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高溫 麻疹 觀光

《犀利人妻最終回》之 我不是一本型錄

yam蕃薯藤新聞/陳志龍 2012.08.23 00:00
還記得那晚當我們守在電視前等著看我們一直關心的謝安真最後會選擇去誰家睡覺,結果卻像被打了一記悶棍這件事嗎?身為電視劇的女主角思考與顧及的當然是觀眾的心理感受,就像「感情就是在曖昧的時候最美」(這句話也在本片中出現了)這種兩性作家早已羞於使用的老梗,卻是歷久彌堅的真理。所以作出選擇這件事得慢一點,不然,不然最先面臨的恐怕就是自己的失業問題了。 於是「慢」成為這部電影的節奏,慢的代價就是不緊湊,就是一種整個下午沒事,所以這家看看那家坐坐的隨性氣氛,反正晚餐時間還沒到,到了自然知道我要端出什麼菜的這種篤定卻又太篤定的氣氛。 所以大元演的年輕女孩,拼命出招色誘藍總監,卻絲毫未起波瀾,徒增演得真爛的感嘆。蔡昌憲的角色愛慕隨棠,偶爾出來耍寶填塞時間,最後似乎也沒跟誰說再見就自動神隱了。大概可以想像當初編導在構想電影時最先也最頭痛的問題就是:時間太多了怎麼辦? 於是我們看到女主角原本在電視版裡已經從毫無主見,只知道順從先生照顧小孩的家庭主婦蛻變成對人生有足夠掌握也擁有選擇的自信女子(這也是電視版要傳達的主要訊息),一旦這件事已經完成了,接下來呢? 謝安真這個人物已經長好了,一朵花長好了你還要她往上長成榕樹也太不像話了,怎麼辦?砍掉重練吧。 所以謝安真又走上老路子,擔心猶豫,像風中的蘆葦般搖擺。年輕女孩的步步進逼,前夫的安靜守候,情人的殷勤追求,朋友像作直銷似的拼命敲邊鼓,(不過工作上倒是沒有太大問題),總之就是感情上面搞不定。而對照銀幕上主角的無力(像小白鼠在圓形的轉籠裡原地奔跑),觀眾也漸漸不耐煩了。這迫使觀眾面對一件事實,是的,人生的確是這麼一回事,這恐怕也是我們在這麼無以為繼的劇本裡得靠自己奮力挖掘的啟示。人生並沒有”完成了”這種事,當你做出選擇後,必然會產生因這選擇而撞擊出來的一種以上的可能性,然後你再沿著其中一個走下去,即使你最後發現其中一種層層選擇後的結果只是一個簡單的迴圈而已。 但不用擔心,人生追求的就是走完它,你看謝安真不就走得挺自得其樂嗎。 不過當然如果你把「犀利人妻」當成一本購物型錄來看也許你就會覺得它其實製作非常精美。用一個清淡而輕巧的方式,透過劇情緩慢推展同時優雅適切地展示不同廠商的美好商品。主角坐飛機穿調整形內衣喝啤酒吃甜點賣名車住飯店等等(據說有超過40種置入),也許一個人除了出生與死亡頭尾兩個階段外其他人生所需應該都一應俱全的展現在觀眾眼前,而且以一種包裝好的方式告訴你如何搭配使用,這比IKEA把各種散置的家具配組好在一間間虛假的樣品房間內還要感人吧。 但可惜,這終究是一部電影,借一本許舜英的書名來說就是:「我不是一本型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