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方朔觀點-當人間只剩下買與賣的關係

中時電子報/南方朔 2012.08.28 00:00
最近,哈佛名學者邁可.桑德爾(Michael J.Sandel)剛出了一本力作《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不但在美國造成廣泛討論,也在全世界引起迴響。它是廿一世紀迄至現在,對經濟和社會哲學所做的最深刻反省。

該書指出,現在經濟的思想是以效用為中心的市場記憶體掛帥,於是一切關係都變成了金錢關係,用錢買不到的東西愈來愈少。有錢可以買到各種特權,有錢可以買到汙染權,身體器官的租借權,甚至教育權,別人的生命權,自己的醫療權等等。這不只是富人的貪婪自私,而是人類已從市場經濟走向了一切以金錢為標準的市場社會。桑德爾教授指出,當金錢成了唯一的標準,什麼都可以買,人類對公平正義的追求就會被蛀壞,失去了對更好社會追求的能力。

在讀了該書後,我就想到十九世紀末至廿世紀初,德國偉大思想家希穆爾(Georg Simmel)當年所寫的經典巨著《金錢的哲學》;早在一百多年前他就已指出,一個唯金錢的社會,什麼都可以買,什麼都可以賣,買賣關係就會軟化一切。希穆爾在書裡特別提到人把自己的責任良知賣給金錢所造成的貪腐,以及人把親密關係出賣所造成的種種娼妓式行為。

而今天的台灣早已失去了對更好社會的嚮往,於是一切都向錢,有錢就是名流,有錢就是貴婦名媛。於是有錢的人什麼都敢買,由於有買就有賣,許多人遂什麼都敢賣。台灣遂成了一個很畸型的買賣社會。

最近,大官小官把自己的責任良知賣給金錢的事情真是多得難以勝數,相信那些賣得技術高明,沒有被逮到的還有更多。在一個金錢最大的社會,責任感和道德良知這種不值錢的東西,早已失去了意義,提高自己出賣自己的技巧,已成了更好的選擇。當人們把自己賣給金錢已和道德無關,只和賣的技術高低有關,難怪貪腐日益橫行了。

而由近月來台灣那些富一代和富二代誇張的行為,我們則看到什麼都敢去買、什麼都敢拿去賣已到了多麼張狂的程度。當有了錢就可以從小三買到小五,如果沒有鬧出醜聞,保證還可以小六到小十一直買下去。而我更關心的,乃是有買就有賣,那些賣的人的心態。人生在世,自己的身體、尊嚴和對伴侶家庭的親密關係,那都是一個人私人生活裡最核心的部分,但這些最終極的私人價值,早已在金錢前面潰敗。當一個人賣自己,可以賣出帝寶豪宅和鑽戒包包,為什麼還要去努力一生?而且這種買賣,到最後頂多成為一則八卦,說不定很多人還在那裡佩服羨慕,難怪這種買賣日益鼎盛。

而富二代李宗瑞的性八卦就更值得反省了。近年來台灣的富二代興起,而且笑貧羨富的價值成形,於是有錢人的誇張炫耀日益離譜,富二代的千萬名車在街上張揚,富二代的身邊也從不缺少幫閒的豬朋狗友,富二代們已成了一個個小型文化生態圈。他們燈紅酒綠,夜夜春宵。他們用錢買人生的豪放墮落,而他們敢買,當然有人敢賣。這一個富二代的下流生活圈,當然也不缺一大群各有目的的豪放女,有的是追逐虛無快樂,能玩就玩;有的則是等待烏鴉變鳳凰。那是個淫亂的冒險家樂園。

台灣的夜店玩家有一種「撿屍」之說,半夜三更總可以撿到爛醉的「全屍」,或爛醉到只剩一絲理智的「半屍」。夜店的「撿屍」已成了台灣淫亂文化的集大成。當人們在那裡不齒李宗瑞的淫亂時,我更關心的是整個台灣社會的荒淫文化,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把自己最寶貴的青春出賣掉,成了淫蕩之神的祭品!

任何社會,公平正義以及人的尊嚴絕對是不能讓金錢可以去買的;不能買的東西和每個人的人生,也絕對不可拿去賣。但今天的台灣,貧富日益不均,金錢的價值已主宰了一切,人際關係也開始亂買亂賣,買賣出了貪腐無能,也買賣出了社會的荒淫無恥。因此我對李宗瑞案並不想指責誰,只是為台灣的買與賣覺得痛心。(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