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LINE 畢冊 朱學恒

保釣易說難做,美日請中入甕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2.08.20 00:00
8月12-17日爆發的香港保釣登陸事件,在高亢的中國民族主義感染下,港媒宣稱是「保釣大勝利」,但在成功登島的表面勝利底下,其實還潛藏著美日兩國「請君入甕」的複雜算計。港人保釣的激進抗日,很可能引發中日衝突的上升螺旋,中國一旦愈陷愈深,還可能使美國布局多年的「重返亞洲、圍堵中國」新體制提早成形,使中國成為亞洲大博奕的最後輸家。 日本故意放水,激化右翼壯大 港媒認為是「保釣大勝利」,立論有三: 一、保釣船出海得到大陸默許,顯示大陸不再迴避更直接的抗議手段。 二、保釣船成功登島,顯示中國向日本的連續施壓,終於使日本讓步。 三、保釣船成功登島,即使不是日本不得不讓步,也是驚險突圍成功。 但這三種立論,除了大陸強硬派確實有增溫趨勢之外,其他兩點都很難成立。首先是針對釣魚台問題,日本政界和輿論面對中國不斷施壓,不但毫無讓步跡象,恐怕還有更加對立趨勢。例如8月15日登島當天,是日本戰敗(終戰)紀念日,總計有55名日本國會議員和兩位內閣大臣前往參拜靖國神社,其中還包括自民黨總裁和副總裁。此外,冷戰結束後日本政治的「總體保守化」趨勢,仍在繼續深化,不但左翼政黨已經完全邊緣化,民主黨在安保議題上也愈來愈右,幾乎與自民黨無從區別。 更重要的是,日本國民的反中情緒,也在持續增溫。2010年12月18日日本內閣公布「外交關係民調」,日本國民對中國「無法感到善意」的比例,比2009年增加19.3%,高達77.8%,這是自1978年開始調査以來的最糟數據;反觀「覺得有善意」的比例,則比2009年減半(只有20%),是1978年以來的最低水準。 其次,香港保釣船是否突圍登島成功,恐怕也大有玄機。疑點有三: 一、日本早已知道保釣船要來闖關,卻未事先佈置較小船艦,導致防衛艦因為艦身太大無法駛入淺水海域,使保釣人士得以突圍游泳上岸。 二、日本海空聯防,海上有50艘防衛艦,空中有直升機巡邏,足可把保釣船擋在釣魚台100米以外海域,但日本並未如此阻撓。 三、即使不採取「阻絕在外」策略,日本防衛艦也可破壞保釣船的航行能力,使保釣船在更遠的外海擱淺,但日本也未訴諸破壞策略。 正因為疑點重重,也難怪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輯蔣豐認為日本採取相對讓步做法,並非海防不能,而是故意不為,背後恐有「更大的陰謀」。蔣豐認為,日本絕對有能力阻止保釣人士登島,「故意放水」是為了「激起國內輿論支持自衛隊進駐釣魚台」。例如保釣船登島當天,右翼的產經新聞即高喊「必須允許日本國民常住釣魚島,儘速佈署自衛隊保衛日本固有領土」,這種論調在平時並非主流,但在保釣人士登島刺激下,日本輿論幾乎呈現一面倒,只剩下偏左的朝日新聞和NHK呼籲自我克制。 歷經保釣登島打擊,野田首相的民調已經跌破二成,日本國會本來就要在今年秋天改選,野田內閣既已飽受衝擊,比民主黨更保守的自民黨更可能成為選舉贏家。對日本保守集團來說,犧牲野田內閣換取更保守的自民黨執政,或是換取更前進的自衛隊佈署,顯然符合日本的長遠利益。 畢竟,就在香港保釣船登島前不過幾天,8月10日,南韓總統李明博突然登陸獨島宣示主權;8月11日,南韓男足在奧運打敗日本隊,賽後南韓選手朴鍾佑高舉寫著「獨島是我國領土」的海報在場內奔跑,更導致日本群情激憤。隨後在8月15日韓國光復節,李明博更進一步在獨島立碑,引起日本右翼團體在八個城市發動抗議遊行。 問題是,獨島早被南韓實質控制,日本縱有不滿,也難有作為;相形之下,釣魚島早被日本實質控制,日本很容易巧妙布局大作文章。獨島事件引發保衛日本領土的激憤情緒,正好被導引到保釣議題上,成為日本國家主義的宣洩口。 就此而言,香港保釣船以激進姿態強行登島,對日本保守集團無異是天降助力,正好方便保守集團借力使力激發日本國家主義,藉由故意示弱來刺激日本國民,使日本政治在今年改選後更往右重組。 美日聯手防中,布局請中入甕 但在東亞政治大博奕的漩渦中,螳螂捕蟬,始終還有黃雀在後。日本保守集團的明快出手,背後顯然還有美國的運籌帷幄。 南韓總統李明博登陸獨島之前一個星期,8月3日,美國國務院針對中國在東沙設立地級三沙市和警備區,並由官方船艦巡弋,首度譴責中國對南海採取挑釁行動。8月4日,中國外交部立刻傳召美國外交官員表達正式抗議,抨擊美國「罔顧事實混淆是非,故意傳達錯誤訊息」。 美中兩大國從東海到南海的衝突日益尖銳,並非始於今日。