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三少四壯集-插片時間與烤魷魚

中時電子報/陳雪 2012.08.17 00:00
他身上有一股汗味,聞來跟烤魷魚頗相像,偷偷睜眼,從他指縫裡看見螢幕上似有白黃人影晃動……

我不懂為何大家都喊皮鞋攤的老闆哈庫賴,他賣廉價皮鞋,與我們分租店面,狹窄店面前方做生意,後頭還隔出左右兩小間房,所謂房間也不過就是一張雙人床大小,牆上釘一長板子,牆面上有一排掛勾,中間是走道,我們這邊是三小孩就著長板子當書桌,做功課,哈庫賴那邊擺張蓆子掛上蚊帳,夜裡他與兩兒子輪流睡店裡。哈庫賴是道地台灣人,但喜歡講日語,長相不壞,就是好色,時常看見漂亮小姐都要來個摸臀,白日他老婆顧店時,他會到附近黑街尋芳。哈庫賴另一個惡習是喝酒,這些都與我無關,我只管看住弟妹做功課。

小隔間裡晚上都是人,隔著走道面面相覷,哈庫賴的大兒子一寶高中畢業,二寶高職留校察看,一寶的女朋友阿藍護校下課偶爾會過來,二寶的女朋友阿嬌幾乎天天來,二寶跟阿嬌老是躲在廁所裡,吸強力膠,所有人都知道,因為他倆瘦得皮包骨,走路幾乎都在飄。一寶是老實人,但偶爾也會跟阿藍在蚊帳裡躲著親熱,二寶倒是大方,當眾也敢跟阿嬌接吻。我是個國中生,他們對我而言都是神祕的。阿藍沒過來的日子裡,一寶總是在練伏地挺身,他臉孔俊秀,身材五短,據說是練舉重導致,有時一寶會幫我們買晚餐,哈庫賴喝醉酒,一寶也會把他扛到後頭來,我心中的一寶是大好人,誰也不像他那麼孝順,那麼癡情,那麼顧家,他對誰都是笑咪咪的,父親母親吩咐的事情總是照辦,我們爸媽忙,他連我們都照顧上。我每次下課回家,總看見一寶拿著雞毛撢子跟抹布,勤快地打理攤子那些一雙一百五的皮鞋,他的襯衫永遠潔凈,唇紅齒白,連我都想過去買雙皮鞋。哈庫賴喝醉酒就會指天罵地,打老婆揍小孩,一寶那麼大人了,父親捶他,他都不回手,我常問阿藍姊姊何時要跟一寶結婚,阿藍一臉神氣說:「還不一定勒!」店裡沒冷氣,天花板上電風吊扇呼呼吹,有時一寶會把襯衫脫下,穿著短褲背心,腳放床板,兩手放地,又練起伏地挺身,興致來了,他會要我弟弟坐他背上,有次竟叫我也去坐,我把腿擱地上想減輕他的重量,呼地一下,他把我舉起來,我臉紅了。

有一陣子阿藍很少出現,後來哈庫賴說,他們分手了。一寶依然練舉重,哈庫賴打他時,他會還擊了,除此之外他沒啥改變,但我撞見他在廁所抽菸,問他怎回事,他笑笑說:「練舉重沒前途。」一寶還是好孩子,但似乎準備在皮鞋店單身到老,有一日他問我要不要去看電影,媽媽說行,我就去了。影院門口有家烤魷魚,總是大排長龍,刷上辣椒醬料,老遠就能聞見那股特別腥香,我早就想吃了,一寶買了兩人份,爽快遞給我一隻,演的是搞笑片,影院人不多,有時哈哈笑幾聲,繼續啃著焦脆香的魷魚,我愛吃魷魚腳,一寶就跟我換。影片突然中斷,「糟糕,有插片,你快把眼睛閉起來。」他慌亂地說,我只好閉上眼,還聽得到夾雜外語的哼哼唧唧,一寶不放心,橫過身來用手擋住我的眼睛,他身上有一股汗味,聞來跟烤魷魚頗相像,偷偷睜眼,從他指縫裡看見螢幕上似有白黃人影晃動,「別偷看!」他笑說,我突然咬了他的手指,從小腹湧上一股說不出的熱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