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極右仇恨 在歐洲生根茁壯

中央商情網/ 2012.08.24 00:00
(中央社倫敦2012年8月24日綜合外電報導)在挪威發動恐怖攻擊的布列維克或許是單獨行動,但他的行為令人更加了解到極右派在歐洲已經生根茁壯。

歐洲10年來反移民、金融危機,加上人民對於主流政黨表現失望,形成肥沃的溫床,滋養新種極右派民粹主義。

20世紀的種族歧視與反猶太侮辱性言語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批評多元文化主義,反伊斯蘭思想串連歐洲各國的極右派政黨,讓他們在各國逐漸取得一席之地。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National Front)領袖瑪琳.雷朋(Marine Le Pen)在4月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獲得18%的選票,創下民族陣線歷來最佳成績。

希臘極右派政黨金色黎明黨(Golden Dawn)的黨徽根本就是納粹的?字標誌,卻在最近的國會大選首度贏得席次。

在荷蘭,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領軍的反移民自由黨(Freedom Party)還以不再支持的方法,拖垮多數黨政府。

奧地利的自由黨曾在國會183席當中取得34席,丹麥的人民黨(People's Party)目前是第三大黨。

「全球郵報」(GlobalPost)曾報導右派極端主義需求指數(Demand for Right-Wing Extreme Index)描繪歐洲33國人民右傾傾向。烏克蘭、保加利亞、拉脫維亞與匈牙利人民對於極右派的需求最高。

匈牙利的青年民主黨(Fidesz)2010年以壓倒性的票數取得執政權,幾乎改寫匈牙利的憲法,廢掉許多民主政治必要的執政權制衡機制。他們將法官退休年齡從70歲降至62歲,估計有274名法官能因此退休。總理奧班(Viktor Orban)有權任命接替人選,外界認為他藉機除掉反對新憲的法官。

拉脫維亞最近有1500人遊行向納粹武裝親衛隊(Waffen SS)致敬,還有數千支持者圍觀。當地政府原本禁止這項遊行,之後卻被法庭推翻。

這些人再進一步,就可能像布列維克一樣陷入瘋狂。

然而觀察家說,極右派在各國政壇逐漸崛起,並不是新鮮事。塔弗茲大學(Tufts University)比較政治學副教授雅特(David Art)說,自1990年代以來,許多國家的極右派政黨就已經斬露頭角。

雅特說:「在某些方面來說,我們可以說激進右派得票率很好,但我們之前也說過,過去15至20年間,激進右派在數次選舉表現也相當好。」

他舉例說,瑪琳.雷朋的父親尚馬力.雷朋(Jean-Marie Le Pen)2002年第2輪總統選舉得票率17%,比起女兒的18%僅差1個百分點。

雅特還說,丹麥人民黨的得票率其實沒有太大變化,奧地利的自由黨則在25%與27%之間遊走。

這位副教授說:「人民不滿現狀與極右派政黨勝選之間似乎有自動傳遞的機制。許多極右派政黨組織運作都非常不好,即使某次勝選,他們很多之後都土崩瓦解。」

然而多倫多大學中歐與東南歐歷史與政治學教授奧斯汀(Robert Austin)說,雖然極右派政黨在政治上沒有獲得重大突破,但他們關心人民最擔心的事務,而這正是主流政黨忽視的地方。

奧斯汀說:「這就是他們能拿到選票的地方。」如果人民持續不滿現狀,誰又能保證極右派政黨不會躍升第一大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