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嚴守談判籌碼 華隆工會回防

立報/呂苡榕 2012.08.27 00:00
【記者呂苡榕苗栗報導】27日,華隆工會持續罷工83天,標下華隆總廠土地、廠房的苗栗縣副議長陳明朝預備將廠內價值上億的機器外運;擔心機器遭外運後,資方再無值錢資產可變賣,償還積欠勞工的退休金、資遣費,因此工會一大早兵分二路守住總廠兩處出入口,工會成員也將汽車橫擋在出入口外,企圖阻止機器遭外運。最後陳明朝承諾,近日內不會動廠內機器,工會成員才離去。聲援學生:警方當打手前一天凌晨,工會接到駐守總廠的成員來電,表示總廠內出現幾輛貨車準備出廠,工會成員與聲援學生也儘速前往現場瞭解狀況。前來聲援的郭同學表示,到了現場只見幾台卡車準備出廠,由於不確定卡車內裝載的是什麼東西,因此學生當下隨即擋住出路口,不讓卡車離去。「而警方也從廠內和四周出現,阻止學生擋在路上。警察說這是馬路,我們不能待在這裡,我們反問他,為什麼是馬路我們卻不能待,之後警方將我脫離,其他人則跑過來阻止。」之後陸續趕來的學生與工會成員推倒路邊的垃圾箱,並且以橫躺方式阻擋在門口,並且高喊「勞資爭議、警察中立!」要求警察離開現場,不要成為資方的打手。雙方僵持十多分鐘後,卡車才緩緩退回廠內卸下貨物後離去,而學生也靜待沒事後才回去休息。隔天(27日)一大早,工會兵分二路阻擋在華隆總廠大門口與側門,大約9時警方陸續集結,不過警方強調一整天都尚未看見陳明朝,不確定是否會有外運機器行動。而警方則表示,由於廠房土地已被拍賣且點交完成,因此屬於私人產權,而所有權人有權處分自己的財產,「工會想要阻止機器外運,我們擔心現場會有衝突,所以在這邊待命。」華隆工會阻擋機器遭外運,而苗栗縣頭份分局警方也到場「維持秩序」。 (圖文/呂苡榕)陳明朝:工會搞錯對象之後陳明朝向媒體表示近日內不會將機器外運,工會也陸續協調會員回去休息,僅流少數人輪值待命。陳明朝表示,身為民意代表,他也不希望把事情鬧得太難看。「但是工會根本搞錯對象,他們要抗議,為什麼要來擋我的機器,明明頭份二分廠內還有許多機器掛在華隆名下,應該是去擋那些機器材對呀。」陳明朝也表示,他們已經盡力協助勞資雙方協調,「我們都已經提出5折方案了,但是工會卻不願意接受,堅持抗爭到底。」至於工會擔心機器將被賤價賣到翁友銘位於越南的紡織廠,陳明朝則是反駁,這些都僅僅是工會的推理,根本沒有確切證據。不過工會成員並不相信陳明朝暫緩外運的承諾,前幾日隻身擋住卡車離開總廠的女工陳月嬌說,之前也說不會動機器,結果隔幾天馬上來搬,這種話都只能聽聽而已。陳月嬌在華隆工作13年,之前則在中興紡織工作17年,之後遭到資遣,領了資遣費40多萬。陳月嬌的姐姐同樣在紡織業工作,8年前丈夫去世後,由她獨立撫養兩個小孩。陳月嬌:爭的是一口氣這次出來罷工,陳月嬌的家人並不贊成,「我現在就靠娘家養,他們都說反正也沒多少錢,不要爭了,趕快去另外找工作。」陳月嬌說,如果以7折薪打5折的方案計算,資遣費才4萬,而按照勞基法計算則能領十多萬,「4萬多的資遣費我去外面工作兩個月就賺回來了,但是我爭的是一口氣。」華隆總廠內價值上億的機器,恐經過法拍後轉手便宜轉賣給華隆資方在越南設立的紡織廠。為了擔心資產遭運走後,工會遭積欠的退休金等再也要不回來,因此工會27日動員阻止得標廠房的苗栗縣副議長陳明朝將機器外運出廠。 (圖文/呂苡榕)陳月嬌一邊拭淚一邊氣憤痛批,憑什麼資方可以成立紡安,卻沒有錢給華隆,今天不是金額的問題,「我就是要跟他們爭到底。」之前華隆北上勞委會陳情,心臟不好的陳月嬌卻忘記吃藥,結果在勞委會前昏倒,「我一上車太生氣了,氣到忘記自己是病人要吃藥!」面對勞資爭議懸而未決,陳月嬌早已抱著堅持到底的決心準備長期奮戰。日前華隆徒步北上後,總統府承諾將邀集勞委會研討處理方式,目前勞委會傾向要求資方「全數清償」。勞委會勞資關係處副處長王厚偉表示,因為之前勞委會幫忙協商出打折方案,結果被工會責怪,認為政府帶頭打折,「所以我們現在就是把勞工的訴求交給資方,看他們怎麼拿錢出來。」王厚偉也直言,如果工會不信任官方,其實可以自己找資方談判,不一定要有官方代表在場。至於資方若無法全數清償,勞委會又會如何執行公權力,王厚偉則沒有回答。在官方態度曖昧的狀況下,華隆工會的抗爭活動還得持續一段時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