖挑釁屠狗人獵殺一些人的寵物,或者通過虛假的求救信息引他們出洞。

在過去幾年內,俄羅斯法院只有一起屠狗人被控的案例,6月份的判決結果以超出追訴時效結案。現行法律只認定,出于虐待意圖或是流氓行徑的的動物虐待行為,以及在未成年人面前實施虐待動物的行為是犯法的,而這幾乎是不可能証明的。最高懲處是判處兩年監禁。

但是,即使是隱私法,也無法阻止仇恨屠狗人運動在俄羅斯最大的社交網絡Vk.com上蔓延。社交網絡的屠狗嫌犯塗鴉牆上充斥著數頁以大寫字母打出的憤怒詛咒,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那些同意接受俄新社採訪的人拒絕提供他們的真實姓名,或者要求化名接受採訪。即便是溫和派的動物權益保護主義者也不得不採取匿名方式。例如,如果他們膽敢提及對流浪狗安樂死的想法,他們就會被同伴們所詛咒。

“無論是屠狗人還是流浪狗保護者,我們大家都一樣。我們都在同一件事情上變得瘋狂,只是角度不同罷了。”之前身為記者,而今在莫斯科郊區創辦私人流浪狗收容站的娜傑日塔???沃羅比約娃(Nadezhda Vorobyova)說道。

每個國家都曾這樣做

在絕大多數西方國家,流浪狗一般都會被安置在國家設立的流浪狗收容站,如果它們在幾周內無人收養的話,就會被實施安樂死。

實際上,大部分動物都會被安置在私人創辦的收容站里,而不是直接接受注射死刑。但人道主義的天堂並非永遠存在:例如,就歐洲而言,流浪狗在二戰結束後成倍繁殖,清除流浪狗行動一致持續到上世紀50年代末。截至1987年,英國曾對9萬只流浪狗實施安樂死。

流浪狗專家博亞爾科夫表示,蘇聯時期曾成立過一個專門機構,其任務是對流浪狗種群進行選擇性捕殺,沒有太多顧及人道主義。該機構當時使用的工具包括手槍和臨時毒氣室,但成效是--工作確實完成了。

但這個機構在1991年之後停止運行。自此,這個任務便移交至各地區執行。他們可以自由沿用老辦法,對流浪狗實施安樂死,或把他們送進收容站,要麼是試驗新的方法。

屠狗人Dogmeat說道,“在這個問題並不十分突出的地區,普通人不獵殺流浪狗。但在某些地區,這個問題就太讓人沮喪了”。

(未完待續)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