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從“2.0版政治局”看普京的國家治理模式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8.22 00:00
作者:俄新社觀察員 劉乾

明琴科咨詢集團總裁葉夫根尼·明琴科和政治鑒定國際研究所專家基里爾·彼得羅夫發布了他們撰寫《大統治者弗拉基米爾·普京:政治局2.0版》的報告。報告指出,俄羅斯的利益集團形成了類似于蘇共中央政治局的集體決策模式。

垂直權力體系與利益集團

報告指出,重返克里姆林宮的普京建立了新的權力執行結構,這種體系比統治精英之間傳統上的“制衡”更加複雜。比如,在總統辦公廳里成立了針對梅德韋傑夫政府的“備份”,前普京政府的部長以總統助理的身份參與各個領域的管理,而且“能夠在行政程序的速度上與政府部門競爭”。普京還成立了一系列總統直屬的委員會,比如能源委員會和履行總統競選承諾的委員會。這樣,普京在俄羅斯推行了一種美國式的政府體系,使總統能夠垂直領導整個權力執行體系。

報告認為,各個利益集團為獲得資源而進行相互競爭的集體統治模式代替了之前的“梅普組合”。也就是說,國家不是由普京一個人統治,但他扮演了“最高仲裁者和各集團影響力衰減器”的作用,從而掌控各個集團之間的平衡。同時,普京親自控制著天然氣行業(比如天然氣的長期合同和天然氣工業公司)和大型的國有示範性銀行(對外經濟銀行、對外貿易銀行和儲蓄銀行)。

專家表示,從2000年起改變了舊有的國家管理模式(比如拆分和重組寡頭資產和媒體帝國,改革地方管理體制等),俄羅斯的政治決策風格更加接近蘇聯式的政治局模式。但是,這種2.0版的政治局模式的特殊性在于:從來不召開全體會議,其成員的名義地位總是完全符合其對決策的實際影響力。而且,在“2.0版政治局”成員的周圍分別形成了若幹個精英群體,比如“強力集團”、“政治集團”、“企業集團”和“技術執行集團”,這些集團一方面是形成“2.0版政治局”的主體,但又互為競爭對手,包括推舉自己的人進入“政治局”。這種從90年代保留下來的利益集團群體模式就像是21世紀的“蘇共中央委員會”。

"政治局"成員

報告中列出了2.0版政治局的8位成員:總理梅德韋傑夫、總統辦公廳主任謝爾蓋·伊萬諾夫、俄羅斯石油公司總裁伊戈爾·謝欽、大商人根納季·季姆琴科和尤里·科瓦利丘克、技術國家集團總裁謝爾蓋·切梅佐夫、莫斯科市長謝爾蓋·索比亞寧和總統辦公廳第一幅主任弗拉季斯拉夫·沃洛金。

報告指出,在2.0版的政治局中,處于首要位置的是前總統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梅德韋傑夫放棄了第二個總統任期,放棄了獨立的政治野心和在強力部門安插親信的能力,但獲得了建立擁有經濟基礎的自己團隊的機會,以及“統一俄羅斯”黨這樣的重要政治工具。作為總理,梅德韋傑夫不可避免的成為管理商業集團的中心。報告稱,梅德韋傑夫的盟友包括總檢察長尤里·柴卡、副總理弗拉季斯拉夫·蘇爾科夫和伊戈爾·舒瓦洛夫,在某些問題上還得到“葉利欽家族集團”和自由派的支持。

報告稱,伊萬諾夫是普京信任的人,在總統辦公廳內部起到平衡的作用。而前副總理謝欽一方面努力成為“能源領域的主要參與者”,另一方面,保留了對強力機構的非正式影響力,盡管他在離開政府後這種影響力有所減弱。

專家認為,與普京有良好私人關系的商人季姆琴科和科瓦利丘克對政府決策有很強的影響力,他們在能源行業的地位可以同謝欽相抗衡。報告認為,科瓦利丘克的影響力“將因為擁有媒體資源而在近期加強”。

