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宇昌案 在法律與道德之間...

中央廣播電台/張德厚 2012.08.21 00:00
轟動2012總統大選的宇昌案,特偵組日前以查無犯罪事實簽結,在藍綠間重新掀起論戰。目前雙方各自鎖定在「道德層面」及「法律層面」質疑對方,卻難免落入「瞎子摸象」。事實上,對於國家的重要領導人,民眾自然會用最高標準檢驗;對於選戰過程中的攻防,也自有評價,有了宇昌案的經驗,未來從政者及各政黨都不可不慎。

宇昌案是民進黨執政時期的生技大案,2012年總統大選期間,蔡英文被質疑利用宇昌生技投資案涉嫌貪污,並在選舉期間成為藍綠主要戰場之一。

◎宇昌案簽結 蔡英文提告

特偵組經過8個月的偵辦,認為蔡英文當時是行政院副院長,不是生技的主管機關,並不違反公務員旋轉門條款;且蔡英文家族投注資金均為自有資金且全用於投資,未中飽私囊、非法濫用,最後全案因查無犯罪嫌疑,予以簽結。

宇昌案看似畫下句點,卻引爆另一場戰爭。蔡英文的律師團召開記者會,認為宇昌案涉及總統濫權、司法公正及選舉公平,因此蔡英文決定告當時的行政院長吳敦義和經建會主委劉憶如違反「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蔡英文委任律師顧立雄說:『(原音)這樣的一種徹底調查過程,讓我們理解作為一個政治人物、作為一個總統大選候選人,她必須要被檢視,我們接受;但是同樣相對地,參與了該次總統大選的候選人吳敦義先生,是不是也應該被用同樣標準加以檢驗?這是我的當事人想要問的問題。』

蔡英文也透過新聞稿指出,希望社會各界將宇昌案當作台灣民主選舉過程的一個具體教材,期盼未來選舉不要再有類似的惡質抹黑文化,也不要再看到執政者為求勝選,不惜動用行政部門配合選舉操作的情事。

◎國民黨:需負政治道德責任

相較於綠營強調司法結果,國民黨則把箭頭指向道德層面。發言人馬瑋國指出,宇昌案至今仍有諸多疑雲未解,包括「為何蔡英文擔任副院長時主導宇昌案,卸任之後卻擔任宇昌董事長,並讓自己家族獲利1,980萬元」、「為什麼蔡英文卸任行政院副院長後可在自己家裡聽取政府官員的投資簡報」、「為何蔡英文家族只投入1,000多萬元,台懋生技創投卻向國發基金要求高達13.2億元的管理費」等等,這些都明顯有違政務官倫理及利益迴避,難道沒有「政治責任」與「道德責任」?

國民黨秘書長林中森也表示,「法律」只是政治人物的最低標準,宇昌案中,蔡英文在分際的拿捏、利益的衝突、身分的重疊各方面,有沒有善盡一個政府高階官員該做到的利益迴避?這些才是外界質疑的關鍵。林中森:『(原音)法律是政治人物最低的道德標準,除了法律責任以外,一個政治人物還有「道德」的責任,宇昌案蔡英文女士不但沒有做到利益迴避,還用最低的道德標準來自我省視。』

◎高標準檢驗 不分藍綠

事實上,在民主國家中,選舉往往是對從政者的最嚴厲考驗。在放大鏡下,法律是低標,道德則是高標,選民必須在兩者間選擇對國家最有利的領導者。

在激烈選戰或是政爭之中,各陣營無不以高標準挑戰對手。像是馬英九總統擔任台北市長時參加富邦「魚翅宴」、留學時曾持有綠卡,副總統吳敦義被質疑與曾為中部黑道角頭江欽良來往,到蘇嘉全的農舍風波、蔡英文的宇昌案,都曾影響社會觀感,也對當事人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

在這一次次的經驗中,從政者必須了解除了守住最基本的法律底線外,更要懂得讓自己遠離道德風險,並在淬鍊中獲得民眾的信任。

而在選戰過程中,難免出現短兵相接,各陣營也得學會如何適度攻擊,避免遭到「追殺」的質疑,才能避免被後座力所傷,造成「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窘境。

台灣要朝向兩黨政治發展,成熟的政黨及選民缺一不可。台灣的選民在看盡各種選舉招數及政治發展後,已逐漸學會理性分析所獲得的資訊;而台灣的政治人物及政黨,又是否準備好接受更嚴厲的檢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