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共誌:第四期共消息

立報/共誌 2012.08.28 00:00
果果大戰啟示錄2012年四月到五月間,旺旺中時集團與壹傳媒集團公開互槓,利用旗下報紙、電視與網路的大量版面和時間互相攻訐、火力全開,可謂「(米)果(蘋)果大戰」。此事起因於壹傳媒旗下壹電視頻道欲在市佔率最高的中嘉有線電視系統上架遭拒,而旺中併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的申請案,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審議過程中爭議不斷,且被外界質疑將成「媒體巨獸」、「壟斷言論」,而壹傳媒對此案尤其用力批判。兩大媒體集團因為各自企業利益對幹,低級難看,講白一點,就是狗咬狗;說得文雅一點,則以NCC主委蘇蘅對此事的評論為代表:「公器私用,是媒體的墮落」。但「公器私用」這個評語有點問題,從媒體產業主管機關NCC的角度說出這個評語,問題更大。NCC在新自由主義的脈絡下建立,其政策思維與主事者言說,從來沒有一絲一毫的企圖,想要從根本上改變現有傳媒的私器本質;也沒有端出任何具體辦法,去有效節制私人傳媒的牟利邏輯,讓他們往公器的這一端盡量靠近一點。在這種默認傳媒為私器的治理基礎上,NCC批評某些傳媒是「公器私用」,不可不謂荒謬錯亂。傳媒墮落或許是事實,但創造一個讓傳媒快樂墮落天堂的是誰?NCC難辭其咎。(魏玓)書寫見證移工逃跑血淚與勞動的牢籠四方報新書《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於五月一日勞動節出版,書中呈現26位「逃跑外勞」的故事,深刻描繪越籍移工在台灣勞動現場的不公平對待與為何而逃的原由。在未深究移工為何而逃之前,人們總很快地定論逃跑外勞是罪犯、為害社會治安的不定時炸彈。但實際上,移工在台灣受到苛刻的法令與政策限制、毫無保障的工作環境,與身負龐大債務(為了能夠出國工作所欠母國仲介的各種代辦費用)來台工作的壓力,使得逃跑變成求生的唯一選項。四方報自創立以來,就經常收到逃跑移工來信訴說故事與心情。到最後數量多到得以成立一常態性版面「逃」來定期刊登。透過這樣的版面,不僅讓逃跑移工生存處境讓一般社會大眾正視、理解,透過這個版面也得以重新檢視當今台灣移工政策的荒謬與可議之處。故事為逃跑移工來信之集結,整理成《逃-我們的寶島,他們的牢》讓更多人透過書籍出版的形式,聽見逃跑移工的心聲。(蔡蕙如)韓國MBC/KBS/YTN/國民日報/聯合通訊社罷工由於不滿政治力介入媒體經營,自今年1月底開始,韓國四大全國性廣播機構之一-文化廣播公司(MBC電視台/文化放送株式會社)的工會宣布無限期罷工;並透過1月6日、9日兩天MBC電視台記者的投票結果,提出更換社長金在哲(音譯)與新聞室主管的要求。與上次MBC工會在 2010年5月的總罷工相同,今年初的罷工也是為了抗議社長金在哲的不當管理,由於其官方指派空降MBC社長職位的背景,再加上任意安插親近當權者的人員進入電視台各部門擔任高層,MBC新聞記者早已不滿金在哲干涉報導走向、箝制新聞自由的舉動。去年(2011)11月,韓、美自由貿易協定(FTA)於韓國國會通過,向來以批判政府著稱的MBC新聞,竟改以總統李明博的官方發言為頭條,隱匿FTA可能對韓國帶來的負面影響;後續有關李明博私宅風波的新聞也輕描淡寫地帶過,再次讓MBC工會感到政治力量的介入。於是1月25日,約170名MBC電視台記者和攝影記者挺身而出,在MBC電視台大廳舉行了示威。此後MBC工會成員每天在街頭舉行集會以尋求社會大眾支持他們的抗爭。隨後,為聲援MBC,促進合理公平的傳媒環境,韓國公共電視-「韓國放送公社(KBS)」、韓國24小時新聞頻道YTN、國民日報與聯合通訊社,也在3月初一同加入了此次抗爭行動,要求MBC社長金在哲和有管理責任權的人必須辭職,以確保MBC電視台的言論自由與新聞編輯的獨立性。比起往年的抗爭行動,這次的罷工不只延燒至今長達三、四個月,參與的人員也較過去更為廣泛;2010年MBC罷工時,只有綜藝節目、教育節目停播,以及新聞時段縮短,而此次連戲劇部門的導演與製作人也加入罷工,造成熱門戲劇跟著開天窗。除此之外,韓國廣播作家協會與約40位電影導演亦各自發布聲明表示對MBC、KBS、YTN、國民日報、聯合通訊社工會罷工的支持,要求保障媒體的公營性與獨立性。