報告指出,俄羅斯技術國家集團總經理切梅佐夫在軍工行業擁有主導作用,但國防採購領域的問題限制了他的影響力。索比亞寧不僅是莫斯科市長,而且對烏拉爾地區多個州長有影響力,還同大部分在莫斯科有生意的寡頭建立了正常關系。但圍繞"大莫斯科"項目的矛盾對于他是潛在的問題。

總統辦公廳第一副主任沃洛金是“政治局的新人”,他起到政策操盤手的作用,對全俄人民陣線、“統一俄羅斯”黨、地方政府和議會都擁有影響力。不過,專家認為,沃洛金“缺乏重要的經濟基礎,在彼得堡幫里頂著外來人的帽子”。

“政治局”候補成員

報告的作者還列出了其他有影響力的“政治局候補成員”——共有45人,包括杜馬主席謝爾蓋·納雷什金、第一副總理舒瓦洛夫等。這些人不是某利益集團的領導人,而是起到平衡各方利益,防止某一集團影響力增長的作用。

報告認為,最重要的候補成員包括同普京保持私人聯系的前副總理兼財政部長阿列克謝·庫德林,同總統有良好私人關系的商人阿爾卡季·羅滕貝格,代表“強力集團”的安全會議秘書尼古拉·帕特魯舍夫,曾主管意識形態的副總理蘇爾科夫,“葉利欽家族集團”代表、對中層官員有重要影響力的亞歷山大·沃羅申和退出政治局、轉向西方的商人羅曼·阿布拉莫維奇。

候補成員被分為若幹個類別。比如,“技術執行”類(相當于中央書記處)中有經濟領域的舒瓦洛夫、總統助理埃利維拉·納比烏琳娜,負責國際關系的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負責媒體的辦公廳副主任亞歷山大·格羅莫夫和負責地區問題的副總理亞歷山大·赫洛波寧和德米特里·科扎克。

“政治”類別中包括了自由派代表(庫德林和阿納托利·丘拜斯),體制內的反對派領導人(根納季·久加諾夫、弗拉基米爾·日里諾夫斯基、謝爾蓋·米羅諾夫和米哈伊爾·普羅霍羅夫),以及“努力參與制定國家意識形態的”大牧首基里爾。此外還有一些地方領導,比如聖彼得堡市長格奧爾基·波爾塔夫琴科,莫斯科州州長謝爾蓋·紹伊古,韃靼斯坦共和國領導人魯斯塔姆·明尼哈諾夫和車臣共和國領導人拉姆贊·卡德羅夫等。

“商業”類別中包括了俄羅斯的主要企業家,比如阿布拉莫維奇、羅滕貝格、天然氣工業公司總裁阿列克謝·米勒、俄羅斯鐵路公司總裁弗拉基米爾·亞庫寧和儲蓄銀行行長格爾曼·格列夫,以及弗拉基米爾·波塔寧和奧列格·傑里帕斯卡等。

政治均衡:穩定和危機

報告認為,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宮,新的“2.0版政治局”顯示出了不穩定的政治均衡,因為各個利益集團對形勢發展所持有的立場是不同的。

比如,謝欽集團更願意國家按照保守和慣性的軌跡發展,這是該集團主張的穩定。而梅德韋傑夫集團的穩定意味著更好發展狀況和可控制的不穩定。這樣,該集團就能有更大的機會加強政府作用,降低政治局其他成員的影響力。

報告指出,對于任何精英利益集團都不願出現危機狀況。但在危機情況下,某些有魅力的、擁有廣泛的居民支持和媒體資源的人將成為受益者。比如庫德林或者沃羅申,以及索比亞寧集團。

專家表示,圍繞一些重要的決策問題將出現各利益集團的相互競爭。比如擴大莫斯科市面積將牽涉到梅德韋傑夫、索比亞寧和紹伊古所代表的利益,新的私有化計劃將導致對國有資產控制權的爭奪,成立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集團的問題也可能重新被提出來。

“任何關鍵的力量中心都希望不出現重要的國際動蕩,俄羅斯能夠保留社會穩定。”報告在結論中預測:“同時,在危機狀況下將有兩個備份的平台:右翼自由派的和左翼人民愛國主義的。右翼將由普羅霍羅夫和庫德林領導,左翼由全俄人民陣線和副總理羅戈津領導。”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