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善用網路 越南農民槓上政府

立報/陳玫伶 2012.08.23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據《路透》報導,農民和幾乎搭不上邊的網路運動分子彼此合作,凸顯迅速發展的越南社會,挑戰了共產黨政府的權威。農民黎勇(Le Dung)和同村莊的村民向警方丟擲石塊和汽油彈,抗議河內附近的土地將被徵收,作為開發地產之用。不過他們最厲害的抗議武器,卻是網路運動人士為抗議活動留下的影音紀錄,這是受國家管控的國營媒體所看不見的。越南網民參與抗議活動,議題包括土地權益、腐敗到中國地域勢力的擴張。在一個晴朗的4月早晨,影像在河內東部的文江區(Van Giang)拍攝,片中數千名警察以催淚瓦斯攻擊農民。越南政府因打擊部落客的行為,被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稱為網路敵人,並表示中國和伊朗也有許多記者被監禁。在共產越南國內,網路檢查員會封鎖臉書和其他社交網站,但靈活的網民總有解決方法,這表示越南政府面臨巨大挑戰,在總人口8,800萬中,約有1/3的人口在上網。將抗爭散播至世界黎勇頭上掛著胡志明的照片,他曾參與中越戰爭抵禦中國。他說:「起初我們不理解它(網路)如何能幫助我們,但現在我們看到了它的價值,我們的抗爭向全世界散播出去。如果我們沒有使用網路,政府可能會殺了我們,現在他們知道他們必須謹慎小心。」發生在文江的這起事件跟其他土地糾紛,引起全國不尋常的討論,關於政府應該如何改革越南土地法,尤其租借給農民的20年租賃期將在2013年屆滿,時機敏感。快速的經濟成長,壓力落在農民身上,因為工業區、住宅區和道路都必須擴張,因此引發激烈的土地衝突。農民抱怨因為政商勾結,他們領到政府的補償金過於低廉。養殖戶端文溫(Doan Van Vuon)不滿他在海防市的土地將被徵收,今年初號召地方抗議行動後遭到逮捕,該事件的報導在官方媒體與部落格都有大幅報導。部落客將土地爭議與其他事件都有一個共同問題:政府積極追求經濟利益,卻無視民眾的需求。維權人士阮文戴(Nguyen Van Dai)曾在網路上提倡民主而被捕入獄4年,他說:「撰寫網誌的運動日益興盛,政府無法向之前一樣封鎖消息。」一名在國營事業工作、化名鮑里斯(Boris)的運動分子,協助文江區農民瞭解自身權益,指導他們如何透過手機發送圖片和影音紀錄。儘管1千個家庭未能阻止5百公頃的生態公園開發計畫,但鮑里斯表示,事件的廣泛宣傳已阻止其他土地開發商的其他類似計畫。鮑里斯定期舉辦反中抗議,他一天可號召千人上街,其他部落客也證實他的影響力。政府去年允許反中示威,但害怕這類行動會引發更多不滿,因此展開取締。私下運用社交網絡有一些運動分子膽識驚人,不畏牢獄之災進行反政府宣傳。42歲的部落客阿方索.李(Alfonso Le)經營一名為「國土崛起」(Homeland Arise)的部落格,他私下告訴記者:「現在社交網絡很流行,警察沒那麼容易就抓人。」他說:「如果警察找麻煩,我發個訊息就有很多人來。」不過,這種主動積極的行動也有代價。阿方索樂曾被捕3次,因妻子向警方告密,於是和她離婚。另一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女性部落客,認為只要撰述內容不會逾越界線,就會平安無事。在她的網誌裡,示威抗議的字眼都是以步行(walk)或遊街(parade)取代。不過,她有時會被警察跟蹤,8月才因反中運動而被捕,被迫在毒癮患者跟性工作者的康復中心待了一天。她說:「政府擔心緬甸和阿拉伯之春在這裡發生。」據無疆界記者組織報導,曾為軍人身分的維權分子黎青松(Le Thanh Tung)在8月被判5年刑期;另一名部落客叮噹丁(Dinh Dang Dinh)則被判6年。另有3宗案件延後開庭,其中一名被告的母親因自焚身亡。華府對越南政府擬議的新法令表示關注,法令中要求網路用戶登記真實姓名,政府得以追蹤其評論。政府難阻網絡滲透力但澳洲國防學院(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Academy)的越南專家卡爾.塞耶(Carl Thayer)認為,政府無法有效控制網路上的行動,因為網絡滲透力和部落客的技術會克服這些限制。據市場研究公司Cimigo指出,越南已成為世界上網路用戶增長最快的國家。在河內和南部商城胡志明市,網路普及率已超過50%。「這是場戰鬥,我不認為越南政府會贏。」塞耶說。土地權益是棘手問題,這個問題直指共產黨的政治正當性,因為共產的權力基礎就札根在超過1千萬名農民之間。而網路部落客挑戰的,正是這個權力基礎。有鑑於文江地區和海防市的暴力事件,一些國會議員和學者呼籲用土地私有化的方式來保障農民。這個提議在越南原本是不可想像的,因為根據憲法的規定,越南所有土地都歸國家所有。國民議會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阮德健(Nguyen Duc Kien)告訴記者,政府的土地法將會進行修訂,同意農民在2013年後繼續使用土地。但根據字面上的解釋,政府在2013年租賃到期之前,政府有權任意收回土地,而不給予賠償金。阮德健:「土地是造成社會緊張的潛在問題。」他跟其他官員已經說服部落客,表示租賃期將延長,但他卻無法解決土地被私有開發者掠奪使用的問題,因為這些私人開發商背後都有政府支持。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