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企鵝家族 海螺館 恐怖情人

九歌文學首獎 寫弱勢兒心聲

立報/許純鳳 2012.08.16 00:00
【記者張舒涵台北報導】競爭激烈的環境中,弱勢孩子如何資源匱乏的環境中好好活下去?第29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得主許芳慈攻讀教育領域,關懷來自弱勢家庭的孩子,試圖改變這些孩子的命運。在既有的社會結構下,她心疼這些孩子被困在命運循環鏈中難以自我突破。悲天憫人的許芳慈將所見所聞寫成一本真實與虛幻交織的故事:《她的名字叫Star》。第29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16日頒獎,參賽者來自台灣、中國大陸各地,108件作品中,以《她的名字叫Star》奪目而出,獲選為首獎,作者許芳慈獲得20萬獎金。邊緣學生的奇幻之旅「《她的名字叫Star》故事描寫兩個性別與個性完全不同的孩子,都是班上的邊緣人,心不甘情不願地被湊在一起寫作,意外激盪出創意無窮的奇幻故事。」九歌兒童劇團團長朱曙明指出,作者在文中觸及升學主義和教育模具化的批判,卻不會讓人覺得艱澀難耐,一步步帶領讀者進入搞笑和衝突的情節,角色描寫彷彿這些人就存在我們周遭。▲20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得主許芳慈,作品《她的名字叫Star》,描寫弱勢孩童互相扶持奮鬥的故事,反映現實制度與刻板的價值觀,發人省思。(圖文/楊萬雲)難以脫離的命運泥沼首獎得主許芳慈今年27歲,就讀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博士班、美國洛杉磯分校教育研究所博士班。談到《她的名字叫Star》一書的創作靈感,出自3年前在偏鄉實習的見聞。許芳慈娓娓道來,大學畢業後,遠赴台東縣海端鄉國中實習,班上有80%的學生來自單親家庭,幾乎每個孩子背後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辛酸故事;令她特別心疼的是,班上有一名學生酒後騎車,不幸車禍身亡。她每每經過那個路段,痛心的感受立即湧上心頭。那次的事件促使她開始思考偏鄉孩子的命運。實習期間,許芳慈不斷思考,為何這個偏鄉小校孩子們處在無法打斷命運循環鏈、不斷在泥沼中打轉,旁人難以將他們拉出來?她發現,這些弱勢學生的處境,不只是教育問題,更是整體的社會結構問題。許芳慈觀察發現,這些弱勢循環的樣態很相似,父母早婚,沒有慎選對象,生下孩子後,發現無法相處而以離婚收場;單親爸爸或媽媽,往往必須離鄉背井去打零工維持生計,疏於關懷孩子,也不重視教育。學校雖然努力補足孩子的匱乏,但偏鄉學校因資源不足、經費人力有限,沒辦法照料所有學生,常發生歷史科老師兼上英文課的跨科教學怪現象。多數弱勢家庭的孩子的低學業成就表現,如同魔咒般,很快又會步入父母後塵,失去轉變命運的機會。▲第20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16日舉行頒獎典禮,在108件參賽作品中,選出一位首獎、一位推薦獎及6位榮譽獎,會後評審與得獎者合影。(圖文/楊萬雲)許芳慈實習期間,常接觸台東縣布農族部落,她深深感到部落裡外世界的不同;她欣賞部落裡原始單純的環境,接觸美好的傳統文化,像待在桃花源般快樂;但走出部落,族人依然要面臨現實挑戰。身為漢人的她常常感到不滿:「為何要用漢人自己訂出來的標準,審視部落文化的價值?」站在教育的立場,她不免為孩子們未來面臨的競爭感到憂心。許芳慈曾待過台北市2所小學,擔任武術社團老師,輔導過動症的孩子。她發現,面對處理孩子的各種狀況,老師很容易陷入情緒,當孩子又哭又吼時,老師也會用同樣的方式對付他們,她學習跳脫出情境,回歸到「老師」的身分,用愛心、耐心這些最基本的教師專業來帶這些孩子,漸漸改變狀況。侷限孩子的刻板框架服務過城鄉差距極大的兩地孩子,許芳慈發現,多數孩子被學校和家長所訂出的指標所矇騙;大眾認定理組第一名應當選擇念台大醫學系、文組第一名應該選擇台大法律系,否則就是浪費才能。這些刻板觀念限制了多數孩子發現自我以及追逐夢想的可能性,等到他們出社會,才發現這些遊戲規則都是假的,現實社會的生活和這些名次排名不相干,一切都要重新開始。幾年來,許芳慈投入教育研究的歷程,親身接觸關需要關懷的孩子們,她發現自己花再多心思在這些孩子身上,仍無法替他們終止辛苦的命運。因此她選擇將自己的經歷紀錄成書,希望社會大眾注意台灣教育制度的衍生出各種問題,「每種樣態孩子的教育問題都需要被重視,政府也注意到了,只是我們做得還是太少太少!」▲20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榮譽獎得主之一薛濤,作品《沙漏的祕密基地》,講述小女孩沙漏與都更釘子戶五爺一同面對拆遷隊,決心守住他們的秘密基地。(圖文/楊萬雲)

社群留言