時至五月底,MBC的罷工已經超過100天,KBS也超過70天,雖然參與罷工的勞動者不斷壓迫新國會在五月前重新審視「廣播電視法」,修訂有關公共廣播電視社長的職權範圍,限制其任意派任各部門高層的權利;但新國會則回應修法一案無法如期在五月底前完成,但考慮MBC與KBS等媒體罷工時間過長,已影響韓國國內廣播系統運作的正常性,允諾會將政治力介入媒體經營影響新聞自由,甚至是國家民主一事,納入新會期的討論。而罷工者則決意繼續進行罷工抗爭,直到要求社長下台的訴求實踐為止。參考資料:韓國新聞記者協會網站 http://www.journalist.or.kr/(田育智)智利學運跨越週年智利人均所得一萬六千美元、經濟成長率6%、低失業,稱霸拉美,但所得分配高度不均,也是拉美第一,基尼系數超過警戒線0.4甚多,達0.549,中國「只有」0.469。2011年5月,大學生、高中生在智利多起抗議聲浪中,並不缺席,他們發動示威,最多時候,曾佔領100所學校。2012年5月,本則通訊撰寫時,學潮仍未停止。2006年4至6月,智利高中生曾有「企鵝革命」,最多參與人數達79萬,是1973年以來,最大規模的學運。1970年,智利率世界之先,經由民選,誕生第一個社會主義政權,但未滿三年,1973年9月11日軍方在美國支持下,派飛機轟炸總統府,阿葉德(Salvador Allende)以身殉道。其後,智利進入軍管,以國家強制力,鎮壓人民的反抗,推動新自由主義政經政策。至今,智利高中生僅45%就讀公立學府,大學經費86%直接取自學生,知名大學每月平均學費7百至1千美元,過去15年來,平均一年實質增加3-4%,許多學校形同將大學當作搖錢樹。大學生畢業後,平均以15%薪資,支付就學貸款,美國以高學費知名,亦「僅」佔5%,英國在去年調漲學費為9千英鎊以前,是3%,歐陸大多數國家仍由稅收直接支付學費。富商總統平耶熱(Sebastián Piñera)在2010年秋天因成功救援礦工,聲望高至63%,學運興起後,已從2011年6月大跌,支持度僅在26-30%,到2012年都未復原。反之,力挺學生的比例是70%。今年5月1日勞動節當天,《華爾街日報》說學運重要領導人佛蕾喬(Camila Vallejo,智利共產黨青年團團員,見圖)是「穿紅尿布的嬰兒」,次日她在推特回應,指該報的說法顯示智利人「意識已經覺醒」,「前進中」。(徐季耘)「暴動小喵」女子龐克樂團 點燃俄羅斯抗議文化穿戴色彩鮮艷的蒙面盜匪帽、無袖緊身衣褲的俄羅斯女子龐克團「暴動小喵」(Pussy Riot),因為今年2月21日在救世主大教堂(Christ the Saviour)的快閃表演,遭警方先後逮補其中3人。她們被指控觸犯了引發宗教仇恨的流氓罪,從三月初在總統大選前後被逮捕,便開始長達數月的拘留及調查,預計6月24日才會有結果。若警方所指控的罪名成立,最高將可被判七年監禁。從不以真實面貌現身的暴動小喵,成立於2011年,由大約10名表演者及15名支援成員所組成。她們在俄羅斯各個知名公共場所進行非法巡演,用明艷外形、暴噪的龐克音樂,高唱她們的政治抗議,再將拍攝影片上傳至網路。她們唱著:「俄羅斯要革命,普亭怕得要命!」在教堂表演「龐克祈禱者」並演唱〈神聖個屁〉(Holy Shit),要聖母「快讓普亭滾蛋!」她們還在訪談中公然批評東正教主教,配戴奢華手錶、還毫不掩飾與普亭政權靠攏。結合龐克女性主義以及抗議文化,暴動小喵以新穎的表演,表達她們對俄羅斯的政治貪污、國家壟斷控制媒體的不滿。她們希望抗議文化能促成俄羅斯在司法、教育及文化上的改革。她們說:「若俄羅斯沒有獨立的司法系統,就不會有民主」。由於對3名成員長達數月的拘留過於嚴厲,已引起世界人權組織及各國人士的關切。其中有兩位成員都還有年幼小孩,無法見到小孩其至使她們曾在獄中發起絕食抗議。從三月底開始,莫斯科本地就有抗議人士發起聲援運動,並獲得其它國家城市的呼應,從華沙、柏林、布拉格、巴黎、倫敦到美國華盛頓州首府奧林匹亞…,都有民眾及著名音樂人發動到俄羅斯大使館前抗議、以及相關的聲援演唱會。國際特赦組織在四月就正式將三人認證為良心犯,並呼籲俄羅斯當局應立即無條件釋放她們。聲援人士還成立「釋放暴動小喵」(Free Pussy Riot)網站,讓各國民眾可以連署發抗議信給俄羅斯政府。美國華盛頓州暴女搖滾(Riot Grrrl)運動的創始樂團之一Bikini Kill的主腦Kathleen Hana,也在她的個人部落格發表聲援談話影片。90年代美國暴女搖滾運動,為女性爭取「生活的權利!」「為了可選擇而搖滾!」這樣的DIY文化及女性主義思潮,在21世紀的俄羅斯,正爆發新的政治動能。撰稿:簡妙如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