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吳茂昆 長髮 薪資面議

安寧病房裡 溫柔地和生命說再見

中央廣播電台/劉品希 2012.08.21 00:00
死亡向來是國人禁忌的話題,正因為對死亡本身的恐懼及對死後世界的未知,讓人不願正視及接受死亡。自從台灣引進了安寧病房後,讓病人得以安詳、尊嚴地渡過生命最後階段,也讓一般人思考,在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時,如果可以回顧生命、向親人道別,你,將會怎麼做?

死亡是人生必經之路,你是否想過,當面對生命盡頭時,你會怎麼做?是爭取最後一秒呼吸的機會?還是讓自己解脫,好好地和身邊的人道別?

你或許聽過「安寧病房」,但你可能不知道安寧病房的核心理念及運作模式,甚至,你不一定能接受安寧病房。

一踏進長庚醫院桃園分院的安寧病房,映入眼簾的是暈黃的燈光、如同家一般的接待大廳,聞不到刺鼻的藥水味,更看不到情緒緊繃的護理人員,空氣瀰漫著安詳舒適的氣味;灑進交誼廳的和煦陽光、牆壁的擺設、醫護人員充滿歡笑的照片、以及病人所做的可愛作品,和諧歡樂的氛圍讓你無法想像這裡是所謂的「病房」。

◎安寧病房 生死兩相安的一絲曙光

雖然安寧病房充滿安詳溫馨的氣氛,但它所處理的卻是最棘手的死亡問題。安寧病房主要是讓癌症末期的病人可以安詳、有尊嚴的度過生命最後階段,安寧療護則強調全人、全家、全程、全隊的身心靈「四全照顧」。他們不只照護病人,也關心家屬;不但照顧病人到臨終,也幫助家屬渡過悲傷。

安寧病房中的安寧醫療照護團隊包括醫師、護理師、心理師、社工師、宗教師等專業人員,每個人各司其職並扮演重要角色,唯一的共通點是,他們都百分之百尊重病人對於生命的自主權,並希望在病人生命的最後旅程中,給予他們最舒適、最有尊嚴的生活。

當醫師診斷病人罹患癌症末期,且任何手術、化學治療、放射治療等都不能治癒或延長病人生命,而且生命週期最長只剩下半年時,就符合入住安寧病房的資格。在安寧病房中,醫師不會再對病人進行侵入性治療,而是以藥物減輕病人的痛苦。長庚醫院安寧病房醫師高振益說:『(原音)譬如說用藥物讓他不要那麼痛,或用藥物讓他不要那麼喘,或用藥物幫助他休息,晚上可以睡得著這類的。』

◎克服心理恐懼 勇敢面對死亡

面對死亡的恐懼,沒有身歷其境的人或許無法體會;接受死亡的事實,缺乏心理支持的人也很難坦然以對。長庚醫院安寧病房心理師蕭仁釗表示,即便癌末病人如此接近死亡,但多數人仍無法接受,在安寧病房中,心理師必須從臨床心理學的觀點,引導病人走向最好的狀態。

蕭仁釗回憶曾接觸過的個案,有個爸爸令他印象深刻。那位爸爸已是癌症末期,突如其來的打擊讓他陷入深度憂鬱中,並封閉自我、不願與外界接觸。蕭仁釗突破他的心防,在兩人獨處時,引導他說出心中的擔憂,原來那位爸爸擔心來不及再陪著家人遊山玩水,蕭仁釗就把這些話轉述給他的家人。他說:『(原音)他的兒子就說,爸爸你千萬不要這樣說,你在的地方就是全世界最好玩的地方。據說兒子、女兒還有太太寫了很多的話或者是畫了很多的卡片,跟這個父親說,你期待我們的,我們一定會做好,我們會好好把這個家、這個生命過下去,我覺得那是一個印象很深刻的例子。』

蕭仁釗表示,安寧療護團隊的成員也是人,每天不斷面對死亡,成員本身也會受到影響。因此,心理師必須做最有利的情緒支持,透過討論或是情緒抒發讓團隊成員獲得釋放,不讓正常的情緒被消蝕殆盡,維持陪伴病人繼續走下去的能量。

◎正視生命 好好道別

安寧病房的成立意旨就是雖然不能解除病人的症狀,但要竭盡所能的控制症狀,緩解病人的煎熬與痛苦。在安寧病房中,護理人員24小時不間斷地提供照顧,不但要照顧病人的生理,更要貼近病人的心理。長庚醫院安寧病房護理長傅秀英表示,病人的心理及情緒問題需要獲得立即紓解,因此護理人員需要相當程度的訓練與勇氣。

傅秀英說,病人向親屬、朋友的「道別」,是安寧病房中重要的一環,面對死亡、及時表白、說聲再見,才能在人生最後一段路走得沒有遺憾。她說:『(原音)他有沒有及時把愛說出來,即使他有生之年曾經做過錯的事情,有沒有機會跟人家說一聲抱歉、對不起。他是不是還有機會跟他的親人、朋友說一聲,對,我這一生就這樣,我要跟他道別;甚至於謝謝周圍的人,或是他的親人,甚至他的配偶、他太太、她先生這一路走來的扶持跟幫忙。那個謝謝有沒有來得及說,如果是可以,我相信這個是在安寧療護裡面一個非常重要的照顧。』

傅秀英也坦言,接受死亡並不容易,許多人的生命價值就是要「救到底」,但無論病人或家屬的選擇為何,安寧療護團隊絕對尊重。她強調,在台灣,仍有許多人不了解何謂安寧療護,認為住進安寧病房就等於放棄治療,因此選擇用電擊、插管、胸腔按摩等方式急救到底,但往往急救過後,卻讓家屬後悔不已。

◎心願完成 不帶遺憾離開人間

面對死亡就在前方,病人的「心願完成」是安寧病房中相當重要的一件事,安寧療護團隊成員都盡可能地協助病人完成心願,這對病人及遺屬都有重大的意義。長庚醫院安寧病房社工師葉幼珮說:『(原音)那我們之前就有一個例子是,一個阿伯他最大的心願是希望可以看到他自己的女兒穿白紗,但是因為身體狀況必須住院,那我們在這樣的機緣下,團隊討論安排就是一個很簡單但是很溫馨的婚禮,然後就在我們的病房交誼廳那邊,就把這樣的情境布置起來,那經過那一天這樣子的場合,家屬之間其實也覺得說了了我們這個阿伯的心願,然後阿伯也很圓滿地在隔1週往生。』

除了生理與心理層面,安寧病房也針對社會層面,結合社政資源及民間團體力量投注在病房中,解決家屬的經濟及社福困難。

◎預做準備 決定自己的死亡方式

隨著觀念的進步,外界應該打破對安寧病房的錯誤印象,安寧病房不是沒有治療、沒有希望的地方,更不是等待死亡的場所。在安寧病房裡,病人的意志和人權受到最大的尊重及保護,在安寧病房的病人是幸福的!對他們來說,放棄急救、接受安寧療護絕不是「認命」,倒多了幾分掌握生命的從容與面對生命的自在。

死亡向來是國人不願碰觸的議題,但死亡總是突如其來、讓人措手不及。或許我們都該好好思考,在面對生命的盡頭時,你會決不妥協、奮戰到底?還是溫柔地和生命說再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