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所得稅 林心如 iPhone

沒完沒了的Pussy Riot事件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8.28 00:00
作者:俄新社記者高懿潔

大規模集會浪潮風頭過後,女子朋克樂隊Pussy Riot案件再掀軒然大波,成為西方與俄羅斯在“新普京時代”政治體制問題上角力的又一砝碼。盡管樂隊的3名成員已在8月17日被判兩年徒刑,但顯然,“這事兒還沒完”。

俄烏各地掀“鋸十字架”運動聲援Pussy Riot

Pussy Riot案宣判後不久,烏克蘭女權組織Femen成員便半裸上身,鋸倒一個木制十字架,以示聲援,並威脅稱將使這一行動"挺進"俄羅斯。據《觀點報》報道,Femen組織打著“鋸斷十字架,拯救俄羅斯”的口號,宣稱將在俄羅斯進行“巡回演出”。

不過,還沒等Femen親自下手,俄羅斯各地的活動分子已自發紛紛效仿之。

俄阿爾漢格爾斯克州警方25日發布消息稱,兩名不明人士于當日凌晨鋸斷了一座教堂附近的十字架。盡管偵查小組火速趕到,但未能及時抓獲罪犯。

據教堂堂長稱,住在教堂對面的人“聽到動靜後”從屋內跑出,但只看到“逃走的四人”,以及掉落在十字架旁的斧子。

阿爾漢格爾斯克宗主教區區長丹尼爾說,這種破壞行為“意在試圖播種人與人之間的仇恨”。

就在同一天,車里亞賓斯克州一個村莊的3座十字架亦被砍倒。目前該村的哥薩克人正打算在近日重建這一十字架。

當地教區新聞處在接受俄新社採訪時表示,鋸斷十字架絕對是“流氓行為、褻瀆神靈的行為”。

車里亞賓斯克宗主教區代表則稱,這種行徑“將當地人民的和平與福祉置于風險之下”。

俄聯邦人權全權代表盧金強烈譴責俄羅斯的這兩起事件。“和所有正常人一樣,我對‘砍十字架者’的愚昧行為感到憤怒。我非常希望,這些邊緣人物能夠主動站出來,向我們揭示自己瘋狂行為的動機。”

樂隊兩名潛逃成員已成功離境

Pussy Riot樂隊的推特賬號26日發布微博稱,樂隊兩名通緝在案、潛逃中的成員已經離開了俄羅斯。

這條微博寫道:“兩名PussyRiot成員已經成功逃離莫斯科,並在海外招募新成員。”

該賬號還說,目前至少還有12名成員位于俄羅斯境內。據報道,被判刑的樂隊核心成員托羅科尼科娃的丈夫韋爾濟洛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目前莫斯科警方正在通緝她們,因此她們會保持低調。她們所在之處不受俄羅斯警方管轄”。

值得一提的是,俄羅斯媒體對韋爾濟洛夫的"俄羅斯-加拿大"雙國籍,以及托羅科尼科娃已取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權的身份進行了熱議。盡管後者在接受電視台採訪時表示自己並非加拿大永久居民,但韋爾濟洛夫在接受俄新社採訪時卻肯定其妻子確實持有楓葉卡。

“我不認為她把那位電視主持人當回事。”他說道。

辯護律師提出上訴

俄法律和司法新聞通訊社報道,Pussy Riot樂隊的辯護律師波洛佐夫27日對莫斯科哈莫夫尼切斯基區的判決提出了上訴。

波洛佐夫說:“今天我們提起了簡短的上訴,盡管也稱不上短--起訴書長達15頁。實際上,判決本身是由特殊的語言寫就的,需要時間來仔細研究它。”

他表示,稍晚將向法院提交相應的補充文件。

根據俄法律,在提起上訴後,原審判決即被視為尚未生效。

韋爾濟洛夫:Pussy Riot的胡渣臉

已經獲刑的樂隊核心成員托羅科尼科娃的丈夫韋爾濟洛夫有著一張布滿胡渣的臉。他一口流利的英語和在傳播學方面的技能令他成為樂隊實際上的代言人,以成為近幾周來國際新聞競相追捧的“寵兒”。

在接受俄新社的採訪時,他表示,即便樂隊成員事先就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將引來牢獄之災,Pussy Riot也會義無反顧的選擇在基督救世主大教堂進行“朋克禱告”。

“這是你必須付出的代價。”他說道,“我們唯一害怕的是,我們的斗爭需要很長時間,或許需要大約15年左右的時間,我們才會在俄羅斯看到真正的變化。”

不過,韋爾濟洛夫同時承認,Pussy Riot已成為媒體中的一個機器。

在談到普京時,他指出,“普京不像是個會原諒他的敵人的人。很明顯,他是個複仇心很重的人”。

韋爾濟洛夫認為,樂隊2011年12月在紅場的演出就已引起了普京的“關注”,“他們當時沒有抓捕她們是因為,即使是對普京的俄羅斯來說,這也太過了”。

而在提到2008年梅德韋傑夫宣誓就職總統前夕,樂隊前身“戰爭”藝術家組織在莫斯科生物博物館進行的OOXX“行為藝術”時,他表示,自己“根本不後悔”。當時韋爾濟洛夫的妻子羅科尼科娃正身懷六甲。“我也不認為我們的女兒會後悔。”他補充道。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