早在2011年11月,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在「外交季刊」即發表「美國的太平洋世紀」,高調宣布美國將「重返亞洲」。同一時間,歐巴馬在APEC夏威夷會議上,鼓吹比自由貿易協定(FTA)更自由開放的「跨太平洋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即TPP),明眼人都知道是為了與「東協+中國」的自由貿易區對抗。隨後歐巴馬又風塵僕僕,首度出席峇里島的東亞高峰會,高調主張美國將介入南海的海上安全議題,直接挑戰中國在南海的主權立場。 進入2012年,美國的太平洋軍事佈署更加明朗,先後在澳洲、越南、菲律賓、乃至緬甸強化軍事合作。6月29日,美國主導22國環太平洋聯合軍事演習,是1971年首創以來的最大規模,只有中國大陸和台灣被排除在外。美國國防部長潘內達(Leon Panetta)更公開表示,美國將推動「亞洲再平衡戰略」,未來8年,60%的美國海軍將佈署在太平洋地區,對抗中國日漸增加的影響力,其中將包括六艘航空母艦,巡洋艦、驅逐艦、沿海戰鬥船、潛艇也將隨同佈署。 正是在美國宣示「重返亞洲」,並表明六成海軍將集結太平洋的時代背景下,今年以來,各國以背後有美國撐腰、不惜挑戰中國的反制行動,也愈來愈層出不窮。例如4-5月菲律賓不斷向黃岩島出動船隻,干擾中國漁船作業,並阻撓中國海監及漁政船,造成中國民眾群情激憤。6月25日,越南空軍首度派出蘇愷27戰鬥機,由中部空軍基地飛往南沙群島執行巡邏和偵查任務,公開挑戰中國主權。8月上旬,越南在網站上公布南沙駐軍照片,不但已經安裝街道照明和魚叉天線系統,還在島上大搞建設,在附近海域鋪滿反登陸障礙柱,建構石油勘探工程。島上放眼所及,到處都可看到越南國旗宣示主權。 不管是菲律賓介入黃岩島,或是越南介入南沙群島,或是日本與香港保釣船直接衝撞,都指向兩個共同的戰略目標:一是各國都積極參與「美國重返亞洲、防止中國坐大」的新圍堵體制;二是各國都積極製造與中國的領海主權衝突,不惜爆發局部戰爭,以便順風再度點燃「中國威脅論」,營造美國介入擔任太平洋調人的政治空間,使美國的太平洋世紀建立新的正當性基礎。 保釣易說難做,中國進退兩難 對於美國隱身背後的政治算計,精於謀略的中國高層,早就心知肚明。隨著中國經濟的迅速崛起,軍方強硬派也愈來愈按奈不住,認為中國應有所為,亟思跳脫鄧小平1989年以來再三提醒的「韜光養晦」戰略。 鄧小平當年在六四之後,慮及中國國力有限,加上國際反華形勢險峻,因而提出「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付、韜光養晦、善於守拙、決不當頭、抓住機遇、有所作為」的國際戰略方針。歷經20年,中國歷屆領導的執政基調,都是「韜光養晦」,亦即在「黑雲壓城城欲摧」的險惡形勢下,猶能「臥薪嘗膽、隱軍待時」,期能營造和平發展的國際大環境,為中國綜合國力的持續增長創造客觀條件。 問題是,美國歷經2008-2009年金融海嘯衝擊的此消彼長,赫然發現中國綜合國力的迅速向外投射,已經到了必須儘速出手防範的地步。尤其是近幾年中國愈來愈能掌控大宗物資的全球定價權、人民幣經濟圈的崛起擴大、中國對非洲的絕對影響力、中國資本開始在全球發動併購、中國自主研發出太空載人的航天工程、中國自主研發出破世界紀錄的深海載人潛水器等等,都一再使美國膽顫心驚。2011年美國提出「重返亞洲」訴求,正凸顯出美國決定不再消極觀望。 面對美國不斷鼓動小國的步步進逼,中國不管在黃岩島或南沙群島,都極力自我克制,儘管國內也面臨愈來愈高漲的大國意識和民族主義,仍堅持不與菲律賓或越南爆發衝突,以免美國有機可乘,尤其中共即將進行換屆改選,更不想引發難以預測的國際爭端造成變數。 但中日兩國格外敏感的歷史矛盾,卻使保釣問題成為中共高層最難處理的一大變數。首先是中國民眾一觸即發的反日民族主義,導致中國強硬派更容易佔上風,務實派稍有不慎,還可能帶來政治風險,因此寧可明哲保身,形成寧左勿右的集體強硬現象。其次是香港保釣運動並非中共所能控制,但香港既歸中國管轄,中國仍將概括承受保釣衝撞所引發的一切國際爭端。 更重要的是,釣魚島目前被日本實質控制,保釣運動顯然易說難做。但在今年秋天日本國會改選後,隨著更保守勢力的上台,日本不但可能加派自衛隊進駐釣魚島,還可能推動進一步的「釣魚島國有化」,勢將引發中日兩國更激烈的對峙衝突。屆時不只是保釣運動將會風潮再現,恐怕連中國大陸也將捲起空前的民眾抗日運動。 但釣魚島作為美日安保的重要前沿,早已納入日本「周邊有事」的美日聯防範圍,從今年第四季到明年,中日兩國很可能爆發空前規模的釣魚島衝突,中美較勁的首度攤牌,將嚴厲考驗美國新圍堵體制的成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