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你瘦了 反年改 解放軍

經費不足 歐洲現藝文危機

立報/李威撰 2012.08.16 00:00
【編譯李威撰整理報導】光鮮亮麗的巴貝里尼宮(Palazzo Barberini),珍藏文藝復興時期最偉大的收藏品。但在一個悶熱的星期天午後,民眾再也看不到拉菲爾與卡拉瓦喬的大作,許多藝術愛好者可說傷透了心。據《環球郵報》報導,禮品店的門口上貼了一張告示,解釋了為何不開放給民眾參觀的理由:「人手不足」。目前正值旅遊旺季,為何在遊客人數最多的時候,館內卻沒有充足的工作人員?面對愈來愈多的抱怨,一名身穿黑服的官員出面解釋。「為什麼?為什麼?因為梅克爾讓我們經營不下去。」官員解釋時,儘管臉上掛著微笑,卻又遮藏不住內心的慍怒。儘管肯定的是,德國總理梅克爾沒有要求義大利政府這麼做,但部分展區的關閉,象徵著以德國為首的預算撙節路線,已經影響全歐洲的文化資金挹注。對各國政府來說,教育與醫療都需要資金,從文化部門刪減補助是最快的法門。文化預算被砍近年來,義大利已減少超過1/3的文化事業開銷。同樣的,希臘藝術方面的預算也削減35%,曾握有大權的文化部,如今被降格為教育部底下的分支單位。馬德里智庫基礎觀念(Fundacion Ideas)最近公布一份研究指出,西班牙的預算刪減,在未來4年將導致文化部門喪失6萬個工作機會。西班牙藝術家已經走上街頭,抗議政府準備調高劇場、電影院及演唱會門票的銷售稅,他們擔憂這會對電影院及鬥牛場等數百個場所造成致命衝擊。西班牙男星哈維爾‧巴登(Javier Bardem)在反對政府刪減預算的抗議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說提高銷售稅是「最後一根稻草」。巴登認為,在經濟危機時代,文化及藝術是民眾暫時躲避壓力的避風港,但政府的撙節措施阻擾民眾去親近文藝。他說,「這對國家的現在跟未來,都造成了極大的重擔」。在葡萄牙,政府也打算關閉一家基金會,但這家基金會負責經營卡斯卡伊斯市(Cascais)頗受好評的故事屋現代藝術博物館(Casa das Historias),市長對此大為光火。市長卡普丘(Antonio Capucho)上週在TSF廣播電臺上表示:「這個野蠻行徑,其嚴重程度不下塔利班炸毀佛像的那些行為。」義大利人抱怨,預算刪減造成文化上的種種不幸,包括龐貝搖搖欲墜的古羅馬廢墟,目前無法進行必要的修復工作;由名設計師哈迪德(Zaha Hadid)所設計的國立21世紀當代藝術中心(MAXXI),儘管2010年才開幕,但現在卻面臨可能要關閉的命運。求助有錢人最多人關心的聯合國世界遺產,義大利政府也決定將管理工作轉交給私部門。拖延已久的羅馬競技場修復資金,最後是由精品品牌Tod's創辦人戴拉瓦雷(Diego Della Valle)提供3千萬美元來填補資金缺口。更早之前,戴拉瓦雷才資助過米蘭的斯卡拉歌劇院(La Scala)。無論是威尼斯的文藝復興時期建築、西西里島的古希臘神殿或古羅馬哈德良皇帝(Emperor Hadrien)的別墅,修復保養的資金現在都依賴業界大老闆來伸出援手。有些人認為,由企業鉅子來負責文化事業的保存,未必不是一樁美事,過去文藝復興時代也是如此。當時也是有錢人出資,讓達文西與米開朗基羅等人完成了不世之作。但有些人卻擔心,義大利的文化遺產恐將難逃粗鄙的商業化命運。當威尼斯的總督府及米蘭的圓頂大教堂(Duomo)的布幔上,出現了銀行、飲料及時裝公司的廣告時,引來民眾的不滿及抗議。儘管如此,其他國家卻打算效法義大利。希臘政府打算出租歷史遺址給電影公司或廣告商;葡萄牙政府則尋求博物館與歷史遺跡的私人贊助商。葡萄牙的遺產主任蘇馬維爾(Elisio Summavielle)向里斯本的《大眾日報》表示,文化遺跡將漸漸成為一門生意,「對某些人來說,生意是一個髒字;但在我看來,我們不能害怕去把遺跡想像成一樁生意。」當文化生存空間受到擠壓,有些人認為,當前的危機可能會刺激另一種文化的興起,類似希臘的激進劇場、西班牙的饒工革命(revolutionary rappers)或義大利的藝術抗議等。義大利那不勒斯的卡索里亞當代藝術館(Casoria Contemporary Art Museum)負責人曼佛瑞迪(Antonio Manfredi),以激烈的方式燒毀了幾項藝術收藏品,表示對政府刪減支出的不滿。曼佛瑞迪在他的《藝術戰爭》宣言中解釋,「用火焰摧毀(這些作品),意味著否定了它預期的功能」,這項宣言呼籲展開反撙節、反大企業主導藝術市場的文化革命,「這幾乎就是一種藝術破壞行為,更改了(藝術作品的)原始意義,轉變成一種社會抗議的工具。」這項危機也影響了流行音樂。現在在葡萄牙,到處都能聽見來自西非維德角共和國的嘻哈歌手Boss AC為失業青年人所創作的一首既刻薄又詼諧的讚美詩歌,「今天星期五/我想要來點樂子/但我一文錢都沒有/給我個好工作吧,現在、現在、現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