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台南述記》企業家的關懷

自由時報/ 2012.08.28 00:00
台南的企業家真的不一樣,年輕時許文龍就喜歡海釣,在大自然裡體會企業「軟式管理」的藝術,退休之後,為了奇美博物館或者藝術活動出席盛會,為的是捐出博物館建體給市政府、捐助藝術獎金給從事藝術人才,才讓他露面。許多自身企業的品牌或者政治性活動,一概不參與。

這一次他則是為了最弱勢的漁民首次做「政策」的發言。

漁民出海捕魚每日必安檢,政府單位是擔心走私或者其他偷渡情事發生,但這些作法往往只是「管得住善良,管不了匪類」;想偷渡的人也不會排隊去安檢,走私的自然也不會報關,所以制式的安檢成了干擾漁民作業的流程。

漁船出海想有漁獲,自然得早早在漁區待命,否則「好位置」都被搶光了,日上三竿後還能有什麼好運氣呢?可惜台灣海防的手段只在管制漁民,漁季時,單排安檢出海,就得大排長龍,不只是漁船互相碰撞,拖延捕魚的時間也減少了漁民收益。

許文龍說:「對生意人來說,能賺一元不是薄利,對政府而言,多付出十元不是浪費。」可見政府的流程不只是浪費人力,也擾民,但究竟是為了什麼目的,無法解放台灣的海岸呢?只做表面文章才是政府最令人詬病的吧。

企業與政府不同,但當企業家都站出來發聲時,絕對是一件大代誌。(趙卿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