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我們女人說(12):西拉雅正名 路再難都要走

立報/呂淑姮 2012.08.16 00:00
【記者呂淑姮台南報導】西拉雅族人的「遊社報春」是春天時節的重要祭典,當報春時,族人繞社灑花、灑酒水,祈求豐收,也互相祝福家戶平安。再看西拉雅族祭典與日常生活,花卉如莿桐花、木棉花,都有特別意義。在台南新化九層嶺聚落長大,台南平埔族西拉雅文化協會理事長萬淑娟說,從小不知道何謂「西拉雅」,但可以明顯感受到九層嶺的族人與其他人不同:「例如,我們喜歡花,個性和用字遣詞比較溫和,喜歡把居家環境佈置得很乾淨;晚上族人們會聚在一起,大家特別享受共度的時光。」萬淑娟會這麼說,是因為新化這邊的西拉雅覺得:漢族人真的很勤奮,從早到晚都在努力工作。▲台南平埔族西拉雅文化協會理事長萬淑娟說,Siraya毫無疑問是台灣原住民族之一,族人會持續在文化復振和爭取正名上不斷發聲。圖為西拉雅祭典「遊社報春」。(圖片提供/萬淑娟 文/呂淑姮)爭取權益 歷經內外衝擊萬淑娟也和其他從來不明白自身族群所屬的人一樣,歷經過這麼一段時期:不斷有人詢問她,是原住民嗎?是混血兒嗎?或者在背後說,是「平埔仔」、是「番仔」。「當年只知道平埔是泛指居住在平地的原住民,卻不知道『平埔』並非一個『族』,西拉雅、馬卡道、道卡斯……都是其中之一。」從進入神學院學習宗教音樂,再到菲律賓進修,萬淑娟說,這一段學習過程讓她開始尋找自我。尤其是當她在菲律賓時遇見來自世界各地、不同膚色與種族的人們,見到每個人都可以用非常自豪、深感榮耀的方式向別人介紹自己的文化,讓萬淑娟非常羨慕,也更感疑惑:「我究竟是誰?」但在找回身分的過程中,得要面對來自內部與外部的衝擊。外部,官方若認了平埔各族,首先得面對早已經是沉痾宿疾的「福利補助」;另外還有部分目前法定原住民族人的疑慮,增加原住民族人數目,族人處境是否更堪慮?來自西拉雅族內部的,則是沉痛的「番」字烙印。「印記太深,有的人好不容易擺脫或撫平了歧視的傷痕。」一個人的驕傲認同,卻可能是另一人的舊傷口。萬淑娟說,無論如何,要成為甚麼樣的人?這是每一個人自己的決定。族人齊心 找回失落的母語4百年前荷蘭人登陸台灣時期,荷蘭人首先遇見了台南西拉雅族人。3百多年前荷治時期,荷蘭傳教士為使西拉雅族人可了解聖經,曾以羅馬拼音書寫馬太福音;2008年時,台南平埔族西拉雅文化協會以馬太福音與舊文獻資料彙整出版《西拉雅詞彙初探》。2011年到2012年,台南市府協助出版的西拉雅繪本以及有聲書,則獲得國家出版獎佳作,9月即將成為台南市國中小西拉雅族語教學正式教材。「Musuhapa!意思是『發出新芽』。」「Musuhapa」也是萬淑娟與協會一同努力所成立的語言學習營名稱。他們希望,曾經冬眠的語言,在大家的努力下,會再度發出新芽。萬淑娟指出,無論目前法律是否承認西拉雅以及平埔各族為台灣原住民族,族人都會繼續為自己的名字努力。▲「Musuhapa!」期許語言能如發出新芽的枝葉,9月開始台南中小學將首度將西拉雅語納入正式母語課程中,令西拉雅族人非常振奮。(圖片提供/萬淑娟 文/呂淑姮)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