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說話課-放浪形駭者

中時電子報/?成英姝 2012.08.20 00:00
我第一次聽到Eminem的音樂時,向朋友推薦說我覺得他是流行音樂界的亨利米勒。饒舌歌基本上被視為黑人音樂,與街頭生活、次文化不可分割,生猛、用字簡單、俚語化;Eminem是白人,他的音樂和語言精緻一些,詩意一些,但狂暴的憤怒、攻擊性一點沒少,多了來自靈魂的陰暗傷痛。

我看亨利米勒的《北回歸線》時很震動,深深自省我或我的同好作者不過是偽暗黑派,問題不在於夠不夠異色大膽,而是真正從地獄走過一回的人才有資格選擇虛無、自我放逐或毀滅。自認靈魂飽受折磨的憤怒與放肆者每個都認為自己從地獄走過一遭,那麼作品好壞端看他的地獄什麼品質了。有些人自認烈火焚身的地獄充其量是一口井。

音樂、文學、繪畫等各種形式的藝術創作世界裡,墮落似乎都是一種光環,讓人沾沾自喜於耽溺在那飛蛾撲火的痛苦自我戲劇中。但這樣的創作者只有英年早逝令人不勝欷噓,不朽地停留在剎那閃亮的流星的美麗狀態,凡活得長的,繼續像唱片跳針般陰颼颼打轉,就令人厭煩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