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捍衛權益 用音樂聲援華隆

立報/呂苡榕 2012.08.26 00:00
【記者呂苡榕苗栗報導】「貪我退休金、污我資遣費,頭家短命鬼、欺負老實人!」華隆罷工82天,標下華隆總廠土地廠房的苗栗縣副議長陳明朝揚言將在27日拆卸機器,工會憂心價值5、6億台幣的機器運走後,工會將失去談判籌碼,因此工會與聲援學生26日舉行「聲援音樂會」,邀請各界一起關心華隆勞資爭議,協助阻擋機器遭到外運。華隆紡織十多年來減薪、刪減勞工福利,今年甚至要求工人年資歸零,轉往另一間由同樣資方成立的紡安公司,辛苦了十多年的勞工憤而罷工抗議。資方強調無錢可還,但廠內仍有價值上億的機器,工會希望變賣機器償還積欠的退休金和資遣費。只是標下華隆廠房與機器的陳明朝認為,這些資產已不屬於華隆,工會阻擋於法無據,揚言將於27日將機器拆卸外運。華隆工會常務理事葉紫慶氣憤表示,陳明朝原本口頭答應勞資爭議未決之前,絕不動機器,卻一再放話要強行搬走機器。工會憂心機器一被運走,將轉賣到越南工廠,越南工廠運轉後,資方可毫無後顧之憂拋下台灣工廠,屆時工人的退休金要不回來。希望各界能共同聲援華隆工會,因此舉辦這次晚會。首先上場的客家歌手林生祥帶領工會一同合唱《當不爽》。林生祥表示,這首靈感來自華隆罷工的抗爭歌曲,歌詞內容來自華隆的抗爭標語和處境。內容痛批「頭家短命鬼、欺負老實人」而「政府沒擔當、勞工來受害」。林生祥帶領華隆工人高喊:「還我錢!」他感慨:「我自己也是當爸爸的人,可以理解一天沒有薪水,心裡會有多慌張,罷工這麼多天,真的是沒頭沒路。」他氣憤表示,勞工為資方做牛做馬十多年,如今卻什麼也沒有,真是「命歪遇到壞頭家,罷工來討棺材本。」客語歌手林生祥前往華隆罷工現場,並且演唱他為華隆而寫的抗爭歌曲《當不爽》。 (圖/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記者鐘聖雄 文/呂苡榕)客家歌手米莎的媽媽也是受害女工,她心疼母親年紀已經一大把,還得出來抗爭,「6月得知母親正在罷工抗爭,一方面感動勞工願意為了捍衛自己權益站出來,另一方面也心疼他們得在太陽底下忍受酷熱。」米莎回憶自己國中時,母親進入華隆工作,一做十多年,養大家中小孩,「雖然家中不缺這份薪水,但是該給勞工的就不該欠!」米莎的媽媽在華隆從事倉儲管理,每天在偌大的倉庫中來回走動,每天回家腳都很痠,鞋子也常壞掉,許多勞工作的是比母親更辛苦的工作,只為了養家活口,她希望這件事能趕緊了結,不要讓辛苦的工人繼續罷工抗爭。到場聲援的導演王小棣也感慨,一個政府裡有這麼多讀書人,難道想不出解決辦法?這麼多人需要這些錢養家,政府為什麼想不出辦法解決!她痛批,華隆案不是悲情問題,同樣的案例十多年來不斷上演,卻沒有解決之道,根本是政府智能有問題。資方賺錢靠的也是勞工,產業凋零,政府缺乏輔導轉型的退場機制,讓勞工遭欠款。王小棣直言,每個人都應該關心華隆案,因為政府的無能導致今天的局面,每個人未來都可能成為無能政府的受害者。同為苗栗人的後龍鎮灣寶里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洪箱這兩天也到罷工現場關心,洪箱氣憤表示:「我15歲時也曾到紡織廠工作,當時華隆還是很賺錢的工廠。」勞工幫資方賺錢這麼多年,青春歲月都耗在這裡,今天資方卻把工人一腳踢開,而政府袖手旁觀,「真的是讓人心痛,不知道該怎麼協助幫忙。」傳統產業凋零、工人權益遭剝奪等問題一再發生,洪箱感嘆,歷史不斷重演,政府卻學不會,導致受害的都是一般人。對於陳明朝標下華隆土地準備蓋房子賺錢,洪箱也痛批,苗栗縣政府把工業區土地改為住宅用地,又以工業用地不足為由徵收農地,根本就是精神分裂。到場聲援的學生也痛批各種勢力分化工會,參與華隆罷工訪調隊的新竹高中學生梁聖岳也落髮強調工會抗爭到底的決心,呼籲工會一定要團結抗爭,爭